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Chen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將定期有不同於matters的文章主題發表)

不是新人的「新人自我介紹」 — 談寫作之於我

發布於
Matters上似乎很流行新人打卡並首發一篇文來介紹自己,然而,自從我來到Matters筆耕後卻好像從沒做過這件事。這完全不是因為我不想這麼做,而是因為我總想多了—擔心自己拙於述說自我,又不確定自己到底是個什麼?就這樣過了快一年,我始終於草稿夾存著發不出去的「新人自我介紹」,就這樣,今夜放手吧!我決定將於數秒後按下文章「發布」鈕,寫下的都成為過去,那也是一部份的我;未來的,就等以後再說吧,何妨?

【 關於我 】

這是一篇自我介紹文嗎?坦白說,我不確定。因為人總會改變,即便曾信誓旦旦地說過什麼,也只是那個當下的確信。談起寫作也是這回事,我有段時間沉迷於寫小說,有時又瘋狂地寫詩,散文則是一直以來都寫著。

我不確定自己到底擅長什麼,只是寫著、寫著就到了今日,想著、想著就戒不掉這習慣,也從沒想戒過。我試過漫無目的地寫,也曾投入於有目標性地創作,那都是我,完整的我,把框框拿走了之後,我才發現其實自己可以再長大一些。

我對於寫作的喜好大概是從小學起就很喜歡寫信吧( 說起這麼遙遠的故事,還請容我說古一下 ),坦白說,以我當時的年紀,其實沒很認真地想過寫作是怎麼一回事,只因為當時不擅表達,因此總沒能融入朋友圈,後來一次偶然的突發奇想,我寫了一封信給當時很想成為她好朋友的女同學,之後便開始了我們之間的書信往返,現在回想起來,以我這個輩分,還能夠曾經有一位稱得上筆友的朋友真是浪漫而幸運的。

沒想過為什麼寫,卻總是一直想寫些什麼表達情感,這是最初我對於寫作的認識,那種「想一直寫下去的感覺」,直到現在我好像才懂了原來,那股能量似乎就是所謂的「靈感」。這麼一寫就是二十幾年,期間雖然沒什麼稱得上大作的作品,不過,這些年來,我心中始終感謝著文字的陪伴。

因為喜歡寫,因此也喜愛閱讀。從書籍紙本到至網路媒體,不得不說時代的推演真快!雖然,至今我仍認為實體書籍有種無法取代的魅力,但網路閱讀確實也帶給我許多新的想法及快樂。文字帶來的感召能量,使我在其中獲得了釋放、理解和思想上的更新,於是,後來漸漸地有了投稿的念頭,一路走來,有過這麼多的迷惘和追逐,但我很感激自己仍繼續寫著。

誠實地說,我也大膽地想過自己熱愛的寫作是否有天能養活自己,甚至有機會能夠成為某些人的慰藉?於是寫作對我來說有了另一個意義,除了撫慰自己的心,也期待能溫柔地成為別人的陪伴。

我始終相信文字是有力量的,雖然文章可能只是文字上的排列組合,但是文章怎麼寫就如同人怎麼說話、怎麼思想,那種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即便微妙卻也能互相取暖,所以,我的夢想是在成為自己之後,亦成為一位溫柔而堅定的文字創作者,握著筆繼續寫下去就好,不疾不徐,人生的路很長,慢慢走就好;不慌不忙,人生的時間很短,開心就好。

【 寫作是怎麼一回事 ?】

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村上春樹曾分享過自己的日常作息,他每日凌晨四點起床,接著連續寫作五小時,下午則會去跑跑步、游泳、聽音樂及讀書。村上春樹某一時期曾是我的心目中神之等級的作家,所以,我也曾模仿過他的作息習慣(當時我每日早起寫作的瞬間會種原來我和村上這麼近的錯覺,然而,這樣的日子大概只持續了半年左右,在那之後我就覺得睡覺比較重要了!笑~)。

時至今日,我仍覺得完整而寧靜的寫作片刻十分舒暢。自律地寫作和閱讀是我督促自己在文字路上精進的方式。如今,我每天至少都會寫作一小時,行有餘力的話,我會寫得更久,並提醒自己要適時地讓眼睛休息,每一件重要的事都須與生活及健康達成平衡,尤其那件事想做上一輩子的話,更需要如此

