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和她的朋友們
Matty
主理
10 人追蹤
19 篇作品
韦婷婷

12月2日丹棱街:像个公民社会的乌托邦

从12月2日开始站在丹棱街(海淀区法院地址)开始至今,已经过去了28小时,在这48小时里,我经历了非常多的情绪:激动、感动、兴奋悲伤,到后面的愤怒和苦闷,为看到的年轻人感受到希望,为当下所处的现实环境感到伤感与无奈:就像是在一个不断升起浓浓黑雾的世界里,一群人在那些缝隙里想要寻找...

Liv

弦子之後,中國女性將走向哪裡?

二零一九和二零二零的年尾交錯,伊藤詩織和弦子,女性在歷史上又畫下濃重的一筆。我以此疑問為題並非要給出答案,我也無法給出答案,而是單純拋出一個問題,並藉此機會瀏覽庭審前後做些瑣碎記錄和敘述,審視和整理這一年來自己的所思所想。

王文非

20201202:一份私人记录

写于2020.12.02 赢了,是鼓励;输了,是质问留在历史里。从昨天到今天上午,几乎时不时就会看一下庭审的情况。很久已经没有这么激动过了,既然心思涣散没法专心工作,那就努力把这些思绪写出来吧。开庭前几天,我还有点莫名的担心,虽然网络上支持弦子的朋友很多,但大家毕竟有工作学业,...

20
回声Huisheng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海淀法院声援纪实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一案历时两年后终于开庭,从下午1点半到深夜12点,无数人在法院门前和网络的另一段守候,等待弦子归来。· 开庭前的小插曲:天降“必胜” 中午12点,我和几个伙伴来到海淀区人民法院,当时已经有很多人在法院的正门聚集,一些人拿着自己准备的标语拍照声援弦子。

刘宽Kiva

我们都是弦子和她的朋友

今天1点我到达海淀区法院的时候,门口已经聚满了来支持弦子的人。一个男孩扮演成“朱军”主要是年轻人,其中有很多都是男性。人多得几乎占满了整条街,却出奇安静。直到弦子出现,人群也只是有一些响动,却没有任何喧哗。

張泰格

弦子上庭这一天的几个小事

12月2日,中国一南一北有两桩庭审牵动人心,我在北边这个的现场。北京是很冷的,黄色的银杏叶上周几乎就掉光了,北京便只剩下青砖灰瓦的颜色,好在天气不错,只不过北京海淀人民法院过于威严宏大,泡桐树的叶子也不解风情,蓝色的天空几乎都被遮挡住了。

bluefloyd

#弦子 今天世上所有朋友

第一次真正接触弦子是在今年初方可成老师的新闻传播课上,似乎我们讨论了诸如“媒体推动公共议题”这样的内容,但具体说了什么,我不太能详细记起来了,但要回想起来短短几十分钟时间内“值得提起的”,便是一个简单但重要的事实:我们一班同学和弦子有了短暂的互动。

纪小城

【对谈精华整理】弦子、麦烧:不让任何看似庄严的存在摧毁自己

我正视我自己作为个体的价值和重要性,不愿意让任何看似庄严的存在摧毁我自己。——弦子我觉得男性的态度是很重要的,MeToo 所反对的并不是一类性别,也不仅仅是性骚扰,它强调的是重申个人权利的重要性以及对特权使用的对抗和预防。

麦烧同学

弦子、麦烧:MeToo让我们相信,柔软可以改变世界

弦子发在微博的照片弦子的自述 我或许算是一个关心时事的人,曾经非常热衷于在微博、朋友圈转发关于各种社会热点,然而在划过转发键的时候,我又常常自我怀疑:我做这件事到底有意义吗?会有人看到我的想法,听到我的声音吗?

林三土

“我也是”:作为集体行动的公共舆论运动(第一节:何为MeToo?MeToo何为?)

作于2019年3月13日,发表于《思想》第38期(2019)第253-324页(台北:联经),预印版PDF可在此下载: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463859。本文原拟以《“我也是”:集体证言、程序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