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大神
戈巴卓夫
主理
4 人追蹤
5 篇作品

017 | 「修车大水,就是我想要的生活」——自我去稳定化(self-precaritizing)的「三和大神」

结绳志TyingKnots

一部日本纪录片将“三和大神”带入大众的视界。近日出版的民族志《岂不怀归》则代表着对这一群体的社科关怀。网络百科把这群打工者定义为迷失在深圳三和,工作一天玩三天的最底层人士。本文作者曾在三和长期田野,则把视角投向中国劳工更普遍的结构性现状,并勾勒出这群年轻人更深层的情感与期望。

2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派遣工与外包工的前世今生(下)

多数派Masses

南京疫情扩散,骂机场之外,是时候彻底反思一下劳务派遣和外包制度了!

劳工|在马驹桥,想起自由

多数派Masses

当我离开马桥的时候,我望向那边城中村式的建筑,很多窗子仍然保持着黑暗,另一些窗子更是令人伤心地在傍晚的煤气灯下枯萎。而对于马桥青年来说,工作就是把血抽出来,再拿时间当燃料烧它,烧完之后剩下的灰,那就是钱。

1

廣州版三和大神,做二休五,工資日結

戈巴卓夫

逃離流水線、做二休五,廣州制衣村工人翻身了嗎?元宵節過後,連接著鷺江村和康樂村的鷺江西街人群湧動。這裡是廣州海珠區著名的制衣村/攝影:鐘智提著大號塑膠袋的男女匆匆走過,載著幾米高布料的三輪車穿插其間。說話聲、協警吹哨聲、鳴笛聲、工廠機器的噠噠聲,組成了一首混亂又不失和諧的交響曲。

深圳三和:世界上最大的廢物俱樂部

戈巴卓夫

近些年,深圳三和人才市場成了很多人關注的焦點。在輿論中,那裡被勾勒成一個無業遊民集體混吃等死的消極場地。在三和生活的人被賦予「三和大神」的稱呼。做裸體模特、到太平間搬運屍體、看守墓地、送快遞……「大神」從事著各種意料之中或者意料之外的工作。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