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9970 
pekjack

如果残存的勇者备受摧残,那么残存的自由将不复存在。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稳坐于权力的上游,对于处于中下游的医务人员恣意妄为,仅仅靠良知是无法完全约束权力的。如果不去揭露,就无形中维护了滥权,甚至为滥权的存在进行了辩护。医务人员和患者都能感受到医院某些领导不作为和乱作为的存在,却又无可奈...

pekjack

医务人员是如何把自身贬低为见利忘义的生意人

从根本上说,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仍然保留封建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人治”传统及其深厚意识,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特权优先的习俗。医院某些领导的政绩远比医院的发展重要,而医院的所谓发展远比医患的死活重要。无论是说出一种始则被权力有意掩盖,后又得到大众...

pekjack

党内和党外人士对保江山的异同点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袁英红、丁祥武等人的官位是少数人的事情,但是公平正义的沦丧却关乎每个医务人员和患者。《共产党宣言》中也有相似的逻辑:工人阶级没有祖国。所以,丁祥武等党外人士(不排除省部级)在没有利益的诱惑下,对于中共保江山的问题将完全不知道为谁保江山!

1
pekjack

抵抗恐惧、破解猜疑、开口说话、不做极权的帮凶能否揭露谎言?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必须从制度上减少权力被滥用的机会,推行公开透明的决策和管理程序,增大腐败的机会成本,维护医患合理权利,当属治本之策。但是,医疗系统的黑恶保护伞等滥权腐败,把不断扩大的送贿负担转嫁给处于社会各层人士(既有医务人员,也有患者及家属),欲为君子而已无可能,从而使整个医院的基本秩序彻底崩溃。

pekjack

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国家和民族不能与体制彻底决裂、无法重建光明未来实现医疗改革的危机。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袁英红等人在上级机构及保护伞的支持下,以全面牺牲医院公平正义为代价,医院的发展机会大部分为权势集团所垄断,让丁祥武等人一部分人富起来变成只让一部份权势集团的成员暴富;同时医院“市场化”又成了当权者放弃维系医疗公正的责任、甩社会福利支出的“包袱”,增加看病难和看病贵。

pekjack

尽管在武汉新冠病毒疫情中无法公布具体的死亡人数,但是可以知道具体的死亡方法。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袁英红等人在武汉市卫健委及某些权贵的支持下,既不落实预检人员询问症状体征和流行病学史,又不落实门诊出诊医师要加强对患者有关新冠肺炎症状和流行病学史的问诊,导致预检分诊中发现的所谓不能排除...

5
pekjack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共体制下新冠疫情的次生灾害

武汉市卫健委和医疗系统的权贵将一个劣迹斑斑的武汉市第四医院指定为新冠疫情发热定点医院却不追责和整改,隐晦的用袁英红和丁祥武等人指向羞辱中共体制,与此同时,武汉市第四医院还以实际行动侮辱党和政府,证实了长江日报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宣传。

12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以实际行动侮辱党和政府,证实了长江日报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论点。

小魏医生所在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硚口区汉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简称社区医院)位于武汉市硚口区,地处市中心。硚口区辖区面积41.46平方公里,区下辖11个街道,汉中街是其中之一。【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是如何用具体行动羞辱中共体制并揭示谎言

武汉市卫健委和医疗系统的权贵将一个劣迹斑斑(长期滥权和腐败)的医院指定为新冠疫情定点医院却不追责和整改,隐晦的用几个处级干部和科级干部指向羞辱中共制度,即使隐秘的把医务人员和患者的生命安全放在最末一位落到实处,也不愿意公开表达信息的可信和自由流动、基于事实的政策选...

pekjack

医疗系统的权贵是如何利用武汉市第四医院隐晦地指向中共制度性羞辱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拒绝发声并不奇怪,因为发声不但需要勇气,而且意味着承担。只有真实记录才能抵抗制度性遗忘和集体性否认的压力,只有真实记录才能直视生活中不被阳光照耀的角落、被压迫者的痛苦和医务人员自身的软弱。医务人员和患者习惯于用政治或社会的压制来为自己的沉默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