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
中国共产党之友远东防俄观察100йト71
主理
4 人追蹤
19 篇作品

犬儒主义的起码定义:当代中国的日常社会批评和“生活”的些许意义

文化批评与研究

犬儒主义会令人失望,也会让人勇敢地接受环境。它就像人对狗的解释,要么是忠实的朋友,要么是恬不知耻的畜生。

中国纪委和监察部门参与医疗试剂等集采掩盖了哪些问题?

pekjack

罗氏诊断退出集采,但弃权者的路并未被堵死。8月25日,安徽国贸大厦内,来自多家检测试剂(IVD)企业的代表在这里参与谈判。这是安徽省检验试剂集采的议价现场。根据现场传出的信息,谈判共分为2组,雅培、西门子、迈瑞、新产业等13家企业参与谈判;罗氏诊断、贝克曼、安图等企业则直接放弃谈判。

裁員(上)

頹廢熊

世界艱難

如果对行贿人和受贿人都采取类似“双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公开媒体认罪”等方式,问题应该不难解决,除非遇到像当年为解放中国而视死如归的人。

pekjack

如果全中国所有医院都在发”加班费“,或者以绩效奖金的形式,或者以现金的形式,这样的反腐败有意义吗?换个院长和医院党委书记还不是”加班费“照发不误,这就是体制的力量啊。因此,贪腐只是它必然存在的,并且是权力阶层最末端最不入流的一种分赃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滥权是比贪腐更严重的罪恶。背后的保护伞又是哪些人?

在中国医患之间是兄弟爬山,各有各做,不切割,不笃灰,不批评,共同在专制和滥权夹缝中寻找自己的出路。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医院某些领导所造就的医医矛盾和医患矛盾,就像熔岩一样,你封了它一个口,下一次它会由另一个口,以更具爆炸力的方式展现出来。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的专制滥权,与之相对应的患者辱医伤医等暴力行为,使得医疗改革转变难度更加复杂。

中国医务人员用“裸命”说出众所周知的事情,会怕定罪风险吗?

pekjack

没有人知道,一个正直盛年的三甲医院医生,为何要选择一个近乎同归于尽的方式,冒着葬送整个职业生涯,甚至是被定罪的风险,持续不懈地在社交媒体上“自曝”收受巨额回扣,直至在当地医疗圈,乃至整个社交媒体引起一场地震。(其实当权者早就知道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延安整风使全党达到空前团结统一,破除了对苏俄和共产国际指示的迷信,对今天的反腐斗争有所启示

中国共产党之友远东防俄观察100йト71

毛泽东的延安整风破除了亲苏国际派的腐败,今天习近平领导的反腐斗争则集中于破除国内亲俄利益集团的腐败。延安整风的历史有助于我们了解今天反腐斗争背后的目的。

当暴力、徇私和作为最后手段的金钱把武汉市第四医院搅得一塌糊涂······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专制管理之所以罪恶,并不在于权力由某些管理者掌控,而在于权力没有制衡,无限膨胀。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在乎的只是如何维护其权力,即使从精神上摧毁整个医患关系和医医关系也在所不惜,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谁也拿它没有办法。

科举制度延缓了王朝的腐败进程

江上小堂

近来在断断续续的思考中,领悟到一个问题:其实科举制度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延缓传统社会官僚体系的腐败程度。传统社会皇权的意志依靠官和吏两个体系来实现。官对皇上负责,吏对官负责。官通过科举考试选拔,吏呢没有什么严格的选拔标准,就是在官的指挥下当差,混碗饭吃。

一切的问题都是资本主义,美国、法国、香港警民矛盾,香港、台湾两党矛盾,腐败、民族主义、反华国际主义、疫情...

大中国特色党政军aPCL正统共左派专政室

资本主义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关系是以劳动者和劳动条件的所有权之间的分离为前提,即少数人拥有大量的货币财富和生产资料,多数人成为一无所有的自由劳动者。这两个条件的产生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结果,而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过程就是征服、奴役、掠夺、杀戮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