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我还能做什么呢?太难了。我回来了,我和我的声音还在,我们尽可能不谈政治和宗教,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大家。

薇的獨白 07

〈躲藏者。〉

我另外搖了一個電話。趙雲接電話說話、我依造他的指示乘上地鐵到了某車站停下,等了他十分鐘以後,他便出現了。然後他說他相約了某人在某處,我們在乘上巴士,已經傍晚七時多了,看著昏黃色的天空,趙雲不斷在手機上連絡某人。走了一斷不長不遠的路,見到了某人說了某些話從某處離開。然後趙雲又不斷和某人連絡,我聽到他對某人說,我明天是否可以到你那兒?他真的很怕一個人獨處。然後我們又走出大馬路,天色已完全黑暗下來,看了看車燈和街燈,等的士來了,乘上的士。

在的士我們談些執意的事情,我說執意的事情只是不斷的發現,對自己有不斷的發現。他只是沉默、我想、趙雲與曹操的關係已經到了亙不容忍的程度了。我想到曹操只愛向老兵開刀,我表示不在容忍的時候,他反而會放軟下來。在燒烤世界裡頭,最兇的人是曹操,接下來就是我。我和曹操的分別是、曹操隨時都可以向任何人開刀,他只是從沒和我正面衝突。而我、人不煩我,我不煩人。我一直對自己說,你應該長大了,但我總是做不到,當某些人用不服氣和不滿的眼神看待我和曹操的關係時,我想、你是學不到我這樣的,而且今日的情勢並非我造成。如果你要學我也沒有關係,我和曹操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你也可以向曹操表明立場,問題不在於我,我只是不喜歡被控制。

曹操懂得掌控人的去向,所以在燒烤世界、我還有說話的人,我並非很痛苦。曹操知道我沒有朋友了,我就會離去。記得我加入八人行行列時,曹操對我說,這個世上最難對付的就是人。但、事情証明了,曹操在改變別人的同時,自己也無形中在改變。但、他切很喜歡改變人,他時常說,我們是做管教的,我們管的是人,你們要懂得控制他們,不然那些東西怎麼樣?有時他自己說著話自己會笑,我不喜歡他,其實這並不重要。他施下火焰之術、玩弄人性的同時,我會反抗,我不在容忍。而且在燒烤世界隨時會爆發燒烤事件,每個人都知道。我已經向曹操表明立場,如果你向我下火焰之術,我會還以顏色。我真的很強硬。

到了吃麵包的地方,這些麵包很好吃,我以前不是沒有吃過這些麵包。應該是心情開始好轉了,我和趙雲談的都是一些無聊的話,說話的同時我心裡切隱藏著不安的情緒,並不是因為我自己。我今天打了兩通電話都沒有人接,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我看了看時鐘,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我想在打一通電話試一試。我向趙雲借了手機,搖了號碼,嚮了二十多次都沒有人接,我的心有些不安,趙雲問我。

「找誰?」

「朋友。」

「不在嗎?」

「是的。」趙雲看我無奈的表情,又問。

「還可以吧?」

「有些傷感。」

「…」

「謝謝你請我吃麵包。」

「沒有什麼的、其實這裡吃這裡做,不會覺得怎樣。」

「…」

「再出去走走。」趙雲說,我回答。

「好。」

我們到了購物中心,看到很多書,很多唱片。我看了書在去看唱片,我喜歡的歌手有沒有出新唱片?我被一個封套歌手的眼神吸引,我很自然的拿起它、我決定買了這塊唱片、送給朋友。

「買什麼唱片?」

「送給朋友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到車站去吧。」

「好。」

對不起、玲、我為妳做的記載,加入了曹操的元素,妳離開了燒烤世界後。我給曹操前所沒有頑強的對抗,我讓他知道什麼是力量,什麼是方法。其實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只是他不懂得善用人。龐統的離開,是曹操在吃人世界走下坡的開始,真的很痛快。妳應該知道龐統是誰吧?我知道、我永遠不能生妳的氣,我喜歡妳的感覺完成在記載中,事先已經妳同意。

祝:安康、事事順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