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6 人追蹤
39 篇作品

讀《香港簡史》:認識你自己,抵抗政權篡改歷史

慕雲

近來都在看香港歷史相關的讀物,沒甚麼明確的目標,就僅覺得想了解也該了解更多自身歷史而已。地上人口眾多,我會生而為香港人,或許全屬偶然,但我仍想探索這個身份、背景帶給我的意義。神諭說「認識你自己」,我想讀歷史也是認識自己的一種方法吧。《香港簡史》據說是值得一讀、頗全面地敘述香港歷史的一部著作。

1

每一天,我們都在重構人生與自我及與世界的關係|議題探討

予晞-日記簿

隨著歐洲船隊,貿易開始連結全世界,包含了食物、商品等等,每一天,我們都在重構人生與自我及與世界的關係。

文化歷史 |餐桌上的印尼歷史

在Indo的Me

給3秒鐘時候你想想,荷蘭有什麼菜式 ?

1

張明揚:如果歐洲沒有放棄殖民地?

大家備份

2015-09-09*現在回想起來,歐洲列強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被迫放棄殖民地,簡直是一種歷史的「幸運」。

火星大峡谷发现巨大地下水储量

快乐探险家

科普。航天学。未来就在这里。 过去是牵引未来的火车头。黄色箭头(维克多·佩列文)

英治 vs 中治

一個人

沒有犯法的市民,只有犯法的政權。

【超舊文重貼】一個甲子的等待

鄒頌華

這是一篇刊登於2006年7月28《明報》世紀版的舊文,當時正值二戰後第61年,有一個大型的全球慰安婦向日本索償的示威活動。我當時在一個人權組織工作,接觸到一位生於印尼的荷蘭女子,她是較少有的、曾當上慰安婦的白臉孔,她的名字叫Jan Ruff O'Herne,終其一生也抱著「我原諒,但不能忘記」去面對這道深深的傷痕。今天我在清理陳年電子郵件時,找到這篇舊文,原來她已於2019年8月19日去世了。

香港式民主

一個人

我們有選擇嗎?

《異鄉人》卡繆的矛盾

Chin

卡繆領了諾貝爾文學獎,而他的兒子認為他不想進入先賢祠;卡繆看到家人出現在公共場合會感到不自在,但又覺得不應該對此感到羞愧⋯他是到法國追求自我的「異鄉人」巴黎的先賢詞(Panthéon)紀念著巴黎大革命之後對法國社會有貢獻的偉人們,與世界上其他國家多半設立「先烈祠」紀念革命、戰爭而死的鬥士在意義上有所不同。

2

中国国家资本主义帝国主义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向外国提供贷款的目的不是改善其穷人的生活。相反,就像赞比亚一样,债务国的财政逐渐被还款蚕食,工作条件随着剥削的增加和贫困的加剧而恶化。 “一带一路”倡议中的许多参与国都是专制政权,不断破坏民主;而中国的政权和制度是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组成部分。

搵食以外的公共生活——讀《後殖民主義》

9樓C室

香港高度經濟化(而非去政治化)的社會共識,本身就是殖民時期有意為之、後殖民時期當權者樂見其成的政治操作。至於從前在冷戰格局下培育出來「不中不英」的香港人身份,換了天朝治下國族一大統念茲在茲,其與後殖民的糾纏不清更不消說。

南洋廳、南方想像、南進台灣

阿嘎

本文從「南洋」作為地理名詞的歧異出發,再談及日屬台灣攝影中的南方想像與《南進台灣》這部國策紀錄片,從中分析日本帝國迥異於西方的殖民結構。

2

機場相送

Ms KiKu

短短幾十年光境,湧現了多少次移民潮...

湄公河圍爐

湄公河流域大型種植園的前世今生(二):橡膠成為主流

育成和音的湄公河誌

20世紀初,英屬馬來亞和荷屬東印度群島(即今天的印尼)種植園農業的盈利能力激發了法屬印支半島種植園的發展。除了出現了小型橡膠生產商外,殖民政府還通過批出大片土地和強迫無償勞動修建通往交趾(越南南部湄公河三角洲)更偏遠地區的公路網,鼓勵私人大規模投資橡膠種植園。

湄公河圍爐

湄公河流域大型種植園的前世今生(一)

育成和音的湄公河誌

本系列文章概述了湄公河流域的大型種植園從歐洲殖民地時期到現在的建立過程,流域各國走上了什麼樣的發展道路。我們首先考察了大型種植園發展的歷史成因,特別是殖民、民族主義和新自由主義歷史時期的意識形態和政經因素。隨後,我們將介紹大型種植園的開發,特別是其規模、跨國聯繫和社會環境變遷。我們也描述農民、公民社會團體、政府機構和種植園公司對大型種植園發展趨勢的反應,以及對大型種植園的潛在未來趨勢進行了反思。

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文化保育與政治—讀《記憶之外》| 翻開澳門 #03

澳門學16號

總言之,回歸前所有保育行動都有濃濃的政治目的,不單純是為了文化而為之。

1
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澳廣視事件的前世今生:從2007年的一起學術審查事件看起

澳門學16號

澳門的情況,並不僅限於資訊的全面封禁。透過作為天然屏障的「語言」,資訊在行政系統的認知極限與「隻眼開隻眼閉」的混和中,令外文社群能夠擔當「自成一國式的監察」角色。透過回顧十多年前澳廣視事件的「史前史」,或許更能讓我們理解當下澳門政治權力施展的演變。

Dear Hong Kong (1)

KITTY

[註:在這個大時代,我害怕有一天,連書寫香港人的身份也容不下,所以決定把自己的香港故事和所思所想記下來。] 開始新的寫作系列。這陣子,我在閱讀殖民地相關的書籍,而放假遊山玩水時,參觀了香港昔日的軍事要塞,然後上網瀏覽香港的保衛戰歷史。我發現自己對香港的歷史認識少得很,依稀記得小學...

