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林

无定形

2020年小结

我本来不想写了,因为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但是朋友说,如果不写不面对的话,你会变得麻木并且忽视掉这个过程中重要的东西。我想也是,所以我还是写个总结让这一年过去吧!

这一年开始的时候我没想到这么漫长,虽然我是早有准备了,我十几年前的时候就有准备2020年不好过了。我这么想是有原因的,2020年是我本命年,而我上一个本命年过的太惨了,2008年对我来讲是节点一样的一年。08年那一年我不小心摔伤并且骨伤误诊,导致我韧带出问题,有轻微的习惯性髌骨错位症,虽然髌骨是一块很小很不起眼的骨头,但是它让我的生活特别麻烦,直接让我在家打折扣石膏待了三个月,当时是小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回学校之后同学们都不太认识我了(小孩子嘛,心里基本上都会更关注一起玩的伙伴),然后回学校基本上就考试加毕业。习惯性髌骨错位让我不得不习惯生活随机的一面,因为这个骨头不太起眼,所以错位的时候去医院有点不值得。但是,我的膝盖很容易受伤,经常因为各种原因受伤然后髌骨错位,看到在原本位置的骨头离开原位是挺别扭的一件事,并且可以想到的,会很痛,所以我只能小心翼翼的自己把骨头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这样的生活大概持续了七八年,我害怕楼梯,害怕被绊倒,走路永远都是非常谨慎。我不想体验掰骨头当医生的感觉,虽然大概一周我就要体验一次……总之,这件事在我的童年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并且骨头受伤之后的几年基本上也有比较大的家庭变故,我不得不成长和变得勇敢。当时我就想,12年之后的这个时候,估计也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我应该提前做点准备什么的,我很难说自己真的在这段时间内准备了什么,如果真的有的话,那大概是直面的勇气。

然后来说说2020年,感觉可以被简单直接的分为上半年和下半年,首先是新冠肺炎的事情以及肉眼可见的动荡的加剧,引发了我很多的感触,这些情绪都被写进了上半年写的短篇作品之中,比方说《轮回的灯盏》、《云盒》,可以说上半年我基本上写作速度很快并且量很大,上半年的写作对我来讲很重要,因为我之前是无法写过万字的短篇的,现在放下自己写短散文的轻浮,认真构筑了一个连续世界,《轮回的灯盏》,特别是之前我写的比较散,但《轮回的灯盏》是有完整剧情逻辑的,对我个人来讲是很大的突破。然后因为受到戈达尔电影的影响,我的观察力变好了,写了一些跟周围生活相关的短故事,虽然看似都是幻想类,但基本上都是在生活中抓住了某个让我有感触的瞬间转化而来的。四月开始参加豆瓣的长篇拉力赛,想为写长篇做准备,开了一个新作品《循环留言》。虽然最后因为各种事情没能完成连载,但是连载中的两个多月的时间中,基本上每周都要更新大概三千到五千字,非常辛苦,不过也挑战了自己,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意识到了自己的很多问题,后来也有很多的思考,之后会继续挑战在2021年把它完成。

2020年的开始发生了很多事情,年初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因为共同想法很多所以很珍视,但是我对对方的要求很高,并且做了一些失礼的事情,导致对方后来完全不理我了。这个事情让我很难过,不过想到我自己也不属于那种喜欢自来熟的人,所以这做法我也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可以原谅的事情是这位朋友当时说过要一起做点东西出来,而对方的消失给我的时间规划造成了影响。

还是在年初,和朋友参加global game jam 2020,因为新冠肺炎改成了线上。同样因为疫情影响各种协调的问题没能做好。我也自己的问题,我不太擅长管理project的规模,对于一开始的评估没有做好,可以再提前准备一些。但是,跟大家一起开脑洞我还是很开心。

