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3 篇作品累積創作 34287 
chin
置頂作品

從一個讀者的角度來看1111書店歇業潮

巴黎五大旁邊的書店,書的金額都不高,有的還只要一歐元身為一個普通讀者,我怎麼看待這件事?我知道寫這樣的文章不太符合「政治正確」,僅是以喜歡閱讀的人的角度來說一下我對於此事的看法,我的工作多少也有接觸到出版社和文字工作產業的人員,不是工作的主軸但有稍微有些瞭解。

chin

法國電影《212號房間》婚姻有保鮮方法嗎?

《212號房間(Chambre 212)》是一部魔幻的法國電影,台灣翻譯為「戀愛倒帶中」而英文譯作「On a Magical Night」,原文跟英文似乎較保有魔幻的感覺。《212號房間》 一開始就很清楚的敘述一個法律...

chin

你好,我是隔壁桌不喜歡小孩的阿姨

昨天晚上和姊姊到新竹喜來登住一晚,順便在二樓邀月亭鐵板燒用餐。吃過鐵板燒的人都知道,基本上是幾組陌生客人在一個空間一起用餐,我不擅長與陌生人交涉,每次吃鐵板燒都有些不自在,除非是為了有名的師傅或是新鮮、品質好的食材而去用餐。

chin

我喜歡散步

一篇隨筆攝影師:Dương Nhân,連結:Pexels大概從國小的時候就發現我喜歡走路。當時每週有幾天要去上才藝課,前幾個月還會選擇騎單車或走路去上課,但後來我只會走路去。偶爾,爸爸剛好要出門,問我是否要搭便車,我還是...

chin

通俗愛情|故事性散文

「你相信命運嗎?」多矯情的一句話,就像所有的通俗愛情片。這是你那天對我說的開場白。看著你迎面走過來,確實是我生命中遇到最好看的男人,還期待著會有不一樣的故事,然而開場和結尾終究是通俗的,和我們以為的彼此如此不同。

chin

疫情之下的遠距離戀情

只是個人情感抒發疫情來臨時,我又重讀了卡繆的《鼠疫》,那時也沒有想到關於我們的什麼,只在重溫奧蘭政府的對應方式與中國政府的反應竟如此相近。直到三月某天,巴黎疫情加速、巴黎第一次的封城⋯⋯才想到《鼠疫》中滯留於奧蘭的巴黎記者,尋求各種管道為了回家和深愛的女人重逢。

chin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重與輕只是一種二分法

2004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在台灣出版,我正好當時迷上法國文學,看了第一次,那時我還未成年,有許多不明白的部分;十年後,台灣出版社發行了30週年紀念版,我又重溫了一次。《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探討的是「存在主義」的問題...

chin

推薦法國電影《大醫新鮮人(Première année)》

推薦一部有點舊的(2018)電影,我覺得家中若有中學生年紀的家長看完應該會有很複雜的心情,如果本身有憂鬱體質的人就不推薦看這部片!!前陣子看了一部敘述巴黎某醫學院大一新生的電影《大醫新鮮人(Première année)》。

chin

散文之於我

攝影師:Aistė Sveikataitė,連結:Pexels我不喜歡閱讀散文,總覺得那是名作家們的無病呻吟,現在出版的還有些是藝人、網紅(近幾年)。強調「名作家」,是因為鮮少人有興趣看不出名的人寫生活雜記或是人生體驗,能出版並被注意到的都是有名氣的人。

chin

從兩個猶太作家,看歐洲城市的咖啡館

每個城市都有屬於自己風格的咖啡館,若將你雙眼矇住帶到你居住城市的某間咖啡館,你能辨認得出是哪裡嗎?從兩個出生在不同國家、兩個世代的猶太裔歐洲小說家的視角見證了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的歐洲世界,並能在他們的作品中看出咖啡館之於他們生活的重要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