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40 篇作品
卡卡

我的挪威室友(三)

大胡子是众多室友中对我最好奇的人,他总爱跟我聊天,问我很多关于中国的问题。譬如,他问,为什么在中国有人跌倒了不去扶呢?我跟他说,这只是个例,我们在看视频不能将它推至整个中国,中国太大了,太复杂了,不排除有人不敢扶。

15
卡卡

我的挪威室友(二)

续上一篇《我的挪威室友(一)》,或许分成一二三四等等,看起来没什么逻辑,确实没有什么逻辑,完全由个人时间和喜好,写到哪里算哪里。在挪威,首付也成为年轻人卖房子的障碍吧,大胡子说,自己租了十多年的房子,每个月交五千多克朗的...

卡卡

我的挪威室友(一)

这一系列的日记将写写今年一月到三月份,我在挪威当交换生所认识的挪威室友,希望通过写出这些人和事来供大家窥探挪威社会,或者更广阔的北欧。我在挪威交换时住进了学校的宿舍,据说,当国际生申请学校宿舍时,总会有优先权。

Wendylee

在日本合宿考驾照的经历

在9月初的时候,参加了内定公司的座谈会,前辈们再三强调了驾照的重要性。我看了一眼日历,现在还是日本暑假,10月一到秋学期就开始了,我又要疯狂忙起来了。一拍脑门,好吧,我就趁着暑假去把驾照考下来吧!下定决定我就赶紧上网搜集信息,结果发现因为疫情的原因好多以前做合宿的驾校都取消了课程,要不然就是暂时不接收外国人之类的。

6
津轻海峡

欧美教育为什么吸引中国人?

导语:将近十年前写出的一篇文扔到不知哪里去了,没有再回头看。前天无意中找到,一看,发现这旧文不但没有失效,反而是时效性更强了。写手由此感到骄傲。此文发表一年之后被屏蔽的遭遇证明其时效性比预想的还强,至少在中国大陆当局眼中。

25
ErbB4

要毕业了,我却没时间写论文诶

§ 论文写到一半就写不动了半个月前我提交了博士论文,写了大半年总算是写完了两篇文章和最终的博士论文。写作过程也是重复了常见的读博动机曲线,一开始激情满格,逐渐效率平稳,中间有一段时间效率和情绪都处在谷底,最夸张的时候我连睡了三天都不想打开电脑。

oldifnotwild

来美一周年记:他们飘来飘去,他们终将清晰

Dear J: 之前我好像跟你说过,我其实是一个喜欢看恐怖游戏的人,而克苏鲁是恐怖游戏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类型。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描述克苏鲁神话体系(Cthulhu Mythos),那大概是“不可名状,未知深渊。” 对事物的命名很重要,具象化的描述能给人以切实的安全感。

ZoeZzx

2020年3月20日 写于英国第一次疫情封锁之前

下午5点半,还不是很饿,在家仿佛已经失去了调节自己注意力和饥饿感的能力。最近这两天牙疼的厉害,喝水都难受,想着去补充一点止疼片和维c片,于是拿着垃圾袋扔垃圾,带着口罩下楼,去一家附近的超市。五点半的超市,人挺少的,但是货架上的东西更少,所有蔬菜都没有了,牛奶,饼干,意面,各种面包,鸡蛋,全部空荡荡。

光年VPN

美国留学生在中国是否需要VPN上网课?

美国移民局政策7月以来,移民局对于留学生的政策牵动着每一个留美学子的心。政策真可谓是”一天一个样”,每天都有反转。移民局在收到哈佛、MIT等多所高校投诉后,撤回了之前上网课会被遣返的政策。

krisqz

离岸爱国的虚伪之处

在Matters上潜水了好几个月,我发现这的中国大陆用户中,坐标海外(包括留学生和华人)的比例相当高。海外人士中的爱国者分为两种,一种是热爱家乡的历史、文化、食物等等具象化概念;另一种喜欢给CCP任何政策做辩护,他们最容易被嘲讽为“离岸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