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1102 

实验短片《眼中之蛇》背后的故事

柯之林

序 在故事之前 关于我自己 回忆起做这个定格动画/实验短片的经历,我真的只想说一句:“太疯狂啦!”为什么说疯狂呢,因为这个片子的制作过程是任何一个职业和专业的影像制作者都会翻白眼的。不过我不太看重专业和职业的问题,因为我想对于创造这件事,如果我们把它圈定在某个一小撮人才能做的事情...

对峙

柯之林

真实经历,现实主义小说。

2020年小结

柯之林

我本来不想写了,因为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但是朋友说,如果不写不面对的话,你会变得麻木并且忽视掉这个过程中重要的东西。我想也是,所以我还是写个总结让这一年过去吧!这一年开始的时候我没想到这么漫长,虽然我是早有准备了,我十几年前的时候就有准备2020年不好过了。

4th 心动网络XTapTap Indiecamp 总结——暂时告一段落的game jam之旅

柯之林

2020年12月最后几个星期是和Indie camp一起度过的,不过因为参加活动的时候一直在生病,而其他的队员也相对比较忙碌,所以整体来讲体验并不是那么深刻,但是我还是写一下,主要总结之后要注意的问题 第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是团队配合。虽然在比赛之前我们就已经达成共识说要做横版过关...

想象力与形式

柯之林

这片文章不希望被加入到任何其他人创建的标签中。我不太喜欢标签。而且,即使是同样方向的东西,也不意味着能以同样的标签来识别它们。起因是几周前朋友给我发来了她在独立影展上放映的新作QTGS(这不是这个作品真正的名字,之所以不放真正的名字,是因为不想给这个作品添加更多的争论)。

眼中之蛇

柯之林

*不正式的短篇寓言练习,写着玩的 从前有一条蛇,身体很细,它可以盘成小球的样子,瞎眼人把球塞到眼睛里,就能看到外面的世界。蛇对自己的作用感到骄傲,因它可以获得人类的褒奖甚至是崇拜,有些人甚至把它当作神明。除此之外,被塞入眼球的蛇会让瞎眼人的视力有所恢复,更确切地说,眼球会慢慢重新长出来。

贝贝

柯之林

这篇文章写于2016年,当时我刚刚开始摸索自己的语言,当时在做一个传播学的读书会,讨论的《群体性孤独》这本书,有了点灵感就写了。个人感觉不是很成熟的一篇,但是朋友说读了之后很喜欢,又让我觉得或许还有些可取之处,于是还是放上来。谢谢这位认真阅读我的作品的可爱的朋友。

如果这注定是陌生的语言……

柯之林

我最早开始创作大概是在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很热衷于写诗和童谣,然后一直到现在,我拓展了很多的风格,有些很有趣,有些不怎么有趣,不过,我始终是在语言中的,这是我重要的部分。但我很少去思考,语言的使用是否合理的问题,这对我来讲不成问题,我一直用简体中文写作。

机械复制艺术中的时间构成方式

柯之林

本雅明是一个相当具有混合色彩的理论家,相比于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他的观点更加贴近文学和艺术发展的实际,并且对很多的艺术家进行了深刻的分析和判断。文学方面,本雅明对波德莱尔,卡夫卡,普鲁斯特等人的作品进行了分析。在艺术方面,则对于当时新兴的媒介传播方式,如电影,摄影,以及批量生产的报刊等进行了关注。

将要

柯之林

为什么不说说我们的生活呢?什么我们的生活?好吧,不是你的,是我的。应该没有区别,分析到所站的位置。但仍不同,正如你第一次拒绝了我,我来谈谈,随便谈谈,请随意就好。我将要无处可去,不对,这是从过去绵延到未来的问题,然而我已经不再为此焦急,你会为了最终投入火山岩浆中的肉块而感到焦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