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林

无定形

柯林的2021总结

 (編輯過)
大脑清内存之前回忆一下。

本来没打算写总结的,因为太忙了,但是感觉还是写一下吧,算是回顾一下今年做了啥,毕竟我记性太差了,不记脑子绝对自动清内存。我本来是打算只写一些正面的事情其他脑子清内存的,但是想想好像这样不是很公平。 相当充实的一年,也做了很多自己之前没做过的事情,跟很多东西和人告别,在前进的道路上有迷茫也有收获。

-----------

因为太忙并没能一次写完,而第二次再继续写的时候则是怀着一种严重厌恶和想吐的心情继续写。并不是因为对于回顾一事而感到厌恶,而是竭尽全力之后无路可走的瞬时间的虚妄。但是我接受这种虚妄,我把自己摆放在那无垠的空间中,看到我自身周而复始的死亡。如何描述那种来自时代,来自生活,来自每个瞬息的力的角逐?如何能在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和失望中继续选择自己的道路?我很累,非常累,我没有保留任何的力量,结果就是我比别人更容易看到目前我自己的问题所在。我不愿意承认这一切是辛苦的,因为我骨子里是相信还是能做到些什么的,哪怕是对别人没用,对我自己有用就可以了。选择自己的方式,没错,不是标榜自己是什么,而是尽全力去找到自己真正期待的东西。而在这条道路上,会有多少次多少次忘记初衷?我不太清楚,但是我觉得我总是因为过于用力而忘记那些最初轻松的心情。我觉得能继续笑着走下去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心态。我不排斥轻盈,但是我排斥把轻盈作为一种精英的形象。如果什么人能为自己的生活而笑,那么一定是从生活的内心深处发笑,而不是单纯地玩梗或者做一些无用的戏谑的表态。我们遗忘的事情很多,因为这个时代,我们的周围,发生的糟糕的事情有那么多,以至于好像如果能够继续行走是一种忘本的行为,当然,如果可以,如果能做些什么,当然还是要做的。但是,因为选择了艰难的道路而忘记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前进,则就会变得丧失信心。所以还是要多笑吧。我虽然无法令任何一个人笑,但是我却坚持调整自己的心态,尽量保持一种单纯的状态。我终于意识到我不能让任何人笑了,如果不是那些人自己选择发自内心地露出勇敢的笑容。鼓励别人笑的我对别人来讲有时候只是骗子而已,我无法通过话语来传达我的勇气。所以我只能加倍努力用自己的作品来做这件事,但是我做到了吗?我不知道,有一些做到了有一些大概没做到,那么没做到的话是不是该死呢?我觉得不该死,我还是要继续笑着走下去。我觉得他人的鼓励是很珍贵也是很虚妄的。因为当其他人开始鼓励你的时候,很有可能只是因为你孤立无援,而不是因为真的了解你到底想要什么。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当这些人愿意把你当成垃圾的时候,你会变得毫无反驳的余地。这算这么呢?我不要这样的友谊,我不需要任何不理解我的人接近我,我厌恶那种鼓励。如果那种鼓励里毫不包含对我的真正理解。2021年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真正意义上的摆脱幼稚,也真正意义上走入更加艰苦和黑暗的地方去。其实与其说是我做到了什么,不如说我的坚韧程度,我百毒不侵地程度被加强了。那么,一个人生活的标准被艰苦的生活降低了,这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我不知道如何评价,但是我确实在这之中了解到了我之前并没有思考的问题。但是正如2022年的我写下这些字时候的心情一样,我根本不知道以后会走到何处,如果说之前不知道走到何处是一种浪漫的说法,那么我现在则要逐渐承担这种自由行动背后的艰难。当然我不会放弃,因为我不知道其他的生活方式,不知道如何才能违背自己的天性活下去。与其说是我的纯粹,不如说我本来就太过于讨厌平庸的行径而变得强迫症。但是,谁会管一个天生神经敏感的人有没有强迫症呢?生活是一视同仁的,你甚至不能因此为自己的软弱做更多的辩护。如果我愿意,我真的很希望对于去年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说,但是还是得说,因为我真的会忘掉。

