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2 篇作品累積創作 29370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Storm

胡搅蛮缠和专业精神,真是很难挂钩在一起。但偏偏就有这样的人。而这些特性,和教育背景无关。

尾声|我的两篇solo author 的文章都被接受啦

Storm

科学家的偏见和傲慢是极其可怕的,因为科学的目的和手段都是试图客观地描述、解释从而理解客观世界,而这就要求科学工作者们,必须时时质疑自己是否被成见、偏见引导、是否客观。假如这一点都做不到,那科学精神便死了。

自私|Ebbi的女邻居

Storm

世间有那么多手电筒一样的人,他们负责定义问题、指出问题;而别人要不是麻烦制造者,那就得负责解决问题。

朋友|琐事说“朋友”

Storm

看到朋友前面可能有个坑,我需要提醒她注意吗?

“我”怎么就变成了“我们”?

Storm

到目前为止,我是秉承小时候家里对我的教导,要多听、多想、多做、少说。可眼见着这样低调的方式也让我不得安宁。比如说,我加入了一个华人美食群,说白了,就是疫情期间从网上订购华人厨师自己做的各种特色佳肴。多简单纯粹的事情!可是,就这样,也有道德和政治立场要站。

续科研人员的悲惨世界:第三次审稿

Storm

续一下上次的话题,我的那篇文章第三审回来了。这一次,第一个审稿人不见了 (原因可以很多,比如他对该文章不感兴趣了,也可能就是没时间,所以没理会编辑部的约审);第二个审稿人表示支持发表。多了个第三审稿人,表示要大改,但是没有明确提出需要大改的地方,可以说语焉不详,但他大改的结论却很明确。

关于女权主义

Storm

和两个朋友M和B着手做起了podcast, 着眼点是通过采访理工科(science, technology, eingeneering, mathematics, STEM)女性科学家们,分享她们成长、工作、生活里的故事,关注女性科学家生活的生态环境。

科研人员的悲惨世界

Storm

最近一直在打架的状态中,因为我送审的一篇文章反馈回来了,需要大改(major revision). 对科研人员来说,修改文章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这得看是什么样的反馈。我决定借此机会忠实地记录一下,披露一下我作为普通科研人员的悲惨世界。被拒稿了该杂志水平是不错的,行内比较认可 。

近况和牢骚

Storm

最近颓废得看不了书,编不了程,写不了文字。原因多种,现实太过荒谬,加上个人生活的种种,也让我开始怀疑人生。开始誊写《金刚经》,以求静心;开始练吉他,让自己忘情。但无论如何,还是被天灾下的人祸、很多人玩弄于掌上的生活戏剧给打败了,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点平衡瞬间就可以蒸发,又得开始辛辛苦苦从头开始。

了解自己:靠自己,還是靠別人?

Storm

如何了解自己因为疫情一位好朋友滞留在国内已经快四个月了。从一开始被禁足在家里她的郁闷,后来找到节奏写东西的平和,到后来到了老家亲戚朋友们走动带来的压力和焦虑,以及她最近产生的自我怀疑,我从她那里都清晰地感受到了。她知道我看的乱七八糟的书比较多,问我有没有推荐关于心理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