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博士讀書筆記

談科學講理性有態度,遊蕩在世界盡頭的知識分子。因為客觀所以無法中立。

【小博士读书笔记】社会达尔文主义错在哪里

發布於

《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 By Richard Dawkins)读书笔记之一

    虽然科学和理性思维提醒我不能迷信权威和搞个人崇拜,但理查德·道金斯博士无疑是我心目中的学术大神。他于70年代在进化论和自然选择方面的研究成果影响了近40年欧美发达国家在政治经济中的诸多政策以及大众道德观念的转变。在科学界,我们熟悉的科普著作如《枪炮细菌钢铁》《人类简史》等,其中的不少理论也是建立在道金斯博士的学说之上。《自私的基因》也是让我重塑三观的一部重要读物,读后所受到的启发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今天就简单谈一下怎么通过这本书的主要理论来认识和反驳社会达尔文主义。

理查德·道金斯博士和《自私的基因》。The background image source: https://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8/02/16/viewpoint-rethinking-scientist-richard-dawkins-classic-book-selfish-gene/. The book cover image source: https://global.oup.com/academic/product/the-selfish-gene-9780198788607?cc=nz&lang=en&. The combined image was created by 小博士讀書筆記.l

    在自然选择的过程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达尔文对生物进化过程的科学阐述。19世纪初,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和托马斯·马尔萨斯(计划生育的理论依据也来自于同一个Thomas Malthus)提出社会发展也应遵循自然选择中适者生存的法则才能实现人和社会的进化。那么应用道金斯的理论来分析,社会达尔文主义究竟错在哪里呢?

    首先,社会达尔文主义是建立在对进化论非正确的理解上,这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对于自然选择的基本单位没有正确和一致的认识。达尔文的进化论和社会达尔文主义都认为在自然选择的过程中适者生存 (survival of the fittest),但是谁才是这个适者呢?是身强体壮的个体?是通力合作的族群?还是抽象(或称为想象)意义上的社会组织(比如联盟、宗教团体、国家等)。道金斯在严密地逻辑分析和研究大量生物学实例的基础上指出,自然选择的基本单位是决定生物体特征的基因*。每个生物体,包括人类,在自然选择中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作为基因复制和传播的载体。

    反观社会达尔文主义,在对谁是适者这个问题上,从来没有科学的认识。究竟谁是适者生存的候选者,完全由拥护该理论的个体来进行理想化的解读,通常基于所谓的某种独特文化或传统(食物的偏好,语言等)、某种身体特征(最典型的如肤色,体型等),某种宗教信仰或社会组织形式(阶级,国家,联盟等)等。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个人或群体,常常会将个体或某个族群的存在进行浪漫主义和史诗般的描述以展示其优于其他群体的合理性。这种自说自话的言论看起来可笑,但产生的影响完全可以将人类社会推向最黑暗的边缘。

    19世纪初,受达尔文进化论的启发,一些学者提出要用“科学”方法提升人种素质,并批评社会福利使得“低端人群”得以存活,由此即产生了优生学(Eugenics)。不久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大肆宣传并立法保证这种优生学得以实施,大量所谓的“低端人群”被限制生育(如移民,有色人种)。优生学最狂热的拥趸莫过于希特勒。纳粹利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将社会达尔文主义和优生学理论强化到无与伦比的高度,不仅要消灭所谓的劣等族裔,还要完全征服与之意识形态不同的各个政权组织。

