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0 篇作品累積創作 269700 

大量由既得利益者把持的状况让武汉市第四医院在改革议题上不但受到意识形态的钳制,自身也因其固有利益而束手束脚,甚至缺乏改革的主观意愿。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还处于丛林社会弱肉强食的愚昧状态,越到底层越残酷。道德崩溃是可怕的,人心险恶到无以复加,如果当谋财害命成为一种工作方式,整个医院都成为斗兽场,你死我活的现实剧不断上演,把医患底层人士的那点人性消弭于无形,留下的只有贪婪,无耻和愤恨。

与当权者一样可怕的,是“杀人”的执行者、配合者、默许者的群体的心安理得与麻木不仁,它们不觉得是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而是在做一件理所当然的、不可选择的事。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果说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滥权的出发点是"善",那么用权力的强制来实现虚幻的"善",最终必然酿成了空前的"恶",必然将所有的人推向被奴役的境地,就像某些医务人员和患者不相信中国法律一样互相伤害。

比死人更重要的,是追问为什么会死人,比判处有期徒刑甚至死刑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人可以有合理的权利去做人。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可能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的滥权和腐败产生了抗体,当同样的作恶事件持续和反复发生时,当权者的压制和欺骗导致使民众的容忍度会变得越来越富有弹性。是否医务人员和患者已经丧失了对医疗空间的净化和监督能力?

对于医务人员和患者来说,政治参与的意义不只在于能维护个人合法权利,也不只在于能促进公共利益,政治参与也是个人自主(人权)的一种表现。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的滥权方式并没有改变,塌方式腐败的生态环境也没有改变。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仍然不断地向医务人员灌输极其简单又极其粗糙的不需思考的信条,换着花样让不断增多的患者成为医院的财源,让医患矛盾和医医矛盾不断激化,以达到升官发...

无视制度对人性侵蚀的做法很难使医疗改革成功,又或者说,它如果成功了,那一定就是灾难。

pekjack

在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医院领导的滥权之下,武汉市第四医院偏离了公共服务的本职而成为了市场的逐利者。而当权者侵占公权力以及掠夺经济资源使医院的知识分子难以摆脱权力依附的命运,导致一些人随波逐流跟着当权者一起作恶,却没想到践踏他人合理权益之后自己也将被他人践踏。

单位行贿罪仅涉及“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但掩盖和忽视了“窝案”的权力基础,并且后者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

pekjack

单位行贿罪仅涉及“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但掩盖和忽视了“窝案”的权力基础,并且后者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9月30日,据中国检察网发布的起诉书了解,被告人邱某甲为多家医疗器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使其公司代理的介入耗材顺利进入医院,分别向襄阳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

尽管武汉市第四医院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支持下进行技术和设备上的模仿式赶超其它医院,但“不惜一切代价”的后果必然是采用血腥的手段剥夺医患的合理权利。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虚假繁荣的背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掩藏的是深刻的、不可克服的危机,而暂时闪光的所谓经济发展数据,是以牺牲医院公平与正义、损害医院生态环境安全、透支医院未来的发展与福利换来的。尽管武汉市第四医院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支持下进行技术和设备上...

反腐败的主要力量不仅需要制度建设,更需要民主参与,通识教育、公民素质、舆论监督和问责机制等,而不是选择性“反腐”。

pekjack

目前中国医务人员和患者还缺乏有效的组织,使得当权者选择性“反腐”将社会抗争局限于小区域内, 且医疗系统选择性“反腐”不具备跨阶层(中国超大城市三甲医院)与跨议题(执政党、人大和政协)的特征,以致“判了杀了某某某,还有后来人”的趋势仍将会以各种创新形式出现。

只认权力和金钱上的成功,它本身就掩盖了无信仰和非人性这两个方面。

pekjack

一个是医疗系统的权贵和奴才最没有信仰的,为了所谓成功可以不择手段,另一个是把自己的平庸之恶演得如此清新脱俗,却忘了自己从宣誓加入组织(帮派)就开始不是人了,以侵犯医患合理权利为代价。

行政管理权力让渡给捞取利益而缺乏公民意识的人控制,并排挤掉某些医患的合理权益,其结果只会是急功近利和不择手段的专制管理。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的破坏不仅限于信息的屏蔽、作恶观念的灌输、特权的干预,还包括滥权所造成的对人性、精神、伦理和思维的毁坏。首先,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为了维护自身利益的和睦以及达成权贵门派朋党共识的压力而压制常识,就会造成灾难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