Created 157 articlesIn total 136787 words

用詩歌禱告|時代的縮影

張落遠

一個時代有一時代的特定畫面,風物,對於我們的時代來說,消費和娛樂是最真實的寫照了

1

子夜集(四)

張落遠

平民時代 你有三把鑰匙: 一把鎖門, 一把開箱, 還有一把 用來冷藏。我有三夢: 痴夢 春夢 家國夢 人總是踏入同一片河流 被同一件事困擾: 自由和愛情 煙花綻放於夜空 夜空綻放於星辰 河馬的腳步 緩緩駛進春天 張開血盆大口 吞噬人生墳 夢是冷的 在帝王的墳場 紅色的海岸 ...

2

子夜集(三)

張落遠

世界盃看了嗎?阿拉伯世界的人權問題再次引起大家關注,不過,國際足協也是腐敗到家了。

1

隨想|來自推特的話

張落遠

公民日報就是一粒火種,有些幼稚,有些青澀,很好,因為野火終將燎原。

子夜集(二)

張落遠

二十大開幕,馬特市頗有些「書生論政」的意思。又不知怎的,忽然討論起「躺平」的思潮。恕我直言,這只是一種娛樂主義的爛殤。跟思潮,尤其是,嚴肅的思考,沾不上一點關係。

寫在雙十節之前

張落遠

中華民國一百一十一歲了。

子夜集(一)

張落遠

最近有很多讀者看到我的詩,本人感激不盡,也謝謝那些一直支持我的陌生人,我們見字如面。所以,為了回饋你們,之後我的每一首詩都會加入這部詩集裏面,祝各位讀者一切平安。

文學,沒落了嗎?

張落遠

我承認,我對文學的未來感到迷茫

1

八月的詩獻給風

張落遠

風風的波濤,給了葉 葉的搖曳,驚起海 海浪拍打著,風的怒吼 礁石的嗚咽,還有海鷗 被生存和飢腸折磨的胃 風沒有編年史,只有沈重的呼吸。他吹過的每一寸土地,都是 他的名字:白楊,柳樹,楓林 白楊記得,春天他帶來綠的氣息 柳樹記得,夏天他帶來水的消息 楓林也記得,秋天的黃金是他的影 ...

青牛節| 新新小说

張落遠

他們不知道的是, 即使再大膽的模仿,也會被新神拋棄. 再過幾年, 他們就會結婚生子, 其中有人入獄, 有人發家, 有人下落不明, 更多的, 是守著一份薄資慵慵碌碌的過完半生.

1

新詩|「作了一個夢」

張落遠

別問了,我累了。向早晨說晚安吧,向世界說晚安吧,等你在我背後輕輕關上門,夜就來了

人間

張落遠

飛了 石頭堅毅的 在風中站成永恒 看不見的那一雙手 推著時間前進 甲殼蟲在低海拔轟鳴 往事化為灰燼 一個少年站在風口上 揚起新的旗幟 老人說 飛了 契約 靈魂響亮的樣子 像火 在日子走到盡頭的時候 它便燃燒起來 溫暖我們的被窩 所以答應我 別出賣自己的靈魂 別心存僥倖 因為...

空空如也

張落遠

一 夜 萬物靜默如謎 我彷彿一朵解語花 在失眠的涯岸 尋找謎語人的鑰匙 二 請將你的孤寂 借我一瓣 請將你的徬徨 分我一飲 等淚花開始乾涸 笑容不再凝固 我來夢中與你相遇 三 那一寸相思 被你捧在手上 那一寸光陰 便消磨成燭光 埋頭苦讀的是青春 仰天長嘯的是羈絆 在這裡 沒有了羈鳥戀舊林 只有一個遊子身上衣

溫水煮青蛙之成功學

張落遠

來,伸出你的左手,伸出你的右手.拍拍頭,加加油!來,抱一抱你們的老師,抱一抱妳們的爸爸媽媽,為你們的高考,還有人生中的每一次付出說聲—對不起,謝謝妳.

Summer

張落遠

寂寞的長街 好像一隻爬蟲 滯黏在城市中央 它的觸鬚消失在 滴著水的夜裡 潤濕我疲憊的鞋尖 青山遠去 行人的步履匆匆 夏神也埋伏在深深的 巷弄裡 冰比誰都要投機 到處推銷自己 糖果假裝不知道 雪的方式 遊戲機和肥皂劇 趁勢而起 冗長的冷氣房 悄悄呻吟 也許 我不該相信 那漫長的回歸...

