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0 人追蹤
34 篇作品

俄烏戰爭 - 為何人們欣賞普丁?

DrunkenDonkey

很多人已知道俄烏戰爭中,歐美保守陣營中有一票人們在危機前以及戰爭期間為普丁說話,保守陣營目前還在打架與分裂。而共和黨搞民調與政治策略的 Frank Luntz,也在 twitter 上問「欣賞普丁的人們,這是為甚麼?」。

3

经济复苏何去何从?

中国劳工论坛

那些在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下无法解决的主要问题,将会促使人们探寻更加激进的解决方案。右翼民粹势力会试图利用这种力量,而左翼改良主义与“民粹主义”都无法正确回应。只有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去作出的分析、展望、纲领和组织才能在资本主义的衰落中开辟社会主义国际主义的道路。

邵建:蘇俄左,納粹右?—— 借由全權主義左與右說開

大家備份

2014-09-22*文章最後,看到朋友的一條微信:「一位古羅馬皇帝說,希望人類只有一個脖子,這樣他就能一刀斬斷。蘭德說,集體主義就等於把人類變成一個脖子,獨裁者可以隨意拴上皮帶。」是的,如果這根皮帶把你帶往左或者帶往右,對被奴役的人來說,又有什麼區別。

邵建:我們至今未癒的民主綜合症

大家備份

2014-06-29*僅僅通過投票,一個人的財產就可以被剝奪,甚至生命被終止。由此可見,不自由的民主政體顛倒了不可顛倒的個人自由和政治自由的關係。況且沒有個人自由的政治自由,是建築在沙灘上的自由。它之不可取,是它有可能反噬個人自由,甚至包括它自己。

徐賁:因為法西斯,民粹才可怕

大家備份

2016-07-01*只要民主法治在英國還健康存在,我們就沒有必要去擔心,那裏的公民公投是否已經成了「民粹」。

秘鲁:激进派佩德罗·卡斯蒂略赢得选举!

中国劳工论坛

秘鲁人民必须汇集自己的所有精力,超越卡斯蒂略提出的改革。这样的左翼组织必须打碎资本主义国家机器,推进工人政府的建设,在秘鲁和拉丁美洲其他地区建设社会主义。我们的国际组织ISA(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全身心投入这项令人兴奋的任务。

從板球看印度、世界體壇的「主旋律」

李峻嶸

現時主宰著全球秩序的,不是西方自由民主體制,而是源於數百年前西方的民族國家體制。不過諷刺地,在廿一世紀初,這套體制在非西方世界更加神聖、更不能被質疑。

让人叹为观止的这几日。

Singharaja

假期肇始,本应愉悦上阵,但五月一日上午“惊天”出现的中国长安网微博帖子长安网帖子着实让人大跌眼镜,而这个长安网微博是国内某部门的官方微博。甚至早些时候在四月三十号中国警方在线微博号在微博平台上发布了如下内容: 当然,不出大家所料,关于这两个微博帖子的置评在稍后出现后也很快被404。

歐洲民粹與極權,公共媒體存與留

狗狗觀點

「在擁有公共媒體的國家,人民獲得更多的優質新聞以及真確的資訊。」-牛津大學路透新聞學研究所 在全球疫情當中,公共媒體在歐洲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除了宣導制定的相關政策,也教導了人們正確的防疫資訊。身兼人民喉舌及政府監督者的公媒,按理其獨立性和經濟來源應受到法律的保障。

为亚洲正名,印裔学者杜赞奇谈全球民族主义危机

arden

瑞典经济学家纲纳· 缪达尔(Gunnar Myrdal)因其扩大了的发展愿景而为人们所铭记。不幸的是,他还坚持一种观点,认为亚洲的民族主义在无知和迷信的宗教狂热的推动下,不利于发展,欧洲的民族主义更好: “在欧洲,民族主义尽管与浪漫主义有关,但其核心仍然是世俗和理性的。”知名印裔学者杜赞奇在本文认为,即民族主义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比米尔达尔想象的更为复杂——不仅在亚洲,在全世界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