另外那时候因为新冠肺炎的事情认识了很多湖北的朋友,这完全是个巧合,总之就是疫情严重的那几个月有个湖北的朋友见了一个群叫“十日谈”,然后大家每天分享自己的作品和一些有趣的事情,然后也加我进去了,于是非常幸运的认识了很多热情和认真的人~另外还跟本科的朋友shui一起聊天通信,朋友给了我很多的力量。

二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改变很大的事情,认识了三年的朋友Q邀请我加他开的一个音乐分享的小群,Q在这方面非常专业,并且群里的其他朋友也是热爱音乐且非常认真的人。我之前因为心理状态的问题,不太能听刺激性很强的音乐,偏free和noise类的我基本上不会接触,即使好了很多我也完全没有认真对待音乐的想法。但是在Q的群里,大家让我不断开眼界,慢慢接触了很多不同种类的音乐。并且我通过听progressive music,发现了理解音乐的新方式,仿佛不可思议的打开了一扇门…… 重新获得了耳朵,这对我来讲是非常幸福的过程。Frank Zappa, Magical Power Mako,裸身集会,Beverly Glenn-Copeland ,阿部薰,Sam cooke,秋吉敏子,Sergey Kuryokhin,Steely Dan, 近藤等则, 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还有很多很多音乐家,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感谢他们让我重新发现了聆听的意义。

几乎是在同时进行的是对影像的探索,因为之前在CIAFF做过志愿者,而当时那届的主办后来又办了费那奇动画影展,沿着这个线索我看了不少动画短片,我印象最深的是几位我这里直接粘贴一下我给朋友的推荐:

推荐一些我非常喜欢的短片制作者和作品
水江未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Ub411t758/
 Priit Pärn(皮特·帕恩):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ts411Q77w/
(他的作品都非常好)
Georges.Schwizgebel(乔治·史威兹贝尔 ):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5s41167ZM/
Georges Méliès(乔治·梅里爱)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7411j7a4/?p=21
大卫·林奇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s411D7zj/
史云梅耶,奎氏兄弟的作品我就不放了,基本上都知道。
可能还有更好的作品,我接触的也不太多,如果有同好的话欢迎补充。

当然大卫·林奇主要是电影,但是我也很喜欢他的短片所以也放上了,后来读了林奇的两本传记,写的也很棒。关于动画的发掘是从年初开始大概几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也去看了纯学院派的作品,喜欢的不多,但是RCA的experimental animation的作品很好,如果之后足够努力我还是打算去申请一下这个方向。

三月份,朋友sdjds找我来写一个游戏的角色文案,她说可以胡来一点,不要受拘束的写就可以,然后我就随心所欲的写了,没想到这个角色蛮受好评,后来游戏也在一些波折之后签到了发行商gameragame,我们也很喜欢这家发行商的风格,再之后又奇迹般的在半年内拿到了版号,目前将要在AppleStore上架,已在steam上发布,发行商用角色台词加了些新设计做成游戏周边,我也收到一份,这对我来讲是很奇妙的体验。游戏链接:https://www.taptap.com/app/182469

我同时还在继续我的美学硕士生生活,经常会有课讨论以及论文,有时候还是需要忙一下。虽然之后不打算做美学方向,我还是会读一些相关的书,会有一些帮助。四月份完成了一个小论文的答辩,切实的感觉到时间在流逝。

大概五月的时候密集的认识了一些朋友,目前也是关系不错的,xwj和fsc他们比较接近文学圈子,其实我会尽量不会去接近跟文学圈子比较近的人,老实说,我一直在试图不那么明确的展示自己的身份,但是xwj和fsc都是很好的人,还有其他的一些朋友。我其实花了一些时间去接受,因为某种意义上还是跟我之前的原则不太一样,但同样也很感谢对方愿意了解我,因为我是个超级别扭的人hh