[新詩]夜晚的時候我在想什麼

張落遠

Instagram 夜遊 夜的遼闊 讓夢開始褪色 鏡中的自我 閃爍著迷惘的神色 那暗 寂靜無聲 惑住了城一闕 那貧乏的 是我無形又無處可去的 夢魘 那掌上 你字眼的冷光 殘照心靈的劇場 黑泥鰍掀起一陣 又一陣巨浪 你的瞳仁開始散亂 月開始腫脹 子夜悠悠地在尋覓 被自由刺破的影像 ...

散詩

張落遠

我聽見夢在結果 我看見風在剝落 我明白終有一天 那熟透的情慾會紛紛墜落

隨想

張落遠

舶來品運到了中國就會變質。

隨想

張落遠

這個時代,盛產姦商和憤青。

止水 | 第七章

張落遠

地牢 一個人形在陰暗的光線裡被鐵鍊鎖住,他,或者說,它,正逐漸與牆壁融為一起.那灰色的地面還保留著黯淡的血跡,依稀讓人想起這地方如此不寒而慄. 門緩緩開著,進來一個華服彩章的人,他悠悠的走到它的面前,正如之前一樣. “別來無恙,王上.”它沒有動彈,四周靜悄悄的.

一個高中生的掙扎

張落遠

一 月,高高的,像一面監視器. 它盯著人發慌. 林華走在操場上,滿身的不自在.當下,已是深秋,學校裡的人也早換上禦寒的長袖,個個裹得跟麻袋似 的,其實,即便是盛夏,換上短裝也沒什麼區別. 她們這個年紀,穿什麼都一樣. 月,高高的,像一面監視器.

陸地

張落遠

流浪 是我們共同的底色 從出生伊始 我們就流浪四方 大陸也是海洋 也有沈船和風浪

投降

張落遠

所有的城 都繳械投降 在鼓樓上 一面旗安靜的掛著 風一吹 就替我們所有人流淚 所有的武器 都咬緊牙關 在廣場上 英雄安靜的釘著 槍一響 就替我們所有人犧牲 如果你害怕 不敢看 就背過身去

寓言詩三首

張落遠

撈月 攬月看天天不應 低頭弄影影自清 鏡花浮夢終須有 空留長技嘆東風 說酸 精華欲掩本自難 可憐狡獸性不堪 正是一年春最好 頻添愁緒惹事端 觀天 雁過留聲去無痕 苔碧青青幾許深 獨坐井中觀日月 何必出山違風塵

對今年正夯的蘋果原創劇集Severance的不正經解讀

張落遠

我認為,分離,是在批判自19世紀以來開始流行的辦公室制度,也就是隔間

一個斯里蘭卡的新笑話|荒誕世界

張落遠

法新社 斯里蘭卡民間抗議引發暴力衝突。11日,一名高層負責人向法新社透露,警方已經接到轉守為攻命令,會實彈開槍,以便控制局勢。該負責人擔心局面可能失控。國際社會對當地暴力升級以及斯里蘭卡政府動用軍隊表達憂慮。斯里蘭卡近期陷入自獨立以來最嚴重經濟危機,民不聊生,民眾不斷上街抗議。

祖母綠,海棠紅,水泥灰,相框黑

張落遠

祖母綠——你被困在這 一個叫做家的地方 多數時候 玉鐲就是你的手銬 只有掃帚知道 你那滿腹的牢騷 都被進了垃圾簍 你的內心 只有一張嘴 保持自己的尊嚴 你終日聒噪 雙手摸過廚房 陽台、臥室 用那冷的熾光燈 作一個審判 你沒有自己的事 很久以前 那個玩水的小女孩 還不懂煩憂...

1

白玉蘭

張落遠

一朵玉蘭花開了 開在盛夏 孩子們的歡笑裡 墨綠色的葉擎起 潔白花蕾 擎起一種期待 和平鴿飛向山野 築起了巢 山坡到處是歡笑 很多玉蘭花開了 杜鵑年年啼血 杜鵑花年年盛開 只有玉蘭 靜靜地開落 默默地回答

女媧傳說之復活

張落遠

一座古老的神廟,入口處被一批軍隊守護著。士兵的武器看起來相當怪異:有捕魚用的海夜叉,砍柴用的斧頭,鐵甲練就的鎖鍊,以及流星錘、百尺矛、巨人盾等等等等…… 一個人騎著高頭大馬,全身武裝到牙齒,看上去很是威風,特別是他那具帶有犄角的頭盔,簡直就像一個鋼鐵怪物。

止水(六)|慶典

張落遠

跨過門檻,禹來到院子。一大早就看見何叔在劈柴,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禹上前接過斧幫忙劈起來。「這些吾還可以做的。」「雖然是這樣說,但我畢竟是後生,有的是氣力,您好休息。」何叔滿意的點點頭,拿了個瓢去舀米。「小禹啊,此些時日吾也算看出來了,你是個好後生。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