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3 articlesIn total 75707 words

烏俄戰爭短札

瓦礫

戰前各方多半傾向俄羅斯不會開戰,因為無論如何都找不到普丁能靠全面戰爭討到好處的理由。如今即使開戰了,這些理由也始終不曾消滅。只有普丁向全世界又一次展示了,一場向美國借經借得四平八穩的戰爭,不等於就是一場合法的戰爭。尤其是對一個在實力政治場上有著諸多包袱的國家,更加是下下策。

未命名

瓦礫

為喜劇賦予強烈的社會批判意義,並將發笑的條件逐漸與政治理性的概念合併之後,特定場合的儀式空間因而受到侵犯,隨之而來的,自然也就是相關日常規範的入侵。

關於阿富汗的兩篇短札

瓦礫

阿富汗的離奇死亡/新生事件短札 自從「槍桿子出政權」這個沒什麼新意的口號,在二戰後進一步攻佔全球國際關係的大眾視野之後,美國就一直是這個免洗標語的最佳範例與最大反例。當然可以說每個地方的狀況都不太一樣。我們有算是相當成功的前敵國日本與德國、徹底失敗的越南國民黨(?

一封談正義與公開辯論的信函

瓦礫

A Letter on Justice and Open Debate2020年7月7日 原載於:Harper's Magazine https://harpers.org/a-letter-on-justice-and-open-debate/ 作者:見原文末連署名單 翻譯:瓦礫 我們的文化機構正面臨考驗時刻。

去國不懷鄉

瓦礫

去國不懷鄉所以,事情終於真的有點超過了。我其實可以理解一定範圍內的愛國主義,就像我可以理解一定範圍內的宗教信仰一樣。非理性其實並不一定恐怖,但隨時有可能進入恐怖的階段。我自己的規矩是,任何非理性,甚至刻意去理性的信仰核心,只要掌握任何權力,就會造成恐怖。

飄離側寫

瓦礫

飄離側寫「到底在哪呢?」來自越南的太太用法語喃喃說著,在塞滿了照片的抽屜裡不斷翻找。實體照片。裡面有來自連底片都匱乏年代的、充滿六零七零八零年代讓人看了心裡會泛起一絲甜意的粗點、看似攝影師傅手工調校的照片;也有數位時代機器列印的,彷彿還見得到傳說中的泛紫邊,高度銳利卻無比扁平的產品。

羅姆鄰居,與我的三層歧視

瓦礫

羅姆鄰居,與我的三層歧視 其實我從一開始就不確定,把這些人都稱為羅姆人是不是一個好方法,或正確的方法。我只能寄望媒體與政治正確人士們,不會在短期內發現羅姆人內部的多元異質性,讓我這文章至少能有基本的保存期限。這是一群住在我家附近的人,嚴格說來,我並不知道他們居所的地址,但他們的住處常會登上新聞。

Nancy

瓦礫

Nancy 穿著駝色絨布大衣、白色手套,頭髮雪白,攏出一種五六零年代西方短髮女孩形象的老太太,走到我視野的角落停下,看著我。這是一種始終讓我覺得好奇的精巧算計,帶著某種對陌生人的法國式斂度。「這是Perruche,您知道嗎?」 這時,我正仰看公園的邊牆,蔚藍燈柱與欲紅未紅的樹葉,心裡想著該怎麼把這個角度拍好。

「我們捍衛對性自由而言不可或缺的纏擾自由」

瓦礫

«Nous défendons une liberté d’importuner, indispensable à la liberté sexuelle»《世界報》,2018年1月8日翻譯 / 瓦礫圖片 / 媒體原始配圖 論壇 強暴是一種罪行。

辦公室訊息

瓦礫

佔校者聲明中所張貼的照片 https://paris-luttes.info/un-soir-de-mai-a-l-ehess-10134作者 / 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行政辦公室翻譯 / 瓦礫譯者註:法國高等教育學生,為了抵抗新任總統馬克宏推動的高教改革,在數星期以來以大規模罷課與佔校的方式進行抗爭。

斜槓夜記

瓦礫

斜槓夜記 「你知道外交部是幹嘛的嗎?」我還不認識的人問道。「我知道它的功能,不過沒進去過。」我說。剛剛你不是說什麼大使嗎?我疑惑了一會就不管了。前座兩個人紛紛議論起來,解釋外交部是幹嘛的。最後他們下了一個結論:「你跟著我們走就沒錯了。」 凌晨兩點,我從香榭大道的現場,跟另外兩個工人一起被移往法國外交部進行不知名的任務。

關於近期反性侵運動三篇補記

瓦礫

這是今年以來三篇關於 #metoo 運動與相關事件的觀察筆記,這裡純存檔。【本日深夜時段之新年沒什麼好過的詳情請參閱布希亞】(07/01/2018) 總而言之,因為最近是各大美劇天窗期,所以我就決定另外找樂子,結果發現有一大批講英文的Youtuber用發表影片的方式來吵架,還吵成各種不同的社群。

黃背心們與全國投機主義

瓦礫

原文:Les gilets jaunes et le national* opportunisme作者:Charles Kabango出處:https://blogs.mediapart.fr/charles-kabango/blog/221118/les-gilets-jaun...