對現在的我而來說,寫作是一種長期投資及自我培養。有時完成的作品不一定都會發布於網路或投稿,我把它們當成紀錄靈感的隨筆,期待有天或許還能在自己建立的寫作資料庫裡撈取一些養分。

幾米曾說:「我希望這些『裸露』的作品還不會太難堪,不至於讓我半夜驚醒。但話又說回來,如果沒有勇敢地去呈現不成熟的創作,恐怕永遠等不到成熟的作品。」我想對文字有所執著的人,大概都不難懂得這段話的感受!我正努力地嘗試讓自己的作品赤裸地呈現在各類有著不同想法的人面前,因為我相信無論如何,文字是一種對話,即便是與我非同溫層的人,我也想透過文字來理解種種可能(Matters的寫作風氣對我來說就很自由,但有時自己回過頭去看自己某些文章時,又會覺得真的是「太赤裸」了,於此還感謝忠實的讀者)。

【 寫作帶我去哪裡 ?】

「未來想成為一位怎麼樣的文字創作者呢?」這個問題,我並非頭一次捫心自問,那形象在我腦海裡還有些模糊,但是,每當我看到見一些有所共鳴的作品,無論是散文、小說、詩詞還是劇本創作,我便明白了一點那是怎麼一回事。原來,我想創造的是一個能讓讀者完全在文字裡屬於當下的世界,在那裡可以被理解,可以放聲哭泣,可以開懷大笑,可以被愛、被擁抱,甚至能再從那邊獲取一些能量回到生活並享受生命。這個夢,不論是現在還是未來都還有許多努力的空間,但我為著自己能找到真正想做的事感到幸運,我能抱著自己珍惜的東西一直往前走,何其有幸。

追憶起過去,我並不是一位懂得好好對待自己和自身生活的人,多年前的我一直過分地努力,那些時候我不成熟地極盡可能滿足外在對成功的評價,我不在乎熬夜晚睡,也不在意吃些什麼果腹,我的目標只有盲目且世俗的「成功」(我不是天生聰明的人,所以為了達到那些,我甚至沒認真想過考進好學校,或賺大錢到底是為了獲得什麼?只是拼命地往前,好似成功有個模板似的去追求)。

如今我已不再責怪自己當年的愚昧,為此我也更懂得尊重不同人的思考模式,我認為俗氣的永遠不是我們怎麼看待成功,而是把自己對於成功的定義套在他人身上,或把他人框架的成功套在自己的靈魂裡

不過,或許正因為我不是與生俱來擁有這樣的智慧,所以,如今的我更感謝現在的能擁有的日常。我之所以會如此在意自身的生活品質,並經常以此做為寫作題材,是因為大學畢業那年,我確診了一種罕見疾病 (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簡稱PNH)。

當時的我第一次感到死亡如此靠近,我甚至覺得自己好像在人生的懸崖上搖搖欲墜,我不明白自己的下一步該何去何從,也頓失了原先賴以維生的假象生活。後來,我想了又想,終於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都要認真且努力的好好照顧自己、照顧生活,我想要在每一個活著的當下都快樂且自在。為此,我學習著生活這件事,「生活」不就過日子,難道也需要學習?我覺得是需要的,自律且健康作息及飲食均是其中之一

有意識地督促自己吃些健康的食物、規律運動、早睡並保持愉快的心情,讓我比從前更愛自己當下的生活模式。漸漸地我終於也了解到—原來身體需要的,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很想把這一切也分享給需要的人,我嘗試找到方法,寫作則有極大的可能,我期待透過文字遇見不同人的不同故事,並把溫暖傳遞下去。


那時候的我們還沒握好筆,但已開始寫。就像我還沒確知方向,卻已開始愛。—蔣亞妮《請登入遊戲》


【 本文校稿並修改了我 2019.07.28的寫作日記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您在一日珍貴的時光中,撥空閱讀我的文章。如果您喜歡我的文字創作,期望您能幫我點擊文章最下方綠色的拍手按鈕,或成為我的讚賞公民,鼓勵我持續創作!我將於Matters上持續發布新文章,期待我們能在這以文會友!祝福您日日好日,事事順心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