年初遇到的最让人难受的一件事是2月4号告别虾米音乐。 我在虾米认识了不少好朋友,也在趴间跟朋友们一起听歌,而这些事情都成为了过去。 我之前并不是一个听歌特别认真的人,但是在朋友们的影响下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地球在虾米关闭的时候开了一个ALL TOMORROW'S BOOGIE!!! 的趴间,然后大家听歌连续听了超过24小时。我在趴间听到shindigs的《Play with me tomorrow》,感到非常难过。那个时候我有预感今年可能会失去更多东西,网络环境越来越糟糕,语言和自由都被更多的剥削,但是现实发生的事情永远都比自己的预计要觉得糟糕。我一直觉得对抗糟糕的方式就是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我一直以苛刻的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方式贯彻着我的意志。试图储存音乐数据,但是最后却变得释然,比起囤积更重要的是时刻有愿意了解新事物的认真的心。

1月份的时候我的大学同班同学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在我家住一段时间。她的父亲家暴她和她的母亲。于是非常罕见地,我家里竟然住了我爸妈之外的人。我的同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她选择来求助我的原因无非是觉得我家里人好说话能够很好的对待之类的。而她也确实得到了这些。我并不是那么喜欢她,虽然我们已经是7年的同学和朋友了。不过我们依然能做朋友就是因为彼此之间保持一种疏离的关系吧。她之前明确表示之所以喜欢跟我玩就是因为我并不喜欢她,这让她感到放松。不过我不会主动维持这种朋友关系,所以之后会发生什么也不好说。不过从我家离开后,同学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最后也拿到了非常高薪的好工作,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总之祝福她吧。

今年上半年去了两次北京,一次是和家人一起去看亲戚,一次是去核聚变。每次去北京基本上都去见了早,算是为数不多的从本科开始到现在依然还联系的朋友。和早去了木鸟书店,其实说起来我开始看漫画也是因为早。受gamera game的邀请,我们《老农种树》制作组的朋友们在核聚变见面了,并且为了新作的开发事宜去了一罐盐工作室参观。在一罐盐发现之前19年就跟老板见过面以及微信上的一个朋友在一罐盐工作,奇妙的缘分。比较遗憾的是在北京的时候没去找鲶鱼以及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去游戏群的聚餐,现在很多人都不在国内了所以也不知道下次能见面是什么时候,不过跟ciga game jam时期的朋友一起逛了逛和吃了饭还挺开心的。跟之前的朋友ilan逛了逛核聚变。每次来北京都迷路这次也不例外,倒是我的基本操作不再细说。

五月份终结了一段扭曲的关系,也让我不得不放弃原定于2023年完成的游戏《****》,当然对于这件事我没有遗憾,因为我本身就在做非常艰苦的工作,并且我对自己做的事情要求很高。如果我一直接受到的是负面的反馈,我崩溃是很正常的。而我也不可能在无法处理好自己情绪的情况下一直忍受别人对我的贬低和评论。通过这件事我默默在心里定下了一个规则,绝对不跟公私不分的人合作做作品,因为他一定不会尊重你的想法和理解你的苦心,他只会自私地从他自身的角度考虑,并且迁怒于人。然而这件事给我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我发现自己的言行都可以被完全跟我无关的角度解读,并且对方还自我感觉良好。但是我该说该写的还是得说和写,不能因为别人不喜欢就放弃。

六月份因为很曲折的原因认识了饭(是因为大傻向我推荐工作最后我没去但是加了他联系方式),然后被饭推荐去看了《孤高之人》。希望他的游戏项目也能顺利,他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