「無大台」與香港極右翼的崛起

流傘Lausan

2019年運動促進了極右翼的崛起;香港人需要集體嚴肅地警惕及省思。圖:spf.pdf/流傘英文原文見此。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美國大選期間,香港再次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而這次更牽涉到極右翼的虛假消息事件。《蘋果日報》涉嫌捏造並大肆宣傳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受中國共產黨操控的不實指控。

回顧:從解殖角度分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流傘Lausan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可能會被美國外交政策計劃(包括違反香港人民利益的政策)來取代香港人的自決抗爭。攝:Alex Yun/流傘編按:這篇分析講述了「流傘」成員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反復思辨後的集體成果。主要作者為三藩市刑事辯護律師及「流傘」成員Kasie Lee。

陳雲帶頭的右翼本土思想對香港的未來構成威脅

流傘Lausan

尋求西方干預和將香港經濟不景歸咎內地人,是香港右翼本土派的慣常策略。一名示威者於上水高舉親美標誌。2020年1月5日。圖:Alex Yun/流傘英文原文見此。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作者特別鳴謝JS、yehua、Wilfred Chan、Sophia Chan、Hung X.

香港自決,豈可假手於人?

流傘Lausan

英國今昔的不公不義警醒我們,這個國度救不了我們的家園。圖:Hilda Wong/流傘譯按:本文是流傘的原創文章,英文原文見此。如果有意跟我們一同翻譯,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英國內政部在二月中就香港民運的情況發佈指引,基本上斷定了抗爭者無權以人權被侵犯為由向英國尋求庇護。

農業與全球瘟疫:如何在動蕩中找到團結?

流傘Lausan

這個夏天會是實踐雙重權力策略的成熟時機嗎?圖:spf.pdf/流傘英文原文見此。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自從持續的全球瘟疫和各國強制性禁閉(非監獄式的「封鎖」)開始以來,我一直在一個網上文檔裡列出與全球農業和冠狀病毒相關的文章和參考資料,與我的朋友、家人和一個我最近在網上參加的閱讀小組共享。

香港與身份認同的毒害

流傘Lausan

身份主導的政治往往淪為暴力這個現象絕非偶然。戴面具的示威者在金鐘慶祝雨傘運動週年。2019年9月28日。圖:Alex Yun/流傘本文原刊於《Ragazine》;流傘授權自行發布。身份是一個很矛盾的概念。我們用它來指一個人客觀的、可證實的特徵,也用它來指一種主觀的、將個人與群體連接起來的歸屬感。

《70年代雙週刊》的浮與沉

流傘Lausan

曾短暫存在的香港激進左翼雜誌為我們今天的政治行動奠定了基礎。編按:本文原刊於美國左翼雜誌《國家》;流傘獲授權自行發布。以下發表的版本已由作者修訂並擴充。作者按:本文特別鳴謝楊凱文、Gina Marchetti、羅永生、楊慧儀的研究工作,以及與莫昭如、區龍宇、「長毛」梁國雄的訪談,...

燒毀警局怎樣改寫歷史?

流傘Lausan

騷亂者奪取警察基地,藉以表示「執法」並沒有凌架歷史的力量。圖:spf.pdf/流傘譯按:本文原刊於美國左翼雜誌《國家》;流傘獲授權翻譯。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廢除警隊之聲正在全美蔓延。當數十個城市正考慮著削減警隊預算之際,全國各地也有警察相繼請辭。

我們已經有近兩年沒有聽過我巴巴贊在喀什親戚的消息了

流傘Lausan

要抵抗和摧毀所有壓迫制度是極其混亂的。圖:Hanna Stephens/daikon*本文原刊於daikon*;流傘獲授權自行發布。英文原文見此。近兩年來,在我家的短信群組,我爸在喀什的親戚沒發過一條短信。他們最後所發的一些短信,是他們擁抱中國政府以「堅決打擊暴力恐怖活動」為名、...

1

「生存政治」之外 改變新加坡的外傭制度

流傘Lausan

新加坡資本主義的成功建基於各種不公義──是時候改變了。移工於新加坡芽籠休息。圖:UN Women/Staton Winter (CC BY 2.0)。改圖:spf.pdf/流傘英文原文見此。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2019新冠肺炎一記當頭棒喝,促使我們反思工作以及勞工的意義。

重新定位台灣和香港:建立力量的新方向

流傘Lausan

中國勢力迫在眉睫:香港和台灣的抗爭者必須找出彼此之間以及與世界聯繫的新方向。圖:spf.pdf/流傘英文原文見此。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譯者:Mary L., NN台灣交響黑金屬閃靈樂團於2019年舉辦的音樂會,在台北自由廣場設置了喧鬧的衝撞區,吸引了三萬名參與者。

獨善其身的美國左翼──香港,中國,和國際團結

流傘Lausan

反對中共亦是反對美帝的其中一步驟。香港金鐘示威。2019年8月5日。圖:Alex Yun/流傘譯按:本文原刊於左翼平台《Tempest》。流傘獲授權自行發布。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譯者:陳怡(無國界社運)為何美國左翼應關注北京政府對香港的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