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攻坚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5 人追蹤
10 篇作品

作为治理的客体的贫困的问题设定

MuxSansCulotte

贫困本身是个抽象的概念,却是治理主体的一大面向,也即对应着治理的发展主义,但在实际的治理过程中,它却并非抽象。可是有关治理的讨论,却并不会把贫困、风险乃至其他概念视作值得商榷的具体接合中的能指,而是将其视为既有的、自然而然的出发条件。换句话说,如果治理的手段被视为中立技术,那么治理的问题设定则被视为中立的概念。

社会|消灭“懒汉”乡村就能振兴了吗?

多数派Masses

“养懒汉和泛福利化”从学者呼吁、民间声音,一下子登堂入室成为了官方的指导意见。然而究竟哪些人是所谓的懒汉,哪些人致贫是因为“懒”,帮扶政策为何会出现“懒汉”,怎么样才叫做“泛福利化”等又相当的语焉不详。

1

他们为什么爱看《山海情》?

无法

多年以后,我还会经常告诉朋友,我如何读大学以前都没洗过澡,以及我如何在开学第一天排队体检的时候偶然从胳膊上搓出泥来于是幡然醒悟跑回宿舍一顿狂刷的往事。对我而言,这是活生生的往事,但于多数听者,这是个很值得将信将疑的故事。于是,那天朋友在群里cue我,问《山海情》里演的是不是真的,...

锐评|墨茶的离世绝非个人悲剧 3个社会保障痛点亟需关注

多数派Masses

文|辛时弃 最近两天,B站up主@墨茶Official 的不幸离世引发了广大网友的关注。他生前是B站一位普通的游戏主播,粉丝只有几百人。即使身患糖尿病和癌症,他仍然以积极的态度坚持直播,从不在社交网络上“卖惨”。他去世后,墨茶的好友回忆了墨茶的生平。

航通社的朋友们

去世的 B 站主播“墨茶”:阳光下没被照到的角落?

lishuhang

在求证过程中,我被凉山州脱贫攻坚进程里的故事深深打动。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微博:@航通社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2021年 第2期文 / 书航 2021.1.22 “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今天(1.22)一大早,哔哩哔哩内容创作者“墨茶official...

1

贫困专题|脱贫奇迹的阴影之下

多数派Masses

文|Ziggurat 上周一,一条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的消息在主流媒体上引起了一阵狂欢。媒体们激动地宣布“再见!国家级贫困县”,争相赋予这一时刻以宏大的历史和政治意义。诸如“5000万农村贫困人口告别绝对贫困”、“历史性地解决了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存在的绝对贫困问题”和 ...

贫穷专题|听说8亿中国人脱贫了,那我呢?

多数派Masses

文|叮咚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扩散让世界都笼罩在一股不安阴霾下。阶级差距在扩大,贫穷在蔓延:一边是中上层阶级白领精英利用数字化高科技带来的便利,享受着“居家办公”的特权;另一边是底层工人为了糊口依旧在外奔波,快递员、外卖员、清洁员……支撑着整个城市的运转,支撑着整个中上层阶级生活的继续。

偷东西的老太太,习近平滚蛋!

鬼撞墙

到住处附近一家卖菜的小店逛了一圈,没有找到我买的东西。空着手出来的时候,我有些歉意地对收银员笑了笑。她没有像往常那样抱以善意的微笑作为回应,而是一脸严肃地望着门口,而我就站在门口。“啊,都这么势利吗?买她家东西就满脸堆笑,不买东西就拉着一张脸。

魔幻贵州一|都市理论的“乡巴佬”紧身衣:关于网络社会研究所“乡建中的中国”贵州之行后的一点思考

inertia

魔幻贵州田野报告对我来说,能去探索当代那令人着迷、激动又充满活力的前沿,看着那条长长战线上繁华各异的舞台,聚光灯下的主角创造着自己的史诗,是何其有幸之事。这次贵州的田野报告,乃是我们回馈场景中主角们赠允我们的礼物:所有的人都在故乡飘泊,借由聆听交谈,无论有形无形的距离,都回到了家。

贵州加速度:魔幻貴州田野報告系列|幺妹儿!过来听田野报告会

inertia

我與中國美院网络社会研究所&空间生产的乡土实践小组的研究助理與研究生,于2019年6月14日-21日,12月18日-25日在贵州田野调查,是为「乡建中的中国」长期的研究项目之一。我们走访了贵阳、都勻、毕节、黔南地区、黔东南地区、黔西南的20余个村落,拜訪了當地村民、村官,外地来的知识分子、建筑师与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