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 articlesIn total 4256 words

我的原初電影(1):房客是如此的闖入他人的生命

連子勻 Lien Tzu-yun

06/21 20:00-22:00 我的原初電影(1):房客是如此的闖入他人的生命 場景是在一個房間,正方形的格局,卻也是這間房子的玄關。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玄關會是一間房間,明明我已經是長住許久的房客,仍搞不清楚這樣的設計。房間的一側是這間房子對外的大門,門口在牆面的右邊,是一扇普通寬度的大門。

作為10.58秒的蛤蜊

連子勻 Lien Tzu-yun

每一個蛤蜊極其相似,有著不規則的花紋、同樣堅硬的外殼、宛如石頭一般的視覺感受。在我仔細的凝視下,我企圖在重複之間尋找差異,並且著手進行拍攝:按下快門、定時兩秒、快門擊發、閃燈、右手將舊蛤蜊移開、左手放進新蛤蜊、按下快門、定時兩秒⋯⋯,簡單且重複的勞動,讓我開始思考時間。

我做了一個十分接近現實的夢。

連子勻 Lien Tzu-yun

我騎著車前往公館,但我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這陣子我的常用的眼鏡壞掉了,只好戴著配有抗藍光的舊眼鏡先擋擋。我一直不喜歡抗藍光眼鏡,他會讓我看到的世界白平衡有所誤差,導致後製出來的照片整體都會偏藍,更嚴重的是不知為何,這復舊眼鏡戴的我眼壓很高,頭腦很漲。

照片是生活的紀念品,而非向人稱讚的戰利品

連子勻 Lien Tzu-yun

不過也正是這樣的神奇魔法,剝奪了人們對生活的主控權。紀念品的意義在於能夠透過物質特性勾起主體在過去無法回朔的身體感受,而非像是戰利品一般宣告曾經到訪。

肖像拍攝時的思考

連子勻 Lien Tzu-yun

我並不是一個很好的肖像攝影師,甚至稱不上肖像攝影師。當我在拍肖像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著:1. 我想要被攝者長什麼樣?2. 接著,被攝者同意我把他拍成這樣嗎?3. 最後,觀者願意接受照片的被攝者嗎?這時候就有趣了,當我不是攝影師,而是被攝者時,同樣也會進入某種思考:1.

為什麼我不喜歡肖像攝影?

連子勻 Lien Tzu-yun

我不太喜歡拍肖像。拍肖像照片的時候,攝影看似客觀的記錄下這一個主體當時的外貌,但有極大攝影師主觀的視角介入其中。若一張照片獲得許多的目光,照片中主體的外貌會被他人認定為「客觀的外貌」,某種程度好像「攝影師的主觀」決定了「這樣的客觀」。一個肖像照片的美與醜,應該只停留在對「這個照片...

餐廳觀察雜感-相機先食的權力象徵

連子勻 Lien Tzu-yun

身為餐廳外場服務生,我觀察到一個現象:相機先食。無論男女,多數餐廳的客人在餐點送上桌後,動手拿的並非餐具,而是口袋裡的手機。這行為不是多麼驚人的發現,我只是想談談這樣的行為動機為何?為了探究這個行為,我嘗試在一週內的拍攝自己準備下肚的所有美食,並一一記錄在自己的手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