真的假的黃背心

瓦礫

真的假的黃背心 「所以你覺得法國會變成集權國家嗎?」同事A湊過來問我。我想了一下,「我覺得現在還不會。」 「我也這麼想」他囁嚅道。這應該是黃背心第三次行動開始的前夕。連續兩星期以來,這個短時間內就拉起數十萬人支持的運動,成為整個國家,或至少整個首都的話題。

【本月沒時間之芒果口味國安感冒糖漿】

瓦礫

或 【選前選後感言之要我賣國我還不好意思賣你假貨】 我中學時代的英文老師之一,現在看來是個政治相當不正確的存在:看似近退休的老人、喜歡在上課時發表政治見解,中文與英文都有明顯混濁的外省口音。不過他當時就討厭余光中的詩句,或許能幫自己加點分。

集體政治問題與香港抗爭

瓦礫

在台灣,因為國安法與反紅媒,再也沒有人提到什麼例外狀態了;因為韓粉的衝擊,再也沒人提到什麼眾聲喧嘩;因為香港警察罵人蟑螂,讓人突然發現政治裡非人化的效果,短期內講什麼中國賤畜的人也突然少了。但這代表台灣社會就此長進了嗎?我沒看到認真的反省,只看到惡的地下莖依舊不斷增長。

如果我們真的都是小丑?(注意:全劇透)

瓦礫

結局只是一種逃逸 不只是對角色本身而言,對編導而言也是如此。【小丑】的結局,對於習慣純粹單線敘事的人而言或許帶著某種難解的緊張,但只要把電影所呈現的所有內容——包括顯然是幻想的橋段、與幻想彼此衝擊的所謂真實橋段,以及某些可能被詮釋為真假難辨的橋段,都改從主角位置出發來觀看,其實對角色發展軸線的影響方式與重要性並無二致。

假新聞只是開端

瓦礫

這是評論最萎敗的時代,也是評論最繁茂的時代 是邏輯滋長豐盛的時代,也是邏輯最空洞的時代 中文世界幾乎無人知曉的荷蘭史學家華勒斯·史轁(Wallace Stahl)在其2013年著作The Summit of Communitism [De top van het communi...

關於台灣作為大國戰場的二三事

瓦礫

如果我問,在韓粉、英粉、賴粉跟郭粉之間,哪一群人對中國政府更親近,對你來說,答案會很清楚嗎?如果問題改成是,哪一群人對川普政府更親近,對你來說,這會是一個尷尬的問題嗎?關於這個主題,網路上充斥著太多難以引用的證據。比較有代表性的可能是《民報》在2018年12月的社論裡所說:「美國...

《Endgame》終了與《驚奇隊長》之類等超級英雄電影短札

瓦礫

所以,驚奇隊長一回地球以後第一件學會的事就是上粉底塗口紅,真的只有我才覺得這玩意挺討厭的嗎?或者這樣說:有很多人覺得《驚奇隊長》是一部女性主義電影(乃至於某位偉大的編劇導師主張驚奇隊長劇本很糟因為裡面的女性主義都是「舊」的,連結忘記在哪了),但對我來說,這只是個比較性的問題。

其實並不是 #metoo 的錯

瓦礫

自從2006年創立,2017年廣泛傳播以來,被稱為當代重要社會運動的 #metoo 在美國與世界各地成功鼓勵了無數的女性與男性公開陳述自己遭受性侵害的經驗,至少在美國一地就揭發了數百名加害者。這場運動的獨特性質與廣泛影響,也自然引起許多檢視和討論。從運動發起至今,從Harvey Weinstein到James...

巴黎內外,與phở對話

瓦礫

「全世界最好吃的phở在巴黎!」這句話在各大媒體上已經見到不知多少次,據說最有權威性的來源是一位台灣美食作家,但我相信,無論有沒有看過那篇我已無從考據的文章,很多人都對這句話並不太陌生。事實上,除了像是香港美食家蔡瀾只吃過一家巴黎phở店,就勇敢地在自己部落格上打槍說沒有墨爾本勇記好吃云云,或某些食客認為沒有紐約或倫敦好吃,或說越南菜怎麼可能在外國更好吃的本位主義論者之外,承認巴黎有著大量質...

是否咖啡

瓦礫

第一次在這裡發言,我決定問一個問題。剛剛發現,「什麼是冰拿鐵」這個問題,很難給予哲學式的,或者說至少夠清楚的回應。什麼是冰拿鐵?是否與溫度有關?有關的溫度是以咖啡還是以環境為主?杯中是否一定要留下冰塊?什麼是冰?什麼是拿鐵?有沒有可能拿到一杯絕對不是冰拿鐵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