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33873 

为亚洲正名,印裔学者杜赞奇谈全球民族主义危机

arden

瑞典经济学家纲纳· 缪达尔(Gunnar Myrdal)因其扩大了的发展愿景而为人们所铭记。不幸的是,他还坚持一种观点,认为亚洲的民族主义在无知和迷信的宗教狂热的推动下,不利于发展,欧洲的民族主义更好: “在欧洲,民族主义尽管与浪漫主义有关,但其核心仍然是世俗和理性的。”知名印裔学者杜赞奇在本文认为,即民族主义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比米尔达尔想象的更为复杂——不仅在亚洲,在全世界都是如此。

澳洲学者谈 中国民族政策同化转向

arden

推荐澳洲学者对中国民族主义的研究观点,机器翻译仅供参考,请以英文为准。

是否应该担心Clubhouse的对话失控?

arden

Clubhouse 太火了。美国波因特传媒研究院(The Poynter Institute)也提出了专业的问题上,即该应用程序给事实核查人员带来了问题,因为它“不保留旧帖子或音频文件,也不允许用户录制对话”事实上,“根本没有办法证明某人说过任何有争议的话,”这似乎对告密者和媒体行业委员会不利。

莫迪被迫两线作战:国际声援印度农民抗议,政府指控锡克族搞独立

arden

本文编译为主,写作对象原本是GFW墙内的受众。但我相信族群议题,对于海内外读者都有一定参考价值。①印度农民抗议持续数月,莫迪政府封网追责记者,已经引发各国元首到明星名流的批评谴责,印度爱国人士强烈表示反对“干涉内政”; ②此外,莫迪政府强烈抹黑抗议农民,受海外“追求独立”的锡克族...

印度教侨民被视为“公敌”?重新理解印度民族主义

arden

这是一篇旧文,写于2019年印度大选之后,莫迪政府在推行全国公民身份登记政策的种族歧视政策,引发了广泛抗议。理解印度,理解未来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也许可以从莫迪的这个民族主义动员政令开始。2006年,我参与美国东西方中心组织的记者交流项目,首次到访神奇的印度(对,就是Incredible India)。

有好的民族主义与坏的民族主义之分吗?

arden

作者:David Brown 译:Li Xiaowen 校:Arden 导读:民族主义被公认为当代政治中的一股主导力量。但是对于民族主义应当拥抱或是谴责,存在广泛的分歧。究其原因,应归咎于民族主义自身的特性:它时而表现为一种导致不容忍与暴力的绝对信念,时而表现为促进个人解放与公民平等的自由主义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