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54 articlesIn total 206442 words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何才能为医患合理权益提供可靠的长远保障?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有些医患将合理权利被剥夺的问题寄希望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通过施舍来解决,却无视产生的问题是整套滥权系统所致、无视近年来自由正义的倒退与当权者意识形态管控密不可分,显然是本末倒置。既无法保障具体的权益,也无法从根源上改善专制...

6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用各种极端的手段压制和剥夺医患合理权利的崛起是一剂强大的迷魂汤。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问题的焦点不在于是否要支持医院的经济崛起,而是在于医院经济崛起中是否维护了医患的合理权利,医院经济崛起的成果是否被医务人员和患者进行了有效监督,以及医院经济崛起是否有透明化的崛起程序。换句话说,某些医患跟着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

20
pekjack

中国医务人员用“裸命”说出众所周知的事情,会怕定罪风险吗?

没有人知道,一个正直盛年的三甲医院医生,为何要选择一个近乎同归于尽的方式,冒着葬送整个职业生涯,甚至是被定罪的风险,持续不懈地在社交媒体上“自曝”收受巨额回扣,直至在当地医疗圈,乃至整个社交媒体引起一场地震。(其实当权者早就知道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15
pekjack

在中国医疗行业进行监督教会了我们什么?

1、 有人建议我退出知乎,明哲保身。但这是不可能的,知乎的账号和微信公众号张煜医生于我而言非常重要,关注的越多,这就越有威力。一些医生会仔细掂量掂量,胡乱诊治患者是不是有可能被公之于众,引来极其严重的后果。这个账号存在一天,除了宣传正确的科普知识,也是对不良医疗行为的有力威慑。

10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最可怕的不是医患的死亡,而是自觉去维护滥权和腐败。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的滥权和专制管理,都是当权者压迫人权的映射之一。当然,武汉市第四医院成为如今这个模样的结果,还因为我们自己的无动于衷,甚至是助纣为虐。即使我们自以为明白事理,但沉默和协作,成了一股让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持续作恶的推动力。

18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何从草民转变为拥有充分的政治权利、自由言说并自由地行进监督的真正主权者?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剥夺医患合理权力的滥权行为有标准化的应对舆情模式。首先巡查组(监察委纪委等)给大众一个“青天出现”的感觉,随后官方会逐步将剧情进行扭转,要么不痛不痒的提些问题离开,要么爆料出受伤害医患的种种不讲道理,提出诸多不合理,过份的要求。

20
pekjack

我们不仅要对抗自身的弱点,更要为自己作为人的尊严去对抗目光所及的丑恶与苦难,从反抗中揭示自由、团结和正义。

要理解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问题,必须要有历史意识。对历史的遗忘,我们便很难明白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的滥权和腐败为什么会前赴后继。要理解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问题,必须要有价值意识。一件事情或灾难发生了,我们要知道它的是非对错,否则很难明白医患权利是如何被剥夺,以及一些医患死亡事件会对将来有何意义。

28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作恶也许还涉及到党内外勾结对执政党根基的侵蚀。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所发生的事件是历史的记忆,是真相,然而当权者企图用所谓技术和经济上的成功让医务人员禁言、回避、淡化、甚至逐渐遗忘这段历史。一个不能正视历史,选择集体失忆和拒绝真相的医院,是没有希望的,是不会有真正的新生的,是不会被世人尊重的。

16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三个试图”行为,既是不自信的表现,也是以实际行动为执政党的自我毁灭添砖加瓦。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都成为了受害者,而其他人也许算不上既得利益者,但在自己没有受到实质的巨大损失之前,就意味着自己还有成为既得利益者的可能。一旦打破沉默,为受害者说话,说出真相,这种微小的可能也就失去了。如果受害者已经出现,死去的要尽快烧掉;还没死的要赶快想办法让他们闭嘴。

15
pekjack

医疗系统的作恶从开始有章程、有命令,发展到后来没章程、没命令,但却照样能自我激化和自我发展的平庸之恶。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等人总想把医院办成公司或者办成党校,甚至有一些领导思考如何把医院办成监狱,这都完全不符合现代医院的基本理念。现代医院是知识和权利的载体,没有自由的思想如何创新知识?没有对医患合理权利的维护和尊重,如何治病救人?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