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106 

皮埃尔之歌

聿泠三

第一章 吉普赛之歌 一位列车员忽然停下来咳嗽了一下,坐在他下面的这位乘客停下嗑瓜子的手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列车员没有稍作停留,继续向前走去了。离得不远的一位少女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仿佛识别了那声咳嗽中带着可怖的危险,她屏住了呼吸。

夜色中的生命

聿泠三

我窥探 夜色中的生命 他们是否有五彩的绒毛 在黑暗中像流动的彩虹在奔跑 他们是否有柔软的呼吸 或者他们每到夜晚就变成了沉默的雕塑 太阳落下后,是不是只有我的时间在流动?我把眼睛瞪的大大的 眼光洒落之处 时间染成了夜幕的蓝色 然后天空有了银河

聿泠三

每到夜晚,空气里就会传来离奇的故事 马说听说我们在那里要一直狂奔,终日不歇,直到跨越整片大陆 鳄鱼说干涸的池塘里有我的表亲,他们威武又残暴,偶尔也会将彼此咬成两段,你们谁也跑不掉 猫头鹰也要加入进来,她说她都搞糊涂了,听说那边的鹰连狼蛛也吃进肚子里,真是想也不敢想 狮子甩甩头,发...

草地山岗

聿泠三

我把爱停泊在山岗上 阳光照的它红彤彤金灿灿的 于是它和一群白云似的小羊混在一起 一起跑来跑去 搅的草地像波浪一样起伏 我轻轻把你的名字写在草地上 明年春天的时候,每一株小草都知道 吃草的小羊就也知道了 它们瞧见你,就会叽叽喳喳的缠着你: 她骑着一朵小白云往天边去啦 她骑着一朵小白云往天边去啦

中二少年时期的古早旧文:饥饿使人自由

聿泠三

饥饿使人自由 美丽的食物总是让我害怕。它们看起来多么妖娆、细腻,多么让人垂涎欲滴,而我又总是在他们美丽的脸上看见邪恶狰狞且叫嚣又妩媚的笑容。所以每次吃掉好看的食物的第一口,是一个很难下定的决心。但我仍然在点菜的时候看着菜谱上的照片点我认为好看的菜, 事实证明 ,我点的菜基本都很难吃。

皮埃尔之歌 第六章 流亡者之歌

聿泠三

第六章 流亡者之歌 我知道你是细心的人,一定发现了我之前刻意没提过这个家伙。即便我多么忍耐着忽略他,他的闪光蓝的翻领衬衫也在充满毅力地拼命试图谋杀我的眼睛。别急着翻出我前面说巴特鲁不好的话来,事实上,我很喜欢巴特鲁。他是我的朋友,他有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小缺点并不妨碍我爱他,就好像略显刻薄这一点也并不妨碍你们爱我一样。

人类

聿泠三

这个物种该多么孤独 会发明烟火和爆竹 ——2021.2.26于巴黎同国内友人通话,听到漫天的烟花声音

皮埃尔之歌 第五章 羊皮卷之歌

聿泠三

第五章 羊皮卷之歌 人是不知道自己正处在命运发生巨变的当口的可悲物种。而此时此刻的我,得以短暂逃脱这样的平凡的厄运。我清晰的知道,我的命运发生了大转弯——一百八十度也好、九十六度也好,还是二百三十点零八度也行。我搞不清,也没时间在乎。伊泽会怎么办呢?

美人鱼

聿泠三

命运的线索就隐藏在繁星之间 一点一线 神的睫毛下 交织着网状的世界 你我的灵魂在这里一览无余 我轻轻张开手心 给你看我的成谜的执着、勇敢和 最轻的叹息就击碎的灵魂 一颗螺丝、一缕绒毛、两颗亮晶晶的泪珠和每个晚上的最后一缕月光 礁石只会冷眼旁观 绝不肯将秘密提前泄露 你用小鹿一样的...

水刻

聿泠三

无尽的宿命将我追赶 不,我不会扼住你的喉咙 它柔情的低语 跟着吧 跟着风走 看猪站在树上 看猫睡在洞里 你能把经文刻在水上吗?它回答:不要问我的名字 风是咸的 太阳的秘密 与数字有关

每一年的今天

聿泠三

所有关于时间的、命运的风暴 在我的世界中暂歇 旁人的狂欢是驱散焦灼的药水 神说:暂停吧我的孩子 看看今天这场盛大的烟火 于是我从飞沙走石的梦中醒来

月亮

聿泠三

没有地图 不相识的树木和建筑向我挤压 而时间的河在我脚下静默流淌 不急不缓,不因我的脚步越来越慢,而改变一丝节奏 我就迷失在这个地方 一无所知 带着天真和迷茫 漫无目的又毫无方向 前方潜伏着一个盒子 它冲破时间的枷锁向我袭击 盒子上有我打不开的锁 锁眼中禁锢着水鸟的鸣叫 我尝试着...

预言

聿泠三

我将迷路的光阴赠予 连同失去锁的钥匙 和孤月渴望亲吻的荒凉 藤蔓缠绕着迷宫 而我走在荒僻的街道 一座奖杯在迷宫之中 你正守护着它 我赠予 月光、柔情和羞涩的月季 我把脚尖紧张的扣在一起 你温柔、又迟疑 这故事只会一夜一夜的重温 直到你摸摸我的头发 直到你接过我的花蕾 你温柔、又迟...

