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2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5960 
pekjack

从改革开放至今,医疗乱象到底还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呢?

11月5日,医保局以国家的名义对全国的心脏支架进行集中采购。所有的药企里,最高报价为7000元,最低报价为469元。入围前十名的最终中标平均价,为700元,其中包括进口支架。而就在11月4日,国产心脏支架的最低售价,也达到了13300元的价格。

pekjack

由于医患双方都缺乏及时和有效问责的途径,就不会有当权者公平正义履职的持续动力,甚至还会导致当权者为一己私利而成为作奸犯科者的后台。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当医务人员不满足于阶层的固化,认清权力被少数人垄断的本质,可能会导向自觉地进行医疗改革;而患者及家属对于贫穷之自觉反思和不能忍受,肯定会发生暴力,所谓“杀尽天下贪官”,“伤害医护人员”,不一而足,类皆如此。

5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依然不见得对自由有多深的认识和多大的重视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滥权,不仅是经济上的钳制,更是内在思想的桎梏,导致很多医患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见解。同样的道理,媒体也不敢刊登各种真实新颖的观点,因为担心被秋后算帐。在一个无法保障言论和出版自由的制度环境中,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宪法明文规定的公民权利。

13
pekjack

当暴力、徇私和作为最后手段的金钱把武汉市第四医院搅得一塌糊涂······

武汉市第四医院专制管理之所以罪恶,并不在于权力由某些管理者掌控,而在于权力没有制衡,无限膨胀。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在乎的只是如何维护其权力,即使从精神上摧毁整个医患关系和医医关系也在所不惜,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谁也拿它没有办法。

5
pekjack

通过放弃宪法规定的一些权利,医务人员痴迷于对权力和金钱的追求,加上制度性缺陷......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通过滥权来决定医院从思想到物质利益分配的几乎各个方面,就会存在着严格的等级制,这就使资源的分配不可能公平,特权阶层总是分得最多最好,而为了在医院分配中尽可能最大化自身利益,一些医务人员也总是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和接近权力,将...

15
pekjack

不受制约的权利渗透到各个角落,侵蚀了公平正义的原则,扭曲了自由平等的信念。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很多人只看到了局部问题,即使看见了系统性问题,也不愿意深究。像武汉市中心医院一样,你说免职蔡莉对不对呢?对。但是你有没有想,为什么很多医院都出现蔡莉这种情况?难道是因为其他医院医患死亡的影响力没有武汉市中心医院深远?

pekjack

国内医患的死亡为何不能与“黑命贵”一样引起整个世界的反思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无论医务人员还是患者,抗争看起来都是那么绝望,即使暴力之后的第二天又会回复老样(不公不正仍然存在)。一方面是医院幕后的大佬太多,能量太大,另外一方面是被剥削的医患索性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沉浸在被物质利益异化的幻境中。

pekjack

贪恋权位的人,永远都是给他人制造黑暗,直到黑暗出现在它们自己面前,也许都难以明白无数人间悲剧和惨案的真相。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许多公共议题上,即使是非黑白十分清楚,你也很难真正发声,甚至有时候,你关心它,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在这样的环境下,医务人员转向“小确幸”,将工作生活退回到个人的小世界,追求安全稳定的生活,并对武汉市第四医院公共事务持一种戒惧、怀疑、嘲讽以至漠然的态度,其实都是可以理解。

4
pekjack

目录(5/20/2019-5/20/2020)

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改革的困境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有哪些值得思考、讨论和反省的问题 默哀要求三分,忘记只需三秒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从微小处推动医疗改革 受难者众但追责者寥寥,维权之路弥漫着威胁、恐惧和压迫。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什么监管会失效?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人要以真话告别。

pekjack

目录(5/22-8/23/2020)

如何避免通往奴役之路?政治参与、权力制衡和问责 如果残存的勇者备受摧残,那么残存的自由将不复存在。医务人员是如何把自身贬低为见利忘义的生意人 党内和党外人士对保江山的异同点 抵抗恐惧、破解猜疑、开口说话、不做极权的帮凶能否揭露谎言?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