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子勻 Lien Tzu-yun

聊一些攝影、發一些牢騷

餐廳觀察雜感-相機先食的權力象徵

身為餐廳外場服務生,我觀察到一個現象:相機先食。

無論男女,多數餐廳的客人在餐點送上桌後,動手拿的並非餐具,而是口袋裡的手機。這行為不是多麼驚人的發現,我只是想談談這樣的行為動機為何?

為了探究這個行為,我嘗試在一週內的拍攝自己準備下肚的所有美食,並一一記錄在自己的手機中。透過親身的實踐,我發現到,拍攝美食重點並不只是拍攝之結果(照片),更重要的是攝影的過程(按下快門)。

攝影一直以來都是某種將身外之物暴力式的佔有,無論觀景窗內的被攝物是否同意這事件的發生,攝影師掌握了象徵權力的攝影機,以靜態、優雅的方式自私地侵略被攝物。在攝影的過程成立後,攝影的結果(照片)隨之成立,攝影師不但在過程取得佔有,也永遠佔有了這個被攝物(照片)。多數人能夠發現自己在照片佔有了美食,但其實,攝影的過程更加滿足人類的佔有慾。

我認為,這跟人類的私慾脫不了關係,為了展示人類至高無上的權力,我們對於美食依然毫不留情。美食象徵了其他動物的衰敗,我們除了以進食的方式象徵勝利,還要用自以為客觀的記錄形式(攝影)告訴自己依舊站在各物種的最頂端。

了解上述的思路後,不禁讓我好奇:攝影機尚未普及之前,人類是否會在美食之前展示權力?或許這樣的想法早已存在多數人的心中,但並非多數人能夠掌握將想法具體化的技術(繪畫、書寫、甚至攝影等),以致我們難以察覺如此思維是否存在。

客人終於動手吃了那道美食,這佔有的過程,讓我想到了這件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