    虽然纳粹和优生学已经臭名昭著,但当代仍然有各种各样将自身所在群体美化来为社会达尔文主义辩护的声音。比如,西方社会一些白人和华人对于自己在学术或科学技术上的掌握一直有着高于其他少数族裔的优越感。这其中最盛行的莫过于对非洲和大洋洲原住民的刻板印象(如所谓的“智商”论)。而事实是,在险恶的野外丛林中生存下来所需要的智慧并不比在大学或办公室里处理复杂分析和计算要少, 更别提对耐力、体力的综合考验了 (关于这一点贾雷德· 戴蒙德(Jared Diamond)在《枪炮、病菌与钢铁》(Guns,Germs, And Steel)有详细论述)。如果有人要将自己在现代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发展起来的基本生存能力(比如数学,计算机等方面的知识)归功于高人一等的思维能力和基因优势,并以此来主张有权占有更多更优质的社会资源,那真是不自量力且愚蠢(如果觉得获得了一个名校的学历或者有高收入就表示你拥有过人智慧和能力,那请试试来一次生存挑战,在热带雨林中赤脚行走并通过动物的足迹来获取猎物,看看你能活多久)。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自然选择的真相就是人作为载体为基因的复制提供工具和媒介。当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揭示出这个残酷的事实后,甚至有价值观崩塌的读者开始怀疑人生。但在断章取义之前如果深入详读就会知道,道金斯博士在“自私的基因”标题下讨论的重点其实是利他行为的起源及意义,以及作为人如何才能超越受自私的基因所控制的本能行为而更好地进行社会协作。

    基因的载体是人类作为一种动物的根本属性,但让我们最终与其他动物相区别的则是人性。这也就引出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第二个错误:用动物性代替人性甚至忽略人性。自私的基因决定了生物体要通过竞争来获取有限资源从而得以继续繁衍。但认识到人本身作为一种动物具有自私的天性(当然基因由于复制和传播的需要也让生物体本能中展现出利他行为altruism,这在以后的笔记中会深入讨论),是为了让我们能正视自身的弱点并在社会活动加以规避,比如要有完善的福利制度保证弱势群体也能获得平等的机会和各种社会资源。这正如我们承认与生俱来的惰性,并试图用良好的习惯来克服它。如果有人因这种生理上的惰性就说不劳而获是天经地义,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让我们授人以慷慨及无私,因为我们生而自私。" 出自理查德·道金斯《自私的基因》。The background image is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15/11/29/books/review/brief-candle-in-the-dark-by-richard-dawkins.html。 The quote was added by 小博士讀書筆記。


    然而现实中,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却常常利用人类的动物性来为自私和野蛮辩护。他们声称丛林法则(the law of the jungle)是世界运行的规律,弱肉强食(dog-eat-dog)是必然结果(当然还有我们耳熟能详的落后就要挨打)。按照这种逻辑,我们是否要抛弃现代医学技术对拯救新生儿做出的努力?就像古代斯巴达人那样,将不能忍受严寒和抵御疾病的婴儿像垃圾一样抛弃。最终下一代都将成为身强体壮的勇士,能够在温泉关以300人之力击溃波斯数万大军?我们是否应该取消养老金和各种社会福利?因为残障和老年人难以创造价值而只是在消耗社会财富?如果你觉得这些做法都太骇人听闻,那么我们可以设想一些更温和的社会政策,比如改变一下现在的婚姻制度和平等观念?我们是否应该废除一夫一妻制度, 因为这样能使成功人士获得更多配偶从而产生更多有“优良”基因和接受更高质量教育的下一代。我们是否应该全社会鼓励996 (9AM-9PM, 6 days per week),因为这样才能淘汰身体和心理素质偏弱的群体,从而促进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当然这些人也将更容易产生能够适合996的下一代)?这就是在社会达尔文主义拥抱动物性无视人性的逻辑下,我们应该采取的最优行为模式。有人希望生活在按照这种弱肉强食理念所建立的现代丛林中吗?

    社会进步的尺度从来不取决于精英阶层的天花板有多高,而是弱势群体的生存底线究竟有多低。人类文明的一次次进步体现在更多即将淹没于自然选择这一无情汪洋中的无助者被无私地托起并获得新生。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实质是为掠夺和野蛮厮杀获得的战利品寻求道德庇护。这样一个腐朽陈旧的思想,由于其在世界范围内造成的人权浩劫而早已被文明社会所抛弃。在那些依旧保留有两次世界大战的记忆,并希望以此为鉴的文明社会眼里,标榜社会达尔文主义不仅是愚昧的,更被视为对整个人类文明最大的威胁。

[专题][书评][征文][第1期]一个小小的实验v0.1.0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