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我还能做什么呢?太难了。我回来了,我和我的声音还在,我们尽可能不谈政治和宗教,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大家。

辣仔良的故事063

我對廖燕芳說:每个人都有一個代碼,因為這樣才能進入假腦系統,可以說是總體意識。我這個構思是因為我的病(憂鬱症)主腦主人,在夢裏總是遇到各種各樣的人,最多是我的親人,這些人我一看就知道是他們本人,我稱他們叫模子。所以我的構思裏,主要輸入假腦的都真有其人,這樣才真實。

虛擬人物就是人寫出來的,不夠真實。我舉個例子,如果有人要透過假腦認識迪麗熱巴,只要迪麗熱巴在假腦賣出他的專利,人們就能在假腦和他交流,是總體意識的迪麗熱巴模子,就是他本人,系統真的能做到。當然迪麗熱巴也可以不賣他的專利給人,他也可以選擇賣給誰,不賣給誰。

我又想到有人在假腦犯罪又怎樣?要進入假腦系統要綁定人的因果律,透過人的代碼,只要人想犯罪,系統就會阻止,當人還想進入系統,其因果就是六道輪回了,讓人終生不能進假腦系統,因為你犯的罪是進畜生道,進去就會變成一隻豬,所以犯罪的人最終會放棄。

這個構思,能寫的地方很廣,在道德、文明、人性、生態都有變化和演變改進。假腦系統也可以說是一個國家,有其教育、法律、道德,是統一的標準,在全世界假腦只有一國,寫出這一國就是一個夢想,很有意思的。

這個構思也是沿自於我中學時期你和我說過,如果世界上只有一國,我們就只有一個主,就是最高指揮系統,記得你還想和這最高指揮系統談話,所以我希望我兒子一定要在我們的世界發明假腦系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