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对于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既可以配合表演做足表面文章,也可以联合其它超级大型三甲医院开展互保运动(犹如清朝末年的东南互保运动),甚至借新冠病毒疫情之名削弱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

發布於
而对于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既可以配合表演做足表面文章,也可以联合其它超级大型三甲医院开展互保运动(犹如清朝末年的东南互保运动),甚至借新冠病毒疫情之名削弱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中国医疗改革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投入,而当权者也许根本就不愿意拿出这些资源,加上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的滥权和腐败,医疗改革的成功几乎没有可能!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领导认为某些问题或改革很复杂,的确复杂,但复杂的不是正常的医患关系和医医关系,而是权力和利益关系网。正常关系非常简单,就是公平正义自由民主等核心价值观,谁都能想明白但实现不了,因为真正复杂的是错综交织暗通款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分配和利益输送。

无论是DRGs付费(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还是DIP付费(按病种分值付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都可以巧妙地偷走医患的合理权利,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不仅是失效的而且又被医疗系统权贵利用了一遍用来攫取利益中饱私囊。而对于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既可以配合表演做足表面文章,也可以联合其它超级大型三甲医院开展互保运动(犹如清朝末年的东南互保运动),甚至借新冠病毒疫情之名削弱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中国医疗改革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投入,而当权者也许根本就不愿意拿出这些资源,加上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的滥权和腐败,医疗改革的成功几乎没有可能!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因某些事件而绝望的人往往是懦夫,但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的未来处境有信心则是短视。不论是主子、奴才还是奴隶,一层欺负一层,差一点的结果是互害,好一点的结果是自欺。胡适说过,“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但是这句话至今被一些人当作耳边风。如果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不能摆正维护医患合理权利与政绩的关系,可以毫无悬念地说,极权之下,所有人的生命都是脆弱的。你的生死并不掌握在你自己手中,而是掌握在权力手中。如果你意识不到这一点,而是全身心地去助纣为虐地侵犯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合理权利,估计未来一定会当背锅侠,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席、断头台。先利用一批斗死另一批,为泄民愤再反过来解决参与批斗的那一批,如此循环往复,几千年来莫不如是。

一个正常的医院必须尊重言论自由和维护医患合理权利,让医患免于滥权的恐惧。如果医患连基本的公平正义都得不到保障,医务人员和患者的死亡又怎么能够避免?如果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医务人员没有思想和信仰的自由,那么他们就不可能获得什么经济或人身的自由,只能等待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医院领导的愚民、弱民和辱民。如果连隐藏在你脑子里的思想或信仰都掌控在当权者手里,当权者可以像动外科手术那样对你进行精准洗脑和严密管控,那么在这样的社会还能奢望什么外在的人身或经济自由呢?如果多数人受到思想管控而成为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的僵尸,甚至连动物的血性都没能留下,剩下的一点小聪明都用在尔虞我诈、相互投毒的伤害上,这样的医院怎么可能富强呢?一个令人恐惧和懦弱的医院貌似强大,但绝对不会让医务人员和患者获得自由以及维护其合理权利,也不会让医疗改革获得成功。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