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51 篇作品累積創作 461278 
我不是貓

《辯父律師》(法官老爹):父子情總是這樣別扭的嗎?

有云「清官難審家庭事」,《辯父律師》(法官老爹; The Judge ) 卻偏要把家事擺上法庭—— 要解決的不是電視劇常見的家族爭產或離婚夫妻爭取子女撫養權,而是父子之間的多年心結。

我不是貓

人類不是世界中心(三):《寄生獸》人類才是地球的病毒

「寄生獸」起初的橋段看來新意欠奉:一群外星生物「寄生獸」入侵地球,以人類作寄生主,侵入腦中,這時寄主就死了,身體會由寄生獸所控制。寄生獸侵佔了寄生主的頭部,會像「超人特攻隊」中的超人阿媽一樣,自由伸縮變型;可直接變成一個...

我不是貓

人類不是世界中心(二):《破.天.慌》與《海豚灣》

2009年的紀錄《海豚灣》(The Cove)揭露日本太地町長年殘殺海豚,並偽裝成鯨肉售賣的惡行;緊接2010年初,香港就有壽司店在日本投得巨型藍鰭吞拿,在一片反對聲中繼續售賣,因為很多人仍然甘之如飴,「為食不甘後人」。

我不是貓

人類不是世界中心(一):《在世界盡頭相遇》裡發瘋的企鵝,與打筋斗到南極的男人

我忽發奇想,早晚在南極會出現北極熊 — — 或許會是一齣拍得極爛的偽科幻驚慄片,說科學家把變種北極熊帶到南極的實驗室研究應付全球暖化之法,猛獸卻跑了出來吃人;而最後救人的是企鵝…… 科幻片的情節或許是虛構的,也蘊含著一些...

我不是貓

《上帝存在,她叫佩特鲁尼婭》:誰說女人不配接受上帝祝福?

很多看來荒誕的電影都改編自真人真事,像《上帝存在,她叫佩特鲁尼婭》(God Exists, Her Name is Petrunija)的故事,源自 2014 年發生在馬其頓的一宗地方新聞:按東正教習俗,當地在每年主顯節...

我不是貓

有關感官與愛的電影(五):《吞噬》圖釘在喉

(劇透) 原來喜愛嚼食冰塊或不斷喝凍飲有可能是異食症的其中一種,被專家稱為 Pagophagia。異食症簡單來說就是指持續地攝食沒有營養或不是食物的東西。《吞噬》(吞上癮/吞咽/Swallow)以異食症(Pica)為題材...

我不是貓

有關感官與愛的電影(四):《父後七日》吸煙室是遲來的靈堂

《父後七日》的故事很簡單:女兒奔喪,從城市回到老家彰化,一個鄉下地方,經歷整整一週的道教葬禮。葬禮的細節煩人又好笑,而父親的回憶卻總是在儀式不相關之處冒現。《父》所採取的道教儀式,各地華人都不會太陌生;但有些帶有台灣本土色彩的、看來荒謬可笑的細節。

我不是貓

我們是否開十個小號,讓它們互相拍手?

偶爾看到之前在Matters社群內的爭議,才發現原來Matters是容許用戶自己開10-15個小號的。若果有11個小號,每篇文章都由其他10個小號拍手五次,那就是50個了。我絕大部份寫的文章都不超過50個拍手。

我不是貓

有關感官與愛的電影(三):《我愛故我在》母親偷情的味道

可套用某時期中國大陸網上流行的句式概括此片主題:老娘偷的不是情,是鄉愁。美食讓普魯斯特回想起童年,卻使意大利貴婦Emma回復年輕,春情勃發,因為廚子是個精壯青年Antonio — — 即使他是兒子Edorado的朋友。

我不是貓

《西夏旅館》劇場版:抓到鹿不忍脫角

駱以軍筆下的《西夏旅館》裡,主角圖尼克是一個吸食別人故事的人。其實,「前進進戲劇工作坊」這次把小說《西夏旅館》改編為劇,和我寫這一篇劇評,都是吞吃了別人的故事。原著即使述說了數百年前西夏族的故事,以及國共內戰時的難民歷史,但都是從當代台灣人的視點出發。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