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1582 
陈纯

当下中国的民粹主义

当扬—维尔纳·米勒(Jan-Werner Müller)写《什么是民粹主义?》的时候,他大概还不会想到,作为他书中民粹主义政客之代表的川普,后来会和他的支持者弄出这么一出“六国大封相”。2020年美国大选,川普在被拜登击败后声称选举出现严重舞弊,在六个州的最高法院对川普团队的诉讼...

502
2
陈纯

圣诞与元旦

昨天在一个群里听说深圳大学今年不让学生过圣诞,不知道是真是假。尽管大学那会儿就偶尔在网上看到“抵制圣诞节”的新闻,但也就一笑了之,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过洋节”在这片土地上会变成一种政治不正确,甚至成为了举报项目之一。对于这个城市来说,这应该是件相当荒谬的事,因为在来深圳之前...

196
1
陈纯

家与春秋

从热衷表达以来,我很少提及“家”的概念。这一方面是我自命清高,不太想去谈论一些物质层面的东西。另一方面,我对家的原始印象是偏负面的,几乎想不起来我和原生家庭有过一些其乐融融的景象,由于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的困境,也很难设想哪天会去“成家”。如果说我有过类似的想象,那大概也跟家人没什么关系。

218
1
陈纯

国是与风月

这么些年来,我认识的学术伉俪不在少数,比如秦晖老师和金雁老师,周濂老师和刘瑜老师,西闪老师和西门媚老师,刘乐恒兄和陈晓旭师姐。要说我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两个以学术为志业的人在一起,不仅可以时常切磋学术问题(只要不是都研究黑格尔的就行),而且生活习惯和脑回路都接近,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323
陈纯

钦定的社会性死亡

今年出版的《自由主义的重生与政治德性》收录了我三十三篇学术文章,其中大多写于2015-2019之间。写于2018年的学术文章有十篇,写于2019年的有七篇,但去年我也写了大量的杂文,所以全年大约写了二十篇文章。可以说,2020年是我这五年来最低产的一年,从年初到现在,只有两篇长文。

738
5
陈纯

举报与正义

按:关注本文立场多于关注说理过程的,请直接参考注释2。去年八月我写那篇《粉红狂潮与体制外的自由主义》,有来自左边的朋友评论道:“‘举报’这么费拉不堪的事情也能作为政治写作的题材,自由派真的要完蛋了。”我同意“举报”是一件很费拉不堪的事情,但“举报”成为政治写作的题材,并不是我有意...

331
1
陈纯

那篇《粉红狂潮与体制外的极权主义》得奖了

这篇文章在网上应该很容易搜到。当时文章里的一些判断引发许多争议,有的人认为这只是我和一小部分人的个人遭遇,没有什么代表性。现在一年还不到,里面所分析的现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越来越多的朋友在墙内被举报,被网暴,被炸号。疫情以来,猎巫行动更是全面升级,方方被围攻,邱晨被封杀,梁艳萍和王小妮被学校处理。

168
1
陈纯

钱永祥:政治哲學與現實感——陳純書序

按:征得钱先生同意,特发于此。在當代中國,政治哲學是一門「顯學」,音量與可見度均超過了哲學的其他分支,在各個人文學科之間也顯得格外熱鬧。當前一些受到矚目的學者、思想潮流,一些觀念的正面衝突,均可以歸到廣義的政治哲學領域。為什麼政治哲學如此動見觀瞻?

91
陈纯

关于我的新书《自由主义的重生与政治德性》

我的书终于出了,感谢为我张罗出版的荣伟老师,感谢为我作序的钱永祥先生。这本书的出版,还得感谢向我约过稿的邹思聪、龚克、符雨欣,以及陈宜中老师和周保松老师,尤其感谢邹思聪,没有他最早的邀稿,我也不会开始写与中国现实有关的政治哲学。Google图书链接:https://play.go...

154
陈纯

新冠疫情下的饭圈与公民社会的回光返照

按:这个版本和别的地方流传的版本有比一些差别,所以我还是希望在matters发出来。新冠疫情以来,举国模式的优越性受到了严重的质疑。早在十二月下旬,八名身处武汉不同医院的医生就在自己所在的微信群审慎地发出警报,却遭到武汉警方的传唤和“训诫”,且被央视以“网络不是法外之地”通报羞辱...

54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