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18777 
鄒頌華

北國酒店的精靈

為《Lonely Planet》撰稿的旅人鄒頌華,寫的是北國酒店撞鬼的親身經歷,一個人住一整間酒店,也太像《閃靈》了。只有撞鬼,最讓人肯定自己身處現實,因為在現實中撞鬼才有意義。所以,酒店,或者也有中間與過渡的性質,像交界水域。--鄧小樺

63
鄒頌華

葡萄牙被盜藍彩瓷磚 歷史價值高

一塊古董葡磚,在古董市場上標價可至幾百歐元,而且要把它們偷到手,真的比其他藝術品容易。瓷磚不像繪畫或雕塑,無法安全地儲存或保護。許多有歷史價值的葡磚畫,就這樣露天擺放著,而且數量非常多,警方沒可能在每個地點安排保安員守著瓷磚。

46
鄒頌華

香港最後一代守窯人 守護青山龍窯

在2019年底瘟疫仍未在香港爆發時,我跟著陶藝家劉琬珊來到麥理浩徑第十段青山公路顯發里的入口處。大樹成蔭的山徑旁,有一戶山林深處人家,重門深鎖,出來迎接我們的,正是香港最後一代守窯人梁柏泉。

58
鄒頌華

京都稽古:花道悟美 尺八吹禪

歸化日本的英裔作家小泉八雲在1890年抵達日本當天,對日本之美有這樣的描述:「日本的一切皆精緻、優美、令人讚嘆……珍奇瑰麗之物不可勝數,遍佈足之所至、目之所及之處,觀之如繁花入眼,心自嘆服稱奇。」日本人對美的追求與執著,在生活各方面也發揮得淋漓盡致。藝術即生活,日本傳統中對四時變化、對草木之敏感、對幽玄的領悟,顛覆甚至豐富了世人對美的觀念。花道家梁偉怡與尺八修習者許諾,對日本之美,也有自己的體會。

36
鄒頌華

活潑奔放的織部燒陶器

提起「美濃燒」,很多人的印象是十二蚊店中的廉價日本陶瓷。的確,今天我們買到的「和食器」,有五成都是產自日本岐阜縣的「美濃燒」。然而,這個自七世紀以來就燒製陶器的地方,不但以量取勝,在十六世紀於美濃出現的「織部燒」,大大豐富了「和食器」的形狀和種類,甚至將日常生活器物,昇華成藝術品,形成了歷久不衰的「織部風」。

49
鄒頌華

懷石之道:主客共創美好時空

在出入境受瘟疫限制的日子,我和很多人一樣,十分掛念香港人的家鄉──日本。我學習數年的茶道課也因疫情而要暫停,令我非常懷念日本茶道老師在一些節日舉行的茶事,當中必定有我引頸以待的懷石。每一道時令美食,每一個精心挑選的器皿,還有茶室的風景,都是令人神往的一期一會。

45
鄒頌華

訪京都百年老店 體驗男子漢茶道

2016年4月,正當櫻花盛放的季節裡,我來到京都西本願寺附近的美好園。這間有接近150年歷史的茶舖,是當時全京都唯一可體驗藪內流武家茶道的地方。

31
鄒頌華

八十後葬儀師談執骨的藝術

2020年初夏的一個早上,我來到和合石墳場的山腳,找到煒晉石廠第三代傳人鍾家樂。這位官仔骨骨的年輕葬儀師,幽默風趣,才剛打招呼不久,我就獲贈一份小巧但很有重量的墳地號碼碑作手信。「沙嶺的號碼碑也是我們做的,這是做多了的,可以做紙鎮。」幸好我也是百無禁忌的人,不過現在閱讀書寫都已用手機和電腦,家中真的沒那麼多紙要鎮,如今這塊小石碑,變成我家中的書立。

29
鄒頌華

香港也有土產咖啡豆

香港有人種咖啡?最初聽到有農夫在香港種咖啡時,我腦內浮現了不少黑人問號。香港喝咖啡的人愈來愈多,咖啡店也長到幾乎每個街角有一間。但「自己咖啡自己種」,倒是一月時在新界荔枝窩看到一棵棵咖啡樹,上面長滿咖啡櫻桃,我才相信,原來香港真的適合種咖啡。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