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6425 
smog_again
置頂作品

批评易富贤造假,我从来都是“有理有數據有邏輯清晰無人身攻擊”

在我那篇“给《纽约时报》再揪一个错》”的文章后面,有网友质疑我“張口閉口造假大師”。通过评论给予简单回应后,我认为自己应该做出更详细的说明,同时也总结一下这几年揭露“反节育派”造假的成果。我把易富贤称为“造假大师”,就是经过自己所做的一系列“有理有數據有邏輯清晰無人身攻擊”的考证后得出的公允结论。

smog_again

又当了一回乌鸦嘴

9月初发现自己的likecoin被盗后,我写了几篇文章谈论数字货币的不可靠,以及不看好共匪推出的官方版数字货币。没想到我说的话这么快就应验了,今天读到新闻说,共匪的数字人民币尚在试行已出现假币。(顺便说一句,RFA那篇文章里“向全市5000人发放1000万元数字货币红包”写错了,应该“50000人”。

smog_again

“上帝之鹰”与“阿特拉斯耸耸肩”

把这两个网名扯到一起做题目,是因为他们都有那么点“高级黑,低级红”。CDT上有篇文章《送你一程 这一次,网暴轮到了「五条人」》,讲的是五毛狗爱国贼们网络暴力的两个最新受害者五条人和王刚。而这场网暴的主力五毛狗,是一个网名叫“上帝之鹰”的大V。

smog_again

兲朝年龄歧视的背后

今天在中国数字时代上读到两篇文章,我认为把它们放在一起来议论议论很有意思。第一篇是讲年龄歧视的(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凤凰WEEKLY 打工人的一生:25岁内卷,35岁被裁,45岁禁止卖菜》。这篇文章让我震惊的是,没想到中国人现在这么惨。

smog_again

“当中美关系最坏的时候,台湾往往变成一个牺牲品”?

今天NYT上有一篇文章《为什么许多台湾人与特朗普和美国站在一起?》,跟纽时以往轻飘飘地否定一切川普支持者的那些文章不同,这篇文章的作者采访了台湾的多位人士,是纽时此类文章中难得的比较中立的一篇(虽然貌似只有中文版)。不过,在读到”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荣誉教授、中国国民党员赵春山”的一段话时,我不由得笑了。

smog_again

VOA这篇文章值得一读

最近NYT和VOA都发表了几篇分析华人川粉的文章,但VOA这篇《海内外华人自由派倒戈拥护特朗普,他们为何改变立场?》采访了很多人,而且从曾经的亲共川粉,反共川粉,到相对理性的川普支持者,以及重度川黑,都有采访,用一句比较时髦的话说,它覆盖的政治光谱还是比较广泛的,不像NYT那样一边倒地支持或反对某个政党。

10
smog_again

进村路就烂,出村路就好(虽然好得有限)

这段时间天气好得出奇,能够骑车到比较远的乡村转悠了。北京这边乡村的公路不管是县道乡道,路况还算可以,但有时不小心逛到河北那边,路况就差强人意了。骑得多了,发现部分乡村公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在有些地方,如果村外的公路还算勉强过得去的话,一进到村子里面,那路面有时就烂得惊世骇俗了。

smog_again

德先生,赛先生(4-2)

原来是村里老余家疯掉的大儿子,快三十岁了,是个光棍。因为重女轻男,农村人普遍嫌弃女儿,尤其是那些女孩多的人家,生下女儿要么当场溺死,要么扔掉或者送人,要么就因为照顾不周而病死或死于意外,能侥幸活到成年的女孩少之又少。就这样,大山沟里一直都是男多女少,儿子多的人家虽然人前人后都很有面子,可是到了娶媳妇的年龄就犯难了。

smog_again

唱《我的祖国》忘了词,于是我就咿咿呀呀糊弄了过去

刚读到长平有关欧阳娜娜唱《我的祖国》的文章,想起自己上高中的一件糗事。《我的祖国》是一首著名“红歌”,我不知道现在的学校是否还学这首歌,但在我上学的时代,这首歌在学校里大概是无人不知吧。它的旋律比什么《社会主义好》之类的口号歌要稍微好听一点,因此也是学校各种表演活动上的热门歌曲。

smog_again

“想吃好药?你的级别还不够!”

今天看到好多人讽刺华春莹的推文:“衷心希望所有美国患者,都能得到像总统一样‘一流’的治疗待遇”,那么我也来跟一次风,贡献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的主人公是我老家一个退休的乡干部,他有一天对自己经常光顾的一家医院的医护人员说:“吃了你们这么多年的药,就没吃到什么好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