从去年年底开始身体就一直不好,说不上来,就是上身一直是持续疼痛的状态,不知道什么原因,严重的时候根本没办法做事,每天都经历着反复持续的疼痛,没少去了医院检查吃药但是不管我做了什么,疼痛都没有一丝一毫消减的迹象,但是去医院花了不少钱,心疼。有很多很多在医院的记忆。因为还要上学,但是因为疫情原因可以选择不返校。所以我就不返校上半年一直在家里,主要是忙申请相关的事情,同时也是休息身体。我打算上完这个硕士再读一个艺术相关的硕士,这个打算已经很久了,从2019年开始,中间各种心态起伏,也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方向。上半年还在思考要不要申请视觉传达专业的硕士,也做了很多准备,平面到拍摄我都做了。但是眼看想申请的学校学制变短,我心里从实际出发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但是真正让我彻底决定放弃原来选择的方向重新申请的原因是从春天做到夏天底的实验短片。本来这个短片是申请做的项目,但是因为我太看重以自己的意志完成它所以跟申请辅导的老师也闹掰了。我真的不缺一个学上,但是我必须按照自己的意志完成自己的作品,我不想后悔。这种反抗性让我的行为再次变成了自学。我开始学Dragonframe4。我对动画以及定格动画的拍摄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但是Dragonframe是非常友好并且容易上手,所以我学的并不慢,然后又有定格动画CN群里的网友阿兴教我,所以Dragonframe的学习相对来讲还是很顺利的。但是另外一件事就显得非常不顺利,那就是场景和道具的设计,我本是从幼儿园就不擅长做手工的人,结果做定格动画需要自己做人偶,然后我开始从各种不同质地的泥开始了解,然后偷懒买了相近的脸部模型放泥进去然后用刀进行雕刻,然后身体部分的重心调整对我来讲也很难做,不知道捏了多少铝丝然后组合成身体然后和头部拼贴,在这里感谢可塑钢和502,救我于水火。但是最终的成效依然很丑,但是由于我喜欢试着玩不同的效果,结果意外发现白茶油很适合用来做面部调整,甚至做出了超出我预期的古董效果。然后我用透明指甲油做了关节连接的补充,因为头部是软陶做的,跟颈部的铝丝材质不同,所以泥的部分变硬之后很容易碎。好不容易整出了能看的人偶,结果又在场景的设计上出现问题,并且我现在依然没有搞懂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果然有机会还是得买松下gh5!!!总之就是按照之前的设计用旧画框和老年杂志做了一个拼贴画之类,然后在家周围捡了很多的松枝作为装饰,然后铺在场景里的沙子是从鱼缸里拿的,然后还在施工中的路上顺了一点路上的红色石子。最后场景依然不够,然后我又设法用报纸作为背景做了新场景,效果还不错。定格动画的拍摄虽然后来观看的人说还不错,但是我自己实在是无法满意,我完全不懂动画,虽然有一些基本概念,但是这些基本概念根本无法支撑我把东西做的很丝滑,我看着非常难受,希望之后有机会能更深入学习这部分的知识。在制作方面我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欠缺经验和钱,虽然我所希望的就是不放弃可能性,但是现实却告诉我,我必须更加努力。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我也没有妄自菲薄的意思,只是觉得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拍摄中还意外找到了助手帮忙,感恩。关于其他具体的拍摄过程中的细节可以看《眼中之蛇》背后的故事,然后片子我放Vimeo了,链接点这里《眼中之蛇》。拍摄途中朋友告诉我目田书店正好有定格动画放映的活动,于是我的做完也拿去放了,据说放的时候吓到了小朋友,真是对不起啊小朋友让你看这么猎奇的东西……我是个实践型的动物,我学到的东西都是我自己手摸过学过一遍才知道的,虽然可能做的不好,但是相比于夸夸其谈我还是更习惯这样。我有一个感觉,就是做手工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现在场景和道具同质化都很严重,所以想找到合适的有趣的拍摄地点以及找到合适的道具都比较难。所以能够对各种材质有深入的理解并制作自己想要的风格并进行把握,非常重要。同时,做影像需要有两个方面的思考,这也是我在思考的问题,第一个就是,要把自己当成这个时代的人,对这个时代的真实进行更深刻的思考,并试图表现出最准确的面貌。另外一个就是,不要把自己当成这个时代的人,而是未来的人或者是过去的人,才能更好地理解不同的风格到底是如何形成的。这听起来有些精神分裂,但在这个时代想要做更准确的表达必须付出更多。