玫瑰色

聿泠三

我沉默的爱你 像阴影围住光的温柔 夜幕低垂 我将你轻柔包围 予你呼吸 予你高高兴兴的光亮 我是黑色 若没有光 便只是不存在的透明 你我都不是上帝的选民 栖息于神巨大的瞳孔之间 你我的灵魂被一览无遗 你是蜡烛 没有光亮的宇宙里 你穿过海水而来 地狱从此有了颜色

海浪

聿泠三

我把海浪挂满了树枝 轻轻挡在你的窗前 阳光从缝隙里挤进来 好奇地拨弄你的眼睛 我把海浪挂满了树枝 悄悄种在你的客厅 你甩了甩头发 发梢上沾染了我珍珠色的露水 我把海浪挂满了树枝 把它挪进你的卧室 我的海浪,有琥珀色的瞳孔 狡黠的看着你各种各样的梦 皱着眉的、含着笑的 或是亲吻...

聿泠三

好像有一种人他们活的格外的焦虑和迷惑 每天骑着车去工作的路上 他们的脑子空空的 无所事事的想着 今早若不遇见一只跑过井盖的狗,这日子过的还有什么意思呐?便扔了一块骨头,引得路边的小狗呜呜得去追就心满意足的走开去 于是在他们心里这骨头就叫做青春的骨头,这狗便叫做青春的狗

木吉他

聿泠三

白丝带系在长矛上 它的主人已经不在 战争的味道抚摸过上帝的额头 也这样抚摸过我的祖先 落入泥土中的一切都成为了我的养分 后来,我被撕裂 被迫和人类生活 唱着歌颂战争的歌谣 我懂了只属于那条丝带的孤独 落下一滴绿油油的泪

沙沙

聿泠三

我借着夜风的悲鸣与你 诉说 和着鸟儿清脆可爱的悲叹 你从这黑夜里睁开 睁开你那漂亮的双眼 静默的、让人迷醉的双眼 我的声音 碰到了树冠 沙的一声消散开去

Hiraeth

聿泠三

鱼走在草地上 阳光温柔的撒满黑夜 白白软软的云皱着眉用力挤出了雨水 猫追着尾巴 打湿了一团团的绒毛 叶子蓝了 飘到了鹰懒洋洋伸出来散热的舌尖 蒲公英飞回了家 我也回来了

剥落

聿泠三

于风 于光 于影 是海水抚摸着沙滩 山崖上的篝火 噼啪、噼啪 像爆裂的银杏 顺着飞落的 花瓣开始卷曲、焦黑 顽强的抓着石缝的树啊 心疼的望着 那是它的姑娘 和着夜风的悲鸣 揉碎了它的梦

存在的谜团

聿泠三

在神的梦里 我是一个苹果 悄悄的藏在繁茂的叶从 从深翠欲滴的绿里 心急又害羞 害羞又心急地偷瞧 瞧你的睫毛 瞧你的手臂 瞧你正用细长的羽毛撩拨 撩拨那双深深沉睡的眼帘 羽毛轻轻抖了几下 他一醒 我们就都不见了

Sunrise

聿泠三

清晨 阳光夺走了我的光辉 我用木棉花做的盾牌回击 然后悄然离去 ​​​

浩淼

聿泠三

哔哩、吧啦 夜风将我轻轻卷起 带我滑过每一个人的围墙 淡蓝色、深红色、可怕的黑色墙面裂开了口 顺着晚风,我的脚步似在飘荡 我紧张的握着 握着一朵干枯的玫瑰 我羞涩的递给你 玫瑰 白色的玫瑰 花瓣上挂着水珠 是我用它轻轻乘起过河水 我用小心翼翼的纯真神情凝望着你 用孩子气的笑容试探...

味道

聿泠三

黑暗慢慢将我的手脚吞噬 可我就是黑暗 身处于自己的腹中 咀嚼 我的滋味 竟是月亮的味道

被子

聿泠三

雨云是一床洗的失去光泽的灰缎棉被 柔软安静的把我盖起来 我被盖起来 像婴儿一样安心 我不了解婴儿 可此刻我是这么认为的

婆娑神

聿泠三

婆娑神 你是跳舞的神吗 你的裙摆会飞 和长发一起邪魅的四下狂舞 或者 你是安静的神 站在烧红的栏杆后面 用滚烫的眼神观察 却一句话也不说 婆娑神 我想听听你的歌 你的歌里有无穷的秘密 石头听了就化成鸟 冰川前行的声音也隐秘其中 摇摆着的枝条就是你的音符 你的音乐充满空间 任何形态...

弗洛尼亚(二)

聿泠三

弗洛尼亚、弗洛尼亚 面对血色的波涛吧 弗洛尼亚、弗洛尼亚 抚摸母亲干渴的嘴唇吧 远离陆地也听到 听得到绝望的哭喊 连嘤嘤的小鸟也知道 我们无法永远在海面航行 弗洛尼亚 秋天的种子永不会发芽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这会飞的、圆溜溜的木头 我要打你,将你阻挡 将驰骋海面的日子抹去 将你...

弗洛尼亚

聿泠三

我乘着一根圆木遨游 它冲上云霄,冲破云层 惹的小鸟变成了白兔 他们送我风铃花 毛茸茸的抚过太阳和星星 这是我的船 噢,弗洛尼亚号 你掠过海面,我欢喜的呼声叫醒了风暴 我才不是调皮的精灵 我没有长满毛毛的耳朵 更没有故意把种子撒在秋天

三月

聿泠三

树绿了 伸着枝桠 颤着手 咧着嘴 风起了 迈开步子疯跑 回过头 吐着舌 跑过树棕色的婚纱 噢 婚纱 被吹的皱巴巴的 时光把你的影子拉长 树绿了

有你的夜晚

聿泠三

春天里的一颗星星 它不是粉红色的 不是柔软的、舒适的颜色 它不是被风吹过的,颤抖的小女孩 而是一棵树 或是一把虬髯 它有着最轻柔的梦 梦飘起来 被小熊当成了棉花糖 冰冷无减于它的光彩 水也不能 它湿漉漉的闪闪发亮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