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19 篇作品

「回歸」左翼:工學聯盟中的階級政治與共產主義想象

懷火Reignite

引言我和我們我站在山崗之上遙視天外群山青翠紅日升起我立於大河之岸放眼水面波濤滾滾奔騰不息我鶴行於人群之中我沈默於郊野之外我失去親情、愛情、友情我失去一切我失去所有我將擁有親情、友情、愛情我將擁有一切擁有所有不在今天在不遠的將來我不是我我和我們 ...

「五四一百週年×當下思考與運動」專輯序言

懷火Reignite

這是我們在2019年五四一百週年之際組織的專輯,未曾發表在Matters。一年後的今天,經歷了香港反送中運動,經歷了新冠肺炎疫情橫掃全球,在兩岸三地的我們都有新的思考和感覺。今天看到紀念五四、讚頌北大校慶和「後浪」的各種陳詞和新酒,想要把去年的這些作為星星之火的文章發出來。

紧急!北大人民医院可能导致大范围感染!

透图哥

随着北京各企业的陆续复工,北京疫情又迎来了新的阶段。截止2月20日24时,本市累计确诊病例395例。其中出院145例,死亡4例。平谷区尚未有病例。一、北大人民医院存在出现大范围感染事件。密切接触者300-700人,这些人还有乘坐地铁的。所以,提醒大家不是万不得已,注意尽量不到要医院就医,特别是东西城的医院。

北大附中实验学校事件:反思与澄清

Philosophia哲学社

本文作者 / PZH, Chris, CC近日,北大附中、北大附中实验学校的学生和公众号「呦呦鹿鸣」之间产生了一场争论。事情的起因是北大附中实验学校装修后部分学生身体出现异常,包括流鼻血与其它不良症状。有关报道最早出现于2019年10月8日11:37分,由经济观察网发布。

<自戀檔案室>「完美」的輓歌--北大弒母案

寓森

一個近乎完美的學生,過著近乎完美的學生生涯,卻做了一件細節近乎完美的謀殺,而對象竟是自己同樣近乎完美的親生母親。2015 年一起發生在中國福建省福州市的殺人案件,當年 7 月 11 日,北京大學學生吳謝宇在福州殺害自己的母親謝天琴,並將其遺體用多層塑料包裹並加入活性炭吸臭,後將遺體留在了案發宿舍內。

诗一首:我想出最好的校庆贺礼了

Nikoala

致 邱庆枫 我想出最好的校庆贺礼了 深夜 一位女生倒在血泊里 她可以是长发 她可以是农村孩子 她可以孤僻 她可以是处女——但不是也一样 因为他们的傲慢 ——像一道隐刺—— 还没有刺痛她的子宫 初红是祭品 惊醒沉睡的三角地 北大,我该如何祝福你?

MBA课程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言实

和很多同学讨论过这个问题:“你觉得MBA课程里最重要的是哪门课?”金融背景出身的同学常常说CF(Corporate Finance)最重要,因为它是很多金融知识的基础,也是对工作帮助最大的;汽车等制造业的同学常常说OM(Operation...

遇勃铭:关于北大后勤工人调查的二三事

翻身课题组

我是遇勃铭,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18届本科本科毕业生,马会的老会员。我知道,写下这篇文章不会给我带来多少好处,倘若被一些亲友知道甚至要埋怨我多事。但是北大马会曾经教给我的,正是学会弃用“投资”的眼光看待我做的每件事情。我是大二加入马会的,当时是2015年。在许多人印象里,马会同学经常参与的是学习讨论,我们共同研读历史、理论思辨、讨论哲学命题。但在我这里,我印象最深的不是理论的华美绚丽,...

冯俊杰:默许绑架、强制休学、却矢口否认……我要实名反对北大医学部的官僚主义

翻身课题组

我是北京大学医学部2015级本科生冯俊杰。距离我在校内被黑衣人殴打已经超出一个月。这段时间以来,我愈发感到身心俱疲——我非但没有得到关于殴打的任何说法,反而被北大医学部的官僚主义无理缠绕,甚至是只要我再退让一步,背后便是万丈深渊。一步步的退让换回的只是对尊严的践踏,我意识到退是无可退的。今天,我要站出来,公开揭露北大医学部对待学生工作的野蛮与粗暴。11月9日,我在北京大学燕南食堂附近被黑衣人...

张充:两天三约谈,我不愿再做个北大里的沉默者

翻身课题组

其实,我一直都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愿望也一直没有多么强烈。但是,这段时间,真的是看不下去了。一我是张充,是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2018级本科生——一个北大学生,一个马会成员。我是马会成员,但是我首先是一个北大人,首先是一个青年学生。其实如果不带着标签化的目光来看待我,我不过是一个普通学生罢了,以至于某老师约谈我的时候不由得说:“本来以为你是一个很叛逆的小孩儿,见了面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暑假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