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子勻 Lien Tzu-yun

聊一些攝影、發一些牢騷

作為10.58秒的蛤蜊

每一個蛤蜊極其相似,有著不規則的花紋、同樣堅硬的外殼、宛如石頭一般的視覺感受。在我仔細的凝視下,我企圖在重複之間尋找差異,並且著手進行拍攝:按下快門、定時兩秒、快門擊發、閃燈、右手將舊蛤蜊移開、左手放進新蛤蜊、按下快門、定時兩秒⋯⋯,簡單且重複的勞動,讓我開始思考時間。

來自六輕旁邊的蛤蜊

這些蛤蜊來自麥寮,來自六輕石化工業區的旁邊。我的媽媽是麥寮人,1998那年,六輕開始營運,家鄉的天空開始鋪上灰濛濛的濃霧。外公家一直都帶給我灰暗、骯髒的印象,房間的那扇窗戶總是佈滿灰塵,路上的汽車、抬頭的天空、房屋的外牆。往往回家的第一天,都會需要適應這樣的空氣,體質較不敏感的我不太受影響,流鼻水一下就會適應,反倒是容易過敏的弟弟總是痛不欲生。

小時候的我不明白,以為是鄉下的衛生條件本來就不比城市來的好,也以為是老家疏於清潔所致。後來,循著夜晚天邊的紅色光暈,我才發現我家後面就是一座工業城。

當然,空氣污染的問題不能完全歸咎於此,但生活於麥寮的日子,遠眺那邪惡帝國的不眠不休的運轉,很難不將問題丟向它。況且,各大媒體、權威機關也提出了相應的報導、研究,六輕等同於污染這件事,好像慢慢成為了不爭的事實。


今年過年,家裡收到同樣居住於麥寮的姑婆飼養的蛤蜊,飽足一頓後,我不免開始擔心,這樣的蛤蜊是否還健康安全。我從冰箱拿出兩三袋蛤蜊,開始思考攝影。每一個蛤蜊極其相似,有著不規則的花紋、同樣堅硬的外殼、宛如石頭一般的視覺感受。在我仔細的凝視下,我企圖在重複之間尋找差異,並且著手進行拍攝。

這樣圖鑑式的拍攝我是頭一次進行,過去常常有類似拍攝的念頭,但我想像花費時間從事重複性的勞動之後,我就打消了念頭。這次,我心想著不做白不做的態度,耐著性子準備拍攝的器具。我將相機以腳架固定於桌面上方,背景選了一個細紋花樣的黑色托盤,並在其中倒下一層薄薄的水,最後把光源放在主體到兩點鐘方向。

我將第一顆蛤蜊放在畫面的中央,這時候是下午兩點。按下快門、定時兩秒、快門擊發、閃燈、右手將舊蛤蜊移開、左手放進新蛤蜊、按下快門、定時兩秒⋯⋯,簡單且重複的勞動,讓我開始思考時間。所有的蛤蜊總共170顆,包含破碎的、完整的、黑褐色的、所謂標準的蛤蜊。整個拍攝共費時30分鐘(大概吧),這些蛤蜊成了我自己的時間單位。每一個蛤蜊代表著我正在思考麥寮創作的時間,若跟一般的時間換算約等於10.58秒。我也刻意了保留蛤蜊身上的橢圓光點,試圖把自身的介入呈現於照片之中。

我一直很想做關於麥寮的創作,關於家鄉的,關於攝影物質性的,關於空氣污染,關於天邊的紅色光暈。蛤蜊只是個開始,若照片系列能夠更加完整,我想會是個好作品吧。

這些蛤蜊成了我自己的時間單位,每個蛤蜊代表著我思考麥寮的時間,若跟一般的時間換算約等於10.58秒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