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8 篇作品累積創作 68741 

行走的台南史--城市的歷史痕跡

正宜

有人說台南像大阪,是一個由運河誕生的商業都市,也有人說台南像京都,有許多歷史的餘韻。我覺得台南也很像羅馬,隨便縱切或橫切都會出現不同時代的遺跡和景色。行走的台南使這本書,所描寫的是透過[行走]這個動作,所實感的城市歷史痕跡。因此只有在行走時才能體會的府城的[坡度],也在這本書的紀錄裏。

如何贏得「無限賽局」

正宜

有限賽局和無限賽局不同的地方有幾個: 有限賽局有固定的敵人,思維模式分為「我們」和「他們」,「我們」的目標就是為了打敗「他們」。只要打敗他們,我們就贏了。無限賽局的目標不是打敗競爭對手,而是為了創造出新的,更美好的價值,甚至是祝福你的敵人。

失控的進步---我們來自何處?我們是誰?我們要往何處去?(下)

正宜

或許有些令人意外,從人類出現第一個文明出現到現在,並沒有經過如同想像中那麼長久的時間。「失控的文明」作者以一個世代七十年為計,算算從第一個文明出現,也不過才經過了七十個世代。在這短短的五千年的時光裡,卻已經出現了許多像馬雅文明,或是復活島的古文明這樣曾經極度強盛,卻莫名消逝敗亡的例子。

失控的進步---我們來自何處?我們是誰?我們要往何處去?(上)

正宜

大約兩百多年以前,人類大多數認為自身是迥別於其他生物的,特別的存在。這點幾乎是無庸置疑的,這是那時人類對自己的認識。但是兩百多年以後,我們卻不得不在科學的強迫之下,承認我們是猿類,和其他動物沒什麼不同,頂多只是聰明了一點,很幸運地知道怎麼用火,然後又僥倖地發明了一些工具,不應該享有像現在宰制自然的霸權。

一個荷蘭士兵與平埔族女孩的愛情故事(五)

正宜

在康拉德的「殖民想像與地方流變」這本書寫著:”在遠渡重洋的歐洲人中,獵財婚姻並非不罕見,但面對出身卑微的Tagutel,范勃亨委實無財產可貪"。范勃亨不顧一切與Tagutel破鏡重圓,康拉德寫著:「是一個謎」。范勃亨與Tagutel復合,從現實層面考量,是一個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決定...

當這個世界被區分為「我們」和「他們」

正宜

「我們為什麼製造出玻璃心世代?」這本在2020年出版的書特別之處,在於它並不如同其他的心理學書籍,只從個體心理學的角度來探討健康的心理成長所需要的因素,這本書從社會學、道德倫理學、政治學等等的角度,思索現在正在成長的年輕世代,他們在心理上的共同傾向,是什麼使他們(以作者的角度而言)「更加脆弱」呢?

1

十七世紀一個荷蘭士兵與平埔族女孩的愛情故事(四)

正宜

"誰是基督從各地集合起來的人?只有那些神揀選為祂的孩子,以後要帶到天堂去的人。" "請告訴我,神是否也揀選你?" 是的,我是神的孩子。" 她在那裡,在草棚搭起的教室的角落,專心的在紙上抄寫教義問答。范勃亨一眼就在教室的人群裏望見她。她黝黑的眼珠如此專注、美麗,一不小心,范勃亨發現自己呆呆地凝視她。

十七世紀一個荷蘭士兵與平埔族女孩的愛情故事(三)

正宜

范勃亨與前妻Tagutel的復合,在新港社的族人中,與荷蘭的大員地方政府、東印度公司台灣總督,和台灣議會當中,立即引發了軒然大波。雖然是私領域的婚姻,但是因為當事者的特殊身分,以及荷蘭殖民的婚姻政策,因此不管是台灣總督范德萊恩,或是台灣長官卡隆,都像是被踩到痛處一樣的跳起來。

12元的高雄

正宜

對作者黃信恩來說,高雄是12元的高雄,他在高雄度過的,國小、中學、醫學院,到醫院實習的這段歲月,都圍繞著高雄這個城市。而他在這個城市移動的方式是公車,票價12元。高雄的記憶緊緊地與公車連結在一起,是他觀看這個城市的角度,也是他串起回憶的方式。

1

為了留下回憶

正宜

2021的10月4日,這一天是E4系兩層新幹線,暱稱"MAX"最後在軌道上行駛的日子。[最後]這件事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讓許多大人和孩子,在颱風16號的風雨中,聚集在車站和軌道沿線,為了目送MAX最後的身影。兩層樓的新幹線,最一開始是在1985年的東海道山陽新幹線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