然后上半年还考虑过做图像小说,也受鲶鱼的帮助听了一些课和了解了一些知识,但是最终还是暂时没有选择走画画或者是设计这边吧,虽然我之后还是会继续画完印一下riso。我对图像小说的表达还是非常喜欢,这种表达方式让我对时间性的理解更加深入。我觉得图像小说/漫画,有一种对时间性的固定,这让很多的画面细节更容易被注意到。相比于电影这种非常依靠流动来展示故事的方式。漫画/图像小说允许读者按照自己的时间节奏来感受故事,而基于此,很多小的故事细节能够被注意到,并且整个故事能得到更饱满的关注。

八月基本上在准备秋招,但是很遗憾基本上都失败了。八月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考试,不停地写笔试,面试,分析商业游戏之类的。但是最后基本上没有过的,除了目前在干的这家。现在在的公司虽然不能说项目很好,但是大部分时候时间非常宽裕,性价比很高,外加可以远程,能让我非常舒服地调整工作节奏。我后来也有想,是不是因为其他那些项目都不太适合我,所以才没有过。

虽然很喜欢春天,但是更喜欢夏天。夏天的时候我经常在家附近的树林里散步,思考,有了更多的想法。八月虽然不太友好,但是我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灵感。也就是目前在做的【*****】这个项目上是我跟我的好朋友samzida之前没做出来的一个游戏的进化版。因为我很喜欢跟sam之前一起想的那些点子,所以还是非常想玩到这个游戏。但是我很快意识到这个灵感并不一般,而是一个非常有想象力和拓展性的灵感。我非常快地写了故事大纲,主要人物设计,以及一些关于玩法和场景的设计。

九月的时候还是回到了学校。我开始思考是否要改变申请方向的问题,感觉去某些很贵的学校对我来讲性价比不高。然后在我想要换方向的时候,我四处寻找信息,然后我认识了zyx,zd和mqx。这三位都是非常厉害的导演/摄影专业的学生。而大家都给我了非常严肃和专业的指导意见,我真的非常感谢他们,也希望以后能跟大家有更多的合作机会。因为我比较倾向于zyx申请的那个学校,所以就问了他各种事情。因为学校要交的作业很多,于是我俩在接近四个月的时间里都保持着一种非常残酷的关系。为啥说残酷呢?因为我要写剧本和拍摄。而xyz是非常严谨的人,他不是那种说别人不行别人克服不了弱点这种对人本身进行否定的人。但是,他会对作品进行非常严谨地批评和分析,直到能够达到专业标准。我跟xyz没少因为剧本问题争吵,但是这是一种非常友好的争吵,我在他身上学到非常多的东西。当然,至今我对强叙事的故事依然保持一定的警惕态度。但是我在技术上确实比之前要好得多。

值得一提的是,九月我也花了很多时间散步,思考【*****】的设计方案。Sam非常认真和热情地回应了我的想法。那个时候我每天都会跟sam聊我新想到的点。【*****】开始制作的时候,我跟sam之间的磨合已经变得非常好了。从之前只是观点和一些相互之间推送一些好作品,到能够在合作上比较顺利地理解对方。在那个时候,我之前听音乐认识的朋友麻袋来找我给我看了一个他之前做过的游戏的方案。他跟我发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做【*****】的设计,我觉得他跟这个项目很有缘分。但是因为经历了之前跟人合作项目不快的经历,我变得非常谨慎。我和Sam稍微考察了一下麻袋,最终决定让他加入。目前他依然是全团队最靠谱的程序和最有热情的队友。然后我叫了之前就感觉趣味相近的tga来加入到【*****】的开发中。因为我有意找了审美人品和能力都很不错的人,于是团队气氛非常好,我们也想出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点子,大家也很沉浸在里面。我自己的状态也非常不错。因为设计【*****】的原因,我遇到了对我来讲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品。也就是Mother地球冒险系列。Mother本身就具有我很喜欢的气质,充满冒险和实验的精神,但是又不失温度。并且这个系列的制作人跟我一样也是出身于文字相关的专业而不是游戏。我同时感受到了两种激情,一种是来自于作品的激情一种是来自于作者的激情。作品足够实验,而作者也足够勇敢。Mother系列给了我非常大的鼓励。同时我也在补和思考一些很有趣的实验性质的rpg作品的设计。rpg游戏或许在玩法上不是最新颖的,但是它绝对是最适合传达叙事和实现很多有趣视觉点子的游戏类型。而我也被这种游戏类型深深地打动,这不是出于什么功利地考虑,而是因为游戏打动我的地方基本上都在rpg了。