然后是因为看到了一个我对游戏设想的文章而结识的fst和ilan,其实他俩做游戏的方向很接近,fst的作品更多一些,ilan则还需要更多的实践锻炼。ilan对游戏的感觉很好,另外性格上也是很合得来的朋友,他问我要不要来mastodon玩,从此我的社交基本上都在mastodon和pleroma上。mastodon我是在nebula建的嘟嘟星云,一般简称星站。可以说那时候的mastodon氛围跟现在还是差别很大的,豆瓣和微博上的人涌入之后很多东西都开始有了“政治正确”而不能像一开始那样和平讨论。星站的气氛很佛系,并且成员人都很好,但是最终nebula站长决定关闭站点,于是我不得不再次进行赛博流浪。在星站认识的朋友里,比较重要的是zyc,一开始用英语交流比较多,后来在某个契机之后我们开始用中文聊天。和zyc的交流一开始并不顺利,我们经常有观点分歧,并且经常争吵,至今仍然有很多不太能互相理解的地方。但是抛开这些,是我一起合作游戏的最棒的partner,并且是性格超好的朋友。c作为一个programming language designer和game designer,视角跟一般的程序员并不一样,他对游戏在程序方面的审视更深入,但某种意义上也更危险,这是一条很少有人走过的艰难道路。c有很多优点,但是我最欣赏和喜欢的一点大概是坚持自己的标准绝对不放松一步,我想这种坚持肯定会让他的游戏变得更加出色。

七月的时候叫上了ilan,鲶鱼和zyc一起参加了gmtk game jam,具体情况详细见:这里

上半年集中写了很多的作品,大部分事情和交际还是非常顺利的,还发生了一件意外事件,我奶奶把我从家赶了出来,理由是我不挣钱并且看着很碍事,于是我就从住了二十多年的奶奶家搬出来了。我觉得这是我期待了很多年的解脱,但是这话如果不由她自己提出来我的离开就显得违背道德。换了住的地方之后睡眠好了一些,除了zyc非要半夜找我聊鬼故事的时候。新住处的邻居很好,我有时候会帮邻居遛狗,狗狗真好啊~

不过接下来我就面对了可能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最大难题,来自orangecat的质疑。这个分歧由来已久,但是orangecat是我非常非常信任的朋友,orangecat认为我老是在自我重复并且不思进取,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相信了这种说法,这对我自信心打击非常大,一方面我在继续写新的戏剧剧本,一方面对自己的强烈不自信让我越来越难以下笔,在写了《眼中之蛇》之后,我甚至觉得自己写短篇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另外一方面zyc一直在给我施加压力,关于游戏剧本的修改我基本上是非常谨慎,每一个决定都要考虑许久,直到最后让我忘记了做这些事情的最初目标是什么。这是让我非常痛苦的时刻。另外一个学校里的旧友总是有意无意的拿我和其他人做比较,或许她是出于善意,我不知道,但是我很难忍受,直到后来我提了绝交。下半年基本上只有负面反馈,我感觉自己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事情也没有进展。然后因为下学期有一个任课老师特别喜欢压榨学生干活,连我在内的同学基本上每周都要查找英文文献交一个五千字左右的小作业以方便老师可以推进他的研究写C刊,而出错之后又用各种方法刁难。另外除了作业之外加了学科数据库建设的工作,算是额外的帮忙,我一边应付学校里的事情,一边继续做作品集,一边考虑如何解决游戏设计上的问题以及写作的问题,还顺便跟Sam开了一个新项目,Sam是我所有cs背景出身的朋友里最有才华的一个,并且能够兼容不同的风格并有自己的想法,所以跟她合作我是非常开心的。这个过程中唯一陪伴我的让我开心的是音乐。

到11月的时候我基本上彻底失控了,身体开始出现问题,经常去医院,然后因为生病比较匆忙作业出错还惹恼了老师叫我罚站,被我拒绝了。让研究生白干活还要受惩罚这是啥恶劣行为。基本上大脑一片空白。

