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善者,但如果可以的话,关于持续为女性和困境群体发声的文学创作,关于用稿酬成立慈善基金会,这些理想化过头的事情都想要试试看。

《羊吟之時》15: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總而言之,我們就像是活在21世紀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滾燙真愛註定受盡寒世涼禽的萬般刁難,它們小得可憐的腦袋除卻斟酌惡行別無他用。

既然你繼父不知錢財好歹(我承認這有些出乎意料),我便得儘快改變應對戰略。炙熱陽光下,你的眼淚晃得我昏眩發沉,一個大膽激進的念頭油然而生,恍如地獄來的惡魔在我耳邊呢喃不止——

殺了你的繼父……

殺了莉香的繼父……

殺了、我的莉香、的繼父!

我被它不懷好意的引誘嚇得膽戰心驚,可又轉念一想,你已然向我獻呈世間最璀璨透亮的寶珠,我還能在這等節骨眼上臨陣退縮嗎?來吧,小林完治,毫不猶豫地斬除掉礙事的荊棘吧,又不是從未動手幹過——羅密歐這匹頭腦發熱的莽夫,朱麗葉這位愚蠢疏忽的小美人(她才14歲,對她客氣點吧)——你斷不能放手任由心愛之人滑向那樣糟糕的盡頭,沒錯,情狀當真發展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莉香,你年紀尚幼,難以對此感同身受,你完全想像不出一名成年人為了擺脫來自年齡與社會的局限、苦心經營在人們面前的優良形象需要備受怎樣的煎熬。身騎白馬而至,溫柔吻醒深受夢魘之苦的小公主,這樣的幻想是美的;屈膝跪在小女王的腳下,被她授予獨一無二的英雄騎士勳章,那樣的志向也不賴;但若是換上一位平平無奇、日復一日地囿於脫髮和裁員困擾的中年大叔,誰要在乎他內心的萬丈波瀾,誰要迫不及待地成為他。

“莉香,你聽我說。”我凝視著你梨花帶雨的容顏,“你今天千萬不要回家,知道嗎?”

“為什麼?繼父他會更生氣的!”

“噓,噓,莉香!”我握住你的肩頭,“你必須聽我的安排,他連我都敢打,何況是你,他現在不喝酒,但誰也保證不了他永遠保持清醒!”

你眼神僵直,身體卻越發顫慄不安:“那麼,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你可以住在我的公寓,或者我給你訂個酒店房間,離我公寓最近的酒店,這樣我隨時都能照看好你,確保你的人身安全。”

你仍舊猶豫不決。嘿,我保證這個請求確實是出於你安全的考慮,現在可不是琢磨情欲的好時候。我通過網路搜索引擎,關於“泰國未成年人失蹤超過多少小時才能立案”這則問題,答案竟是眾說紛紜(其中一個相關網站的主題是‘教你如何成功誘拐未成年人’,以及細小幾排‘僅供娛樂,請勿犯罪’之類的免責聲明)。真是可惡啊,無論如何我得抓緊時間,盡可能趕在你繼父那顆發育偏差的笨腦瓜琢磨出借助警力尋女返家之前,將事情辦妥。

我一步步地指引你,開口說出,那個該死的醉鬼從早到晚經常出沒的場所。我並沒有在你家裏動手的打算,那裏充滿著許多你與亡母的溫馨回憶,你家附近的監控盲點會是更好的選擇。買兇殺人也是個便利乾脆的選擇,可我不擅長跟泰國地頭蛇打交道,潤次郎可能認識那方面的勢力,但若是頂著一張純良老實的臉出現在潤次郎面前,對他說“嘿,兄弟,幫我找人殺掉一個膩煩的傢伙”?這麼做顯然錯誤評估了我與潤次郎之間的便利店營業式交情。

但願你能聽得懂這則奇怪的比喻。總而言之,我的意思是,在祛除白襯衫污漬之上,我更傾向於自身親力親為——首先混合適量溫水及小蘇打,直至小蘇打完全溶解,再將不幸染上污漬的白襯衫放置於溶液裏浸泡,務必戴上手套適度揉搓污漬處,最後投入洗衣機攪拌脫水,惱人的污漬便自然而然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除此之外,在垃圾桶或者其他發出異味的地方,都不妨灑上少許小蘇打,將會起到相當稱心如意的除臭效果哦。

讓我們暫且跳過這段更奇怪(確是煞費苦心想出來)的家務科普,將珍貴的生命快進幾小格吧。度過了驚險疲累的一晚後,我睡飽喝足,特地早起,專程出門探訪潤次郎的異國豪宅。

“喲,完治,想好這款香水的名字了嗎?”

潤次郎睡眼惺忪地給我開了門,看樣子昨晚沒少開派對。

於是,我把從你那裏榮獲恩賜的香水名號告訴潤次郎。

“Neverland?哈哈,我懂你意思了,真是個好名字啊!”潤次郎讚歎道。

潤次郎洗漱完後,邀請我共進午餐,說是午餐,其實只是點外賣披薩可樂。

“我取消了家政服務,畢竟也是時候要收拾行李回家了。”

“是呀,沒必要再久留此地了。”

我們一邊嚼著平價速食,一邊漫不經心地閒聊來去,此情此景,令我不由想起平淡樸實的大學時光,那陣子我尚未受邀探訪潤次郎的宅邸,與其父母及青梅竹馬的未婚妻共賞盛宴佳餚。

“Neverland,真是個好名字啊~”潤次郎懶懶地靠在沙發上,摟著抱枕,“完治你呀,在工作方面是沉穩內斂的頂尖專家,挑不出任何毛病,但你私底下也會不時展現出孩子氣的一面,你能提醒身邊人不忘翻看回往昔想要停駐的時光,這就是我愛和你深交的主因。”

潤次郎當著我面說了一通意味不明的話。大概又是司空見慣的誇讚吧,我無意斟酌其中用意,畢竟這些都不是接下來的重點。

“潤次郎,我有件要緊事想懇請你幫忙。”

莉香,請為我應援鼓勁,我終於要為我們的幸福,而動真格了!


●繼父

放在明治維新時代,潤次郎的前世(或該說是先祖?)大概是喜於平日邊轉悠著小錢袋、邊混跡各大花柳巷的富商少當家,可一旦辦起務須正經事(比如換月代頭為西洋短髮),效率則快得絲毫不落人後,這點上潤次郎可謂深得真傳,無愧於名門之後的稱號。

這不,拜託他落力打點的問題,很快就傳來了令人滿意的回復,儘管這其中少不了一套符合正常世道的你問我答流程。


未完待續,持續更新原創文學小說,您的追蹤、五拍讚賞和評論,光棲都甚是感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羊吟之時》14: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羊吟之時》13:情慾樂園的盡頭是地獄

《羊吟之時》12:情慾樂園的盡頭是地獄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