九月的时候认识了跟我本科同学校的同学,虽然是毛象网友但是后来发现是同一个本科学校的,就很有缘分。然后这位朋友xw,彻底改变了我思考生活的方式。因为xw马上要去德国,在去德国之前她正好要来我生活的城市(也就是我们共同的学校所在的城市),然后我肯定是很高兴地答应了。xw跟我不一样,她是一直以来就是一个生活冒险家,并且在这个城市里认识和接触了很多人。她并不排斥生活经验,而是非常乐于感受生活中喜悦和痛苦的部分。她了解这个城市里很多小吃店,开了很久的,只有当地人才会去的地方。她会在半夜时候在街上走那么几个小时,只是因为觉得想看看这个城市没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我跟xw见面的时候,她带我去了很多的地方,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在城市这么有趣且有人情味,我感到有些愧疚,我之前可能确实是有点小瞧这个地方了。我跟xw在旧书市场逛了很久然后又去了一些破旧的街区看了看,一些很有时代气息的店很有意思。然后我跟她晚上去吃了一家开了蛮久的当地小吃(真的便宜又好吃),然后去她朋友开的酒吧喝酒。大家聊天喝酒用黑胶机放歌放到很久,这样的生活也是我之前并没有经历过的。我感到了一种从生活内在涌动出的勇气。我跟xw晚上三点快四点的时候在大街上骑单车和并且哈哈大笑。除了车子很难骑这个遗憾之外,我真的感觉秋天的风吹着在这么晚的时候放松还闯红灯骑车简直太美妙了。然后我们去了xw定的民宿,那也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90年代的装饰,一个很年轻的姐姐是老板,这个房子跟封印了一样沉静。第二天我们本来打算去一个很偏僻的韩国人开的饭馆吃饭,但是因为韩国人很任性有人数和时间限制所以我们错过了开餐时间,然后去吃了一家店的炒酸奶,这店已经在这边开了七八年,听店主聊了很多周围的变化,感觉很有意思。之后就陪着xw去理发然后下雨了。看着周围小学的学生大部队出来觉得自己已经这么大了啊。xw离开的第二天就是我的生日,我觉得xw就是老天给我的生日礼物吧,真的很感谢。xw带给我了很多冒险的勇气,在xw去德国之后,我自己一个人去了很多周围我没去过的地方,并且也认识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人。比方说学校正对面看起来很像是神秘组织并不经常开的一家小酒吧。进去之后发现是跟我差不多同岁的年轻人因为希望周末下班后有可以去的地方自己和朋友攒钱开的一个酒吧。因为跟老板比较熟,后来我经常在这边拿着本子去做【*****】的设计稿到很晚,并且有了很多很有意思的点子。老板也不强迫我点酒,我一般都喝点可乐这样(因为有时候觉得需要保持清醒)。或者是学校周围有一个很隐蔽的美食街,环卫工,外卖小哥还有各种社会上的人会在这边做着吃饭。也有一些打工者的孩子会在里面玩或者写作业。我看到了一些非常自然地普通人的生活状态,我深受启发。还有一些有趣的攀谈,比方说发现开旋转火锅店的老板之前是推拿师傅,因为觉得推拿太需要用力想要一份半自动的工作。诸如此类种种,有时候我也会在各种饭店里写【*****】的设计,因为我需要安静的环境。所以有时候就会变成,我在写东西,而中午下班的工作人员在一旁吃饭这样。我觉得餐厅在人员离开后的那种状态很有意思,工作人员不会把餐厅当餐厅,而是会进入休息的状态。

