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4 articlesIn total 53489 words

籍由豫章书院的事,谈谈自己作为网瘾学院的亲历者的事。

天明寺文茄

我是一个进过网瘾学校的,对于这种东西,我自然没有多大的好感。可我对此由其感到悲哀——因为深知其存在的必然与合理,因而我不由得愈发的感到悲哀。从网瘾学院的性质开始说起吧—— 网瘾学院是盈利性的组织,他们并不是几个人没事想着来拯救社会现象的“救世主”,而是一个想要收获利益,并在收获利...

《非诗·试看今朝天下》

天明寺文茄

欲生者不得其生,求死者不得其死; 富阔尚不觉自在,苦贫却自颂幸福。善者以恶颜警世,恶者以善名自居; 杀人者不觉无耻,未死者自察有罪。千座山前万百院,燃去香尘遮碧天, 僧俗老幼齐叩首,岂有一人信真源?

《非诗·默泪》

天明寺文茄

日已没,曲将终。残歌作罢客散尽; 欲唱却还休。向若故时未插柳, 何得今日泪先流?江河涛涛声漫泪, 诗似尽,情怎末?

非诗:《食有感》

天明寺文茄

车遥遥,路慢慢。载舟朝中泛。人生自古多歧路。多歧路,今安在。我辈靡迷向何处?恰如桌前菜, 去老葱,加新蒜。

1

非诗·张诗青年四首

天明寺文茄

一、昨夜唱罢传统,今日歌遍道德;赤帘掩住白面,几人心存传德?二,浊时喊杀民主,清时欢呼自由;高杯敬向大楼,蔑视街边死徒;三、什么道德民主,尽是庸人说头;劝君还望冰阁,今朝莫非无酒?四、道德不符民意,真理并非诉求;无论上下左右,尽是污浑且庸;呜呼、呜呼!

顾先生之秋(一)

天明寺文茄

偶然间看到@Horo 的社区活动,很有趣的提案。顾先生系列大致会写三篇,作为参与活动的文章。那么,正文如下——秋日,一枚秋叶于空中飘动着,落在了顾先生的脚尖。顾先生蹲下了身子,握住了秋叶的叶根,将其举在了自己的眼前。他望着这枚红透了的树叶,紧皱着自己的双眉;他的神情,就好似看到了猎物一般,尖锐而又严肃。

新知的震动·追求真相的代价

天明寺文茄

我是一位共产主义者,也是一位马列毛主义者。正因我的立场如此,我几乎从未被人正眼对待。自由主义者,因为我支持马列主义,因而认为我是暴君的同谋;民族主义者,因为我反对特权阶级,因而认为我是暴徒的同谋;那么,那些国内