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讨论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2 人追蹤
34 篇作品
MarcelLui

香港公共讨论中不同角度的可能——由谈港大副校长任命开始

【按:这篇短文最初是为投稿给《南华早报》的读者来信写的,缘由是香港大学新任命了两位副校长。最初的文稿是英语。但因为《南早》要求提供详细住址和电话,且词数上限在400词,所以我决定自己翻译修改出来,发在这里。在港大读书四年,无论是大学还是香港社会里的事都大概有些了解和看法;去年开始...

OwlDaniel

记录一段关于批判理论的对话

Eugène Delacroix: Le 28 Juillet. 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Simon: 今天被“批判性理论”惹毛了。追溯一种思想的社会结构根源,没问题。

1
C计划

关于不爱国的“公知”,一段80后与00后的对话

未来的你们,还会成为今天的我们吗?一次闲谈中,一位学新闻传播的00后小友,和我聊起在当今的中文互联网世界里甄别信息的困难。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每天面对纷繁复杂的信息与情绪,每个人的表达都带有立场与政治偏向。

天明寺文茄

我们的教育在向反智的道路上狂奔

昨日,也即是2020年5月15日。我与【凌于深渊】先生在【Telgram】上的讨论中,初步涉及了关于【教育制度】所创造的【权威信仰】这一话题。而于今日,我看到了【深渊】先生早些时候所发起的【学科分化是否让交流的距离更远?】这一讨论。恰逢话题,且容我整理思绪,从而表达我的看法与想法。

KinkyFeminist

他们所说的字母圈到底是什么 ?

作者: 猫猫,设计师,捆工,偶尔写点字。SM、BDSM、Kinky 这些术语在中文语境下被翻译为“虐恋”(台湾翻译为“皮绳愉虐”),时至今日,“虐恋”作为一种对关係中行为的描述,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

12
KinkyFeminist

“不好的”BDSM去哪儿了

作者: Gandalf,KF创始人 近几年,每当公共事件中涉及到BDSM相关情节,都会随之引发一系列对于BDSM概念的科普。譬如最近被广为讨论的屈楚萧事件,在事发后便有很多媒体和独立作者发文,阐明究竟什么才是BDSM。

11
凌于深渊

讨论活动(1):学科分化是否让交流的距离更远?

我不擅长写活动文案,所以就让我们少谈情怀做动员,简单直接地进入主题吧。活动灵感和规则讨论可以看这篇文章:活动意见征询|尝试发起一次平和理智的讨论 活动目的:尝试了解,在大部分参与者都努力保持冷静,充分运用理智的情况下,会呈现出怎样的讨论氛围,能诞生什么有价值的成果。

Kynthia

Matters 的公共讨论空间去哪了?

Matters 具有的资源十分的吸引人:永存,理性的读者,有价值的创作者……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话题广场,更不是公共讨论的空间。现在倒是存在着各种个人空间,私有空间。也许 Matters 应该把你们的标题改一下:一個自主、永續、有價的社交創作互動空間如果 Matters 没有关于...

C计划

方方日记该在海外出版吗?|面面观No.27

​对方方日记的争议已持续多日,成为疫情爆发以来最大规模的朋友圈撕裂事件。过去一段时间,争议达到白热化,在4月22日甚至成了微博热搜第一位。/ 图源网络 /1月25日,武汉封城后两天,被禁足城内的武汉作家方方开始记录封城后的生活,并在网上发表。

C计划

学会有效的网络对话|蓝方专栏

​注:本文首发于《财新周刊》2020年第12期。C计划的小学员们,最近在微信上建起了自己的聊天群。这群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很多是刚刚拥有自己的手机,不少人是为了提交网课作业才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