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5050 
陈纯

新冠疫情下的饭圈与公民社会的回光返照

按:这个版本和别的地方流传的版本有比一些差别,所以我还是希望在matters发出来。新冠疫情以来,举国模式的优越性受到了严重的质疑。早在十二月下旬,八名身处武汉不同医院的医生就在自己所在的微信群审慎地发出警报,却遭到武汉警方的传唤和“训诫”,且被央视以“网络不是法外之地”通报羞辱...

陈纯

中国知识分子的分化与舆论的两极分化

作于今年六月下旬 近日因为香港反修例的事,不仅国内舆论发生了两极分化,中国知识分子之间的撕裂也再一次得到凸显。远在芝加哥大学的赵鼎新教授恰好在《二十一世纪》撰文称,近年中国舆论出现两极分化的趋势,原因在于执政党内部出了“双面人”左派,假传圣旨对正常的言论进行了过分的打压,以至于自由派知识分子重新获得同情。

陈纯

故乡的沉沦

进入秋燥的季节,咽炎发作,只能吃比较清淡的东西。于是想起在清淡的食物里面,潮汕菜算是佼佼者。在深圳穿街走巷,都没有找到特别正宗的潮汕美食,我渐渐动了回乡看看的念头。2012年秋天,我表哥大婚回潮州摆酒,祖叔公也让我陪他在潮汕走一遭。这年十月,潮州政府举办了一场以“伟南精神”为主...

陈纯

一座城市的文化宿命

今天年初我写了一系列关于深二代的文章,后来我反思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个主题。最有可能的答案是,我开始需要一个在地理上的确定“身份”,或者直白点说,自己人到中年,需要一点归宿感。我在很多个地方说到,我对“潮汕人”这个身份是没太多认同感的,因此我对“深圳人”或“深二代”的身份稍微有一些期待。

陈纯

从对#MeToo的三波批评看公共文化的生成

首发于《思想》37期 2017年十月,数十名好莱坞女星指控知名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曾对她们实行性侵,随后,同样受到过韦恩斯坦性侵的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呼吁受过性骚扰的女性用#MeToo标签,讲出自己的遭遇。

陈纯

政治认知主义与政治行为主义 ——对韩乾的一个回应

韩乾的文章可以在这个链接看到: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94145504.html?weibo_id=4420840546350060&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

陈纯

以言说对抗恐怖

上个月底我在端传媒上发了一篇文章,前半部分写到我在派出所里十几个小时的经历,后半部分是我对这次“粉红狂潮”的成因的分析,两部分乍看没太多关联,其实想论证我一个观点:体制外有可能产生比体制内更反动的极权主义。文章发出来后,大部分批评集中在后半部分,但我在端上看到一个相当显眼的评论,...

陈纯

八月浮沉

去年的六七月我在土耳其呆了一个月,在南京的修和讲课两周,期间参与了#MeToo的几个案件,我以为这么让人惊心动魄的暑假可一不可再,结果今年又一次刷新了我的个人体验。“八月五号从派出所出来,我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世界的变化”。派出所只是一个被借用的地方,来“慰问”我的那些人平时都不在这个所里工作。

陈纯

老朱——中产阶级的“去政治化”与“再政治化”

两三年前有人做了一张左右意识形态在中国各省份的分布图,其中偏“右”的前五名是上海、广东、浙江、北京、江苏,偏“左”的前五名是新疆、贵州、广西、宁夏、河南。从去年开始,我就发现这种划分是比较粗糙的:“有些地方的‘左’,是官方的‘左’,比如新疆,有些地方的‘左’,是民间的‘左’(主要是毛左),比如河南。

陈纯

八年的北京

也许是人到中年的关系,这两天我把《四城记》和《2012,一些理想主义的故事》再看一遍,对里面写到自己的部分感到略有不适。我曾经是一个多么爱表达自己的人,如今只想把自己私人的一面完全隐藏起来。我不想讲自己的私事,也不喜欢把那些未经反思的观点说出来,因为那些话在我看来毫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