十一国庆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自己怎么更进一步进入影像创作去了一趟湖边,然后在湖边遇到了一个同校的新生,因为顺路两个人一起晚上去看了广场喷泉,我第一次知道喷泉旁边是可以上楼上观看的,那天人也很多,非常热闹的场面,就像是一起在看烟花表演一样。在我看喷泉的时候我又想起xw,或许是她给我的勇气让我能发现这么棒的地方吧。

十月开始正式在公司实习。一开始的时候虽然感觉还蛮轻松的,而后面就越来越跟公司价值打架了,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讲,确实不算很忙并且拿到了不错的薪水。虽然经历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人际关系,目前来讲也是在自己相对比较喜欢的工作项目里悠闲地工作,至于之后是否继续这就另说。十月的时候跟学校里一些做游戏的本科生聊天,虽然我只是旁听,但是依然感觉到大家很有热情。

十一月的时候再次处理了一下人际关系上的问题,比较彻底的。于是2020年以来两位一直评价和否定我的人,我都与之分道扬镳了。我意识到即使我做的事情并不被人承认,那么这个不承认的由来也应该是我自己,而不是别人。我不会把对我本人和对我作品的最核心的评价权交给其他人,我的失败我也会自己承担。

另外由于一些奇妙的缘分,我认识了nagi。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她是要做奇幻故事游戏。但是后来的时候发现她跟这个奇幻故事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nagi跟我一样都是一个身体有多个灵魂并且能够跟其他的灵魂进行沟通的人。为了方便起见,我们可以用表人格和里人格来描述这种情况,亦或者说是幻想出来的朋友。但是实际上,只有当事人才能理解那种跟另外一个“非我”之间的关系。nagi比我要开放,所以我也非常高兴地与nagi的另外一个“非我”(名字叫做佐恩)的存在聊天了。佐恩也是很好的人,所以我非常喜欢这种同时跟nagi和佐恩说话的状态。这大概是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遇到跟我状况接近的人,于是感觉到心里一直不被被人理解的地方融化了。另外我和nagi都是ADHD患者,这方面也有很多可以交流的话题。nagi是跟我经历有相似的地方所以能够相互理解的朋友,这样的朋友是很珍贵的。虽然我很忙,但是我依然答应了nagi来加入到她做的奇幻故事的企划里,并且作为项目负责来处理各种事情。虽然并非事事顺利,但是我依然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但是之后的走向依然是需要nagi付出勇气继续坚持下去。

11月同时给【*****】找了新的主美,制作过梦日记同人作的漂流。是一个非常认真苛刻并且又热情的人。

另外之前种树组的开始做新作了,虽然我没有完全跟进,但是也是提了一些建议,之后这边也会有一些文案的工作要做。

12月的时候去看了李凝老师的放映会,也很高兴能跟他本人聊了一下。因为我大概很久都没有看过实验类的影像了。而他的创作又纯粹又勇敢,给了我很多的信心,之后我在自己做2min短片的时候也做了一些新的思考。

12月底的时候跟律一起去实景场地拍2min的小短片,虽然有很多因为技术问题没考虑到的地方,但是剪出来的效果还是很好的。

2021年看的印象最深的书是异常漫画出的《柘植义春全集1》,非常好的漫画,也很打动我。音乐的话我又开始重新听Talking heads了,并且比之前更喜欢。

2021年遇到了对我影响非常大的游戏作品《Mother》,地球冒险系列,支撑我前进的动力。

2021我完成了超现实极短篇点击游戏系列,链接https://acid-cookie.itch.io/

2021年是很忙碌的一年,如果再来一遍我也不会比目前做的更好,我尽力了吧。以后会怎么样,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毕竟目前我能看到自己身上的问题可远比可能性要多。但是这些问题我基本上都在考虑如何做出改变,万一做着做着事情就克服了呢,我还没放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