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97 篇作品累積創作 393985 

你知道甘孜州有个德格县吗?|川西行(四)

无法

见识过了甘孜县的“繁华”和雪山景色,在去往德格县的路上,小N一路向我们灌输德格的逼仄印象。我在想,有多窄啊,无非就是像阿坝的雅江县那种,两山夹一河,城市建在半山上。一路上看了无数寺庙,各种各样的,有的在旷野间,有的嵌在山壁上,有的,更是建在山崖之上。

无疾而终的垃圾分类|成都系列

无法

今年二月,中国垃圾分类的传说甚嚣尘上。上海是试点,据说随后将向全国推广,成都的正式生效时间是三月一号。那段时间,全国看上海,上海人一边自豪于“全国素质最高城市堪为垃圾分类表率”,一边自己也紧张兮兮。传言很复杂,网络上各种段子满天飞,最著名的是说垃圾筒旁随时有人指导如何扔垃圾,那每...

洋芋和韭菜

无法

赞赏公民失踪了。

文明(也可能是野蛮)将至的多瀑沟|川西行(三)

无法

去多瀑沟的路上,小N一直念叨,攻略说路不太好,不知道我们的车能不能通过。我安慰他,通不过原路返回就是了,不会怪你的。从德格县城出来,沿着国道215线往白玉方向,在丁曲河大桥左拐,进入县道。一路在山谷间穿行,植被茂密,不像是高原。德格是甘孜州18个县里寺庙最多的县,总共有57座。

宋冬野,和我的粪坑

无法

看到朋友在微信群转了宋冬野那封“绝笔”的时候,我正在深夜的出租车上,刚和朋友喝完酒,晕晕乎乎,读得不很真切,只明白了要点:他的演唱会被紧急叫停了。你知道,公权力随便封杀一个人,在这片土地上,是最寻常不过的事,还别说是个“罪人”。我也只能徒呼奈何,为他感到遗憾。

3

表弟

无法

我表弟比我小两岁,但我的童年记忆,好像总是远远地站着,看他放肆奔跑,满头大汗地玩,看我舅妈扯着嗓门喝止:“龙龙!” 那时候,他是城里孩子,我是少年闰土,虽然是哥,有限的几次和老妈去市里看望外婆,在他面前总是有些畏缩。有段时间,舅舅从市里调回县城,很久以后听老妈说是因为市里计划生育紧,表弟的户口不好解决。

5

用DigiFinex和币安提现人民币

无法

第一步,注册DigiFinex,这一步很简单,用手机号码或者邮箱便可注册,需要下载一个谷歌验证器(Authenticator),IOS中国区可直接下载。第二步,从Liker Land充值到Digifinex帐户。首先:在Digifinex首页点“资产”按键,选择“充值”。

3

云端的禅修院|川西行(二)

无法

在从德格县出发到白玉的那天,原本的计划是半路岔出去,去看位于麦宿工委普马乡的多瀑沟。在导航+问路到多瀑沟的沟口时,车转前山,对面山巅上,赫然出现红色的密集房舍。我和小N同时惊呼出声:“哇,看那里!” 德格是藏传佛教圣地,辖区寺庙鳞次栉比,从甘孜县过来的一路,时不时为路边或开阔处或山角亦或半山突然出现的寺庙惊得吱哇乱叫。

川西行(一)

无法

川西之行是个一拍即合的决定,早在九月初,小N问我国庆长假要不要去露营,我犹豫未决的间隙,他又提出另一个选项:也可以自驾,你开车,去石渠。“好啊,这个没问题。”我本来是打算错峰,长假前找个地方去玩的。“可能就只有我们俩个哦。” “那也没问题,咱俩更好,自由自在,省得要迁就别人”。

2

万里江山一片红

无法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从前说的是白云出书的盛景,如今拿来形容中国的国庆,倒是更加贴切。国庆很厉害。为什么说厉害呢?因为全中国唯一一个和春节放假时间一样长的假日,就是国庆节。也因此,国庆是全中国人口大迁徙的第二个黄金时段,第一个当然就是春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