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3 篇作品
FunkyLily

生命的偶然﹑醫療的意義 — 《藍色醫療星球》

「我最近的小小領悟是,煎與熬是不同的。殘疾和生活困頓是『熬』;人與人之間的猜疑嫉忌和攻伐是『煎』,這也就是曹植詩『相煎何太急』的意思。」這是區結成醫生在 2006年時所寫的話。用於今日的香港,特別應景。

閒人

香港人也是沙士後才習慣戴口罩

沙士(SARS)發生時,我仍是一個學生,還記得當年的沙士為香港人帶來慘痛的經歷。當年,香港和北京是疫情最嚴重的地區,而且死亡率及病徵比今天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嚴重,但傳染性則今次疫症明顯較高。當時,大家都很恐懼,因為染病後死亡率很高(即使康復,也有嚴重後遺症)。

竹仔

算著口罩過日子

近乎所有人都戴口罩「注意健康」 「外出記得戴口罩」 「你夠口罩嗎?」 「哪裡有口罩買?」 從WhatsApp到社交媒體,最近與朋友的話題離不開「口罩」兩字。我算是幸運的一群,不用熬夜通宵排隊搶購一片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