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9 篇作品累積創作 58107 

紀錄片《戲棚》— 神聖與世俗如何共存

鄒頌華

我還記得,在2019年夏天,香港政治和社會環境正燒得烈火熊熊的時候,我和卓翔、茹國烈在咖啡店Brewnote見面,就是在談當時卓翔最新的紀錄片《戲棚》。一直都很喜歡卓翔的紀錄片,他很會記下不同空間內一些快要無聲消逝的痕跡。孟蘭習俗雖然近年在香港「復活」,但與神功戲關係密切的戲棚卻快要絕跡香江。這篇文章本來刊於2019年12月4日的《立場新聞》,但原文已經404了,那在此留個記錄吧。

1

集中營的盛宴

鄒頌華

一直想在和平紀念日(Remembrance Day)重貼這篇文章,結果還是忘記了。這是寫在2011年的一篇書介,也是我讀過印象最深的傳記和「美食指南」,當時還因為這部書而想去煙台走走。戰火與美食,本來大纜都扯唔埋,但一位廚藝高手,卻在危難之中變出種種精神食糧。

【超舊文重貼】一個甲子的等待

鄒頌華

這是一篇刊登於2006年7月28《明報》世紀版的舊文,當時正值二戰後第61年,有一個大型的全球慰安婦向日本索償的示威活動。我當時在一個人權組織工作,接觸到一位生於印尼的荷蘭女子,她是較少有的、曾當上慰安婦的白臉孔,她的名字叫Jan Ruff O'Herne,終其一生也抱著「我原諒,但不能忘記」去面對這道深深的傷痕。今天我在清理陳年電子郵件時,找到這篇舊文,原來她已於2019年8月19日去世了。

【文化籽】跳出大和之美 日本舞踊 心與技的修行

鄒頌華

雖然已有人把許多蘋果日報的內容在網上backup,不過自己寫過的文章在有空時還是想自己backup多一次。這是2018年2月10日在果籽的文章,當時日本的舞踊流派若柳流在香港有大型公演,地點是在理大,而翌年理大的表演場地已變得面目全非。

記內觀十日與夜

鄒頌華

最近找回2017年第三次打坐十日後的「坐後感」筆記,覺得與其放在臉書沉底,不如在這裡公諸同好。這十年來不時有朋友問我內觀(Vipassana)是怎樣的,既躍躍欲試,但又難免有些害怕,畢竟十日起跳的課程,比起其他三五天的禪修冥想打坐,門檻和時間成本也高很多。在2017年參加十日打坐後,我當時一出關不久就決定要紀錄一下。這裡是整理當時的筆記,也加了一些update。

港彩瓷中西合壁 走過流金歲月

鄒頌華

這是在2019年初於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行的大型港彩/廣彩展覽。港彩/廣彩一直不被重視,其實它既是大量生產的生活瓷器,但也是非常精緻的藝術。可惜要承傳這門工藝並不容易,許多師傅不是過世就是退休,而願意投入時間學藝的人又鳳毛麟角。這次展覽是一次大型的港彩歷史紀錄,遺憾的是主辦單位沒有出版展覽場刊,無法在圖書館中為這麼精彩的展覽留一份紀錄。

1

洞簫演奏家譚寶碩 在商業世界尋找藝術境界

鄒頌華

譚寶碩的工作室在油塘工業區的工廠大廈內,耳中聽到的是貨車起落的噪音,鼻孔聞到的是油煙味,但敲門進入卻別有洞天,室內擺設古色古香,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只隔了薄薄的一道門。雅與俗、藝術與商業,譚寶碩在香港這一中西合壁的地方將矛盾統一了。

在虛擬實景中暢遊海上佛國

鄒頌華

看這個佛教主題展覽時,我腦海中一直出現美國佛教學者柯嘉豪(John Kieschnick)的著作《器物的象徵:佛教打造的中國物質世界》。儘管策展人講解的重點是現代科技如何將難以向大眾展示的珍藏,以「虛擬實景」送到大家眼前,但不論是虛是實,成佛的路上不用那麼多形和色,但偏偏許多佛教展覽,就是以「莊嚴」之名展示各種色相。我無意批評任何宗教,我本身也非常喜歡看佛教藝術,只是覺得這種吊詭十分玩味。

1

【專題籽】崑曲×能劇×歌劇 影像與肖像的時代紀錄

鄒頌華

【專題籽:周末藝遊】多媒體舞台演出《肖像曲》的宣傳單張如是寫道:「從影像延伸舞台的混種紀錄歌劇」。這句耐人尋味的句子背後,是兩位難以歸類的導演的搞作──一位是紀錄片導演卓翔,另一位是音樂人許敖山。他們從電影跳進劇場,又用音樂抓住影像,誓要在舞台上令過去與現在式重叠,譜出觀照眾生的《肖像曲》。原文載於2018年4月21日《蘋果日報》

【周末藝遊】數碼敦煌 千年聖畫猶如新

鄒頌華

繼續back up舊文,這篇是於2018年7月21日在《蘋果日報》果籽版介紹的大型敦煌展覽,此文也是大家盡力為蘋果文章備份漏掉的其中一篇。甚少看展覽時覺得看A貨比真貨好看,這大概是唯一的一次。真的敦煌洞窟你無法近距離端詳壁畫,而且好多洞沒關係就沒得看。倒是數碼化後要幾仔細有幾仔細,而且復刻的技術本身也是一種藝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