唯一比较高兴的事情因为在hideme那里买了不少漫画的缘故,开始对indie comic开始感兴趣,并且读了不少好的作品,印象最深的是Jim woodring,如果我有什么想成为的人,那必定是Jim woodring,因为他的世界太自由了,我也希望自己能那么自然的把自己想做的东西表达出来而不担心各种规则。

以及《Driven by Lemons》,这里贴一段我在豆瓣上写的评论:

这本太棒了,我看的心跳骤停……"Stop looking at me." 声音从漫画里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而随着人的阅读,形状渐渐散开,文字消弭,图像变的沉默而紧凑,新的世界缓缓展开。接着借助分镜,世界和世界联系在了一起,然而这并不是固定的,你只是在透镜里看到的一端,光谱的一重颜色。随着主人公无意间随意做的行为,世界抖动了,像把幕布拉掉一样回归到了线,绝对抽象的,而线条不断蔓延成新的怪物,直到吞没纸张,世界的边界线,阅读的最远处。“We defined the gods.” 主人公收回了绳索将宇宙推回原点,接着由于反作用力,它被撕成成了宇宙。直到看到拔地而起的树不断生长,直到这种延伸让分割叙事用的格子失去了意义,我才理解为什么这本书叫Driven by Lemons……

12月的最后参加了心动网络的indie camp,七天的game jam,说实话我参加的很勉强,因为作业加身体不好还要高强度做东西,具体过程可看这里

这样我就度过了惊心动魄的2020,下面是对这一年做的事情的总结:

  1. 写作方面       

《轮回的灯盏》 写给仍在这个世界上经受苦难的人,童话

《云盒》疫情期间的现实转化成的科幻短篇

《腹之兽》恐怖短篇的尝试

《狗博士》短对话戏剧

《将要》 偏现实主义的回忆,拷问

一些随笔和评论不再列出,大部分在matters上也能看到

2.游戏

(1)用flickgame做的点击游戏,基本上就是分镜的连接,很有意思,我做了三个作品,因为技术上很简单,所以算是独立完成的。

The twinkling of the world

The twinkling of the world 如果世界只是梦的一部分,而我们在其中循环往复

An Untitled Adventure

An untitled Adventure 那一切都是残酷的,也包含新生

Lightness

Lightness 魔鬼的天秤,通往无限的轻盈的瞬间

这三个游戏都可以直接在网页上玩,点击标题可以跳转到对应的游戏界面。

(2)我之前已经提到过的gmtk game jam的游戏 ,开发经历点此链接 ,游戏链接

需要下载才能玩,如果需要mac版本的试玩可以联系我。我作为主策划设计了故事和谜题。

Oliver‘s weekend,交互小说

(3)诗歌地图

诗歌地图,本来是想参加一个game jam,但是因为做的比较着急所以没能提交,点击其中的文字会跳转到其他诗歌,用twine制作

(4)Escape,心动网络 indie camp,之前的开发回顾里有提到,链接,作为主策划设计了故事和关卡。

Escape,讲述了一个小女孩在预言的洪水中拯救猫猫的故事(随便的介绍)


(5)老农种树,这算是我参与的项目,算是协助,链接

(6)……中间六月还参加了一次CiGA game jam,做的卡牌游戏,但是因为这游戏无法试玩加上我不太喜欢CiGA的主题,所以游戏就不贴在这里了~不过体验了一下数值策划的工作,感觉还是很有帮助的。

3 视觉尝试

因为一直在做作品集,做了很多的拼贴画,第一个作品是跟家庭有关,展现家庭中的人的处境,但是这边能上传的太小了,所以我还是丢个链接吧,链接

然后还有一些瞎搞的东西

算是我的ps练习

其他的都太大传不了了,matters真的好奇怪。还有一些我拍的照片,之后传到tumblr吧……

感觉应该没漏掉什么东西,终于写完了,总之写完对我来讲这一年就真的过去了,我要重新开始当混沌宇宙人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