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子勻 Lien Tzu-yun

聊一些攝影、發一些牢騷

我的原初電影(1):房客是如此的闖入他人的生命

06/21 20:00-22:00

我的原初電影(1):房客是如此的闖入他人的生命

場景是在一個房間,正方形的格局,卻也是這間房子的玄關。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玄關會是一間房間,明明我已經是長住許久的房客,仍搞不清楚這樣的設計。房間的一側是這間房子對外的大門,門口在牆面的右邊,是一扇普通寬度的大門。大門的左側是一個深色木頭的頂天衣櫥,大概是hinoki的材質,裡面儲藏著什麼我不曉得。在大門對面的那一側,房東擺放了兩個書桌,靠近窗戶那一側的是一組淺色木紋的書桌,很像是台大的宿舍內的那一種,桌面上設有一格一格的置物格,桌面前方也是。另一組書桌則是在靠近進入客廳的門口的那一側,也是類似hinoki的材質。

房東正在跟另一組房客談事情,不知道在談論什麼。另一組房客是兩個人,是類似印度那邊的樣貌。他們兩個坐在靠近客廳門口那一側的書桌前,一個人用著電腦,另一個則是單手扶著椅背站在後方。好像在簽約之類的,兩位房客不停地回頭向站在對外大門的房東確認事情。言談中以濃厚的印度口音,穿插的講著中文及英文,我看房東不是很能明白,因此充當了一下翻譯。

這次請房東來,是希望他幫忙處理房屋內嚴重的天花板漏水問題,壁癌已經完全性的病入膏肓。在房東與兩位印度房客的交談之際,我插上搶了個話語權,希望房東可以進房的看看我的問題。因為房東是我從小長大的鄰居,因此我非常熟悉他的面容。沒想到當我湊進身子和她搭話時,發現他的五官及皮膚變得更加精緻,年齡是50歲左右的房東,卻有著30幾歲的容貌。尤其是他的高挺的鼻子,正面一看特別的虛假,我心想肯定是整形了,因此脫口而出一句話:「哇~這麼久沒見,你還是一樣的年輕」,世故的傳遞出對於整形的小回饋。

她聽完我對房屋漏水的事件概況後,希望我可以先幫她把房屋的各個房間稍作整理。她因此帶著我進入房屋內右手邊的房間,希望我可以優先整理這一間。房間內的格局是長方形格局,深度比較深,在進房的對面那一側,是hinoki材質的頂天衣櫥,衣櫥的門是左右滑開的滑門,眼前的衣櫥剛好開在左右滑門重疊且置中的位置,因此可以看見衣櫥內一些房東遺留下的掛衣,看起來都是上一代的服飾。這間房間並不是我在使用,而是作為房東的儲藏空間,地板上推著凌亂的雜物,不仔細看無法辨識物品種類的凌亂程度。房東比劃比劃之後,要我先在房間著手整理,她說她要先去處理一下外頭兩位印度人。

我隨意在房內晃晃,翻一翻地板上的舊物堆,腦袋中規劃著如何把這些東西全部丟掉,「反正不是我的回憶,應該很好斷捨離」我內心這麼想。接著走靠近衣櫥,先是伸手看了一下兩扇重疊滑門兩旁的掛衣堆,撥動的同時還灑了些成年灰塵。我發現到許多衣架都有以膠帶貼補的痕跡,判定這些東西肯定在這待上好一段時間。兩邊的衣服都確認後,我好奇的把頭塞進衣櫥,從滑門兩側向衣櫥內望去,想要確認重疊的滑門後面是否也是掛衣服。陰影之下,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因此輕推了一兩扇滑門,讓它們同方向滑開。昏暗閃爍的房內燈光竄進衣櫥內,那裡面沒有衣服,只有空空如也的木頭掛衣架,衣櫃的正中央,我看見一幅肖像照,是一位穿著唐裝的老奶奶。

原來,房客是如此的闖入他人的生命。

我醒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