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0 篇作品累積創作 52808 

《羊吟之時》25(連載過半,想聽聽讀者諸君的書評呀~)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是嗎?說到這點,我也是勉勉強強。” “對吧,果然完治你也是這麼認為吧,所以我才不敢生養孩子呀,生怕變成了報紙雜誌上所說的魔鬼媽媽。” “管理小孩子有時是挺讓人頭疼的。” 我晃了晃酒杯,這紅寶石色液體裏除了酒精似乎還偷放了別的奇怪成分。

《羊吟之時》24: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審時度勢之後,我決定利用父親這一身份對他發起攻勢,從頭到腳、從表面外觀到精神內核,都力盡儒雅且不失威嚴地挫敗少年銳氣。可惜的是,一輪疾殺下來,這小子除了在我面前略顯緊張,對我的蓄意攻擊倒是回應得雲淡風輕,我不由愣住,心想該不會是遇到了傳說中的ATB吧。

《羊吟之時》23: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此時此刻,我握著你的手,你握著棒球,熟睡中的你不知不覺間掌控住了進入我的封閉王國的密鑰,我亦如是。我緊緊地擁你入懷,在旁人看來,興許僅僅是兩具不相稱的赤裸軀體的相互貼合,但唯有我知曉,這是兩顆同樣孤寂已久的心靈命定的漂泊、吸引、分解、融合,直至撫平了彼此生命的褶皺。

《羊吟之時》22: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那時年幼的我常常止不住想求問,為什麼我親愛的母親總是在最不容易造成尷尬局面的時段裏現身。可惜自殺身亡的她再也不能告訴我真實答案,倒也算公平,畢竟好多年後,她品學兼優的孩子,也做過一些令她生生蒙羞的小事。讓我們短暫回溯一下,她的在天之靈興許早已忘懷的那段往事吧。

《羊吟之時》21: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噢,但我不願意去暢想一株他日的茉莉花爬滿蟲卵之時,在這些不幸的災難發生之前,我一定能想出什麼好辦法,令你永遠童真無邪地倚靠在我身邊,你只愛這副寬厚偉岸的肩膀。更何況,以我作為過來人和隱秘觀察者的經驗來說,我們能得出一個激勵人心的結論,時間之神偏愛未成年的鮮活女孩,他容許她們長得...

《羊吟之時》20: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我對此窘境不明所以,這是女孩子的初潮呢,還是正常的生理期到來呢?大概每個男生小時候都曾經遇過類似的狀況吧,突然瞧見女同學裙子上紅當當一片,因為潛意識告知自己絕不會擁有相同經歷,有些人會毫無廉恥地放聲嘲笑,或因為被這衝擊性畫面擾亂頭腦,有些人乾脆若無其事,誤以為埋頭書堆就是對女孩展...

《羊吟之時》19: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著迷於使用烘乾機的貧瘠人群,想必是不曾目睹過——溫煦和風吹拂起或雪白或繽紛的布料,心愛人兒的寬大裙擺亦迎風起舞,共同沐浴在黃澄澄的微塵裏,沖著看癡的自己蕩漾開粉唇貝齒——如此一幅流光溢彩的人間妙景。我背靠院內籐椅,捧起一本輕盈的書籍,佯裝享樂於文字的海洋,歡愉的神經卻迅速蔓延到你...

《羊吟之時》18: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爸爸”,這個意義非凡的詞語從你小嘴裏說出來,究竟引起了怎樣短促的狂喜,以及多麼空曠的失落,我不知道該如何向你形容個中的複雜性。我回答道:“比如完治這樣的?莉香,你不用太在意我們對外公開的關係,且把我當作最親密信賴的朋友即可。” 你乖順地點了點頭,輕輕喚了我一聲“完治”——天啊,...

《羊吟之時》17: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我在她留下的日記裏發現,原來母親曾經一度想將我和父親先行送上黃泉路,但究竟是哪個原因改變了她那個陰暗自私的計畫,如今也已是無從得知了。父親很快就續弦再婚,早在婚禮之前,我便見過那個女人。在母親最喜愛的檜木浴缸裏,在母親精心描繪的全家福油畫前,我親眼目睹她和父親赤裸纏綿,就像一對醜...

《羊吟之時》16: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完治,真的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嗎,或者某些應該讓我知情的消息?” “你指的是什麼?” 我強作鎮定自若,但願潤次郎從這張臉上覺察不出任何貓膩。“這個叫德英萊·李詩汶仁的泰國女孩,關於她的父母,你是否具體瞭解過或接觸過嗎?” “莉香,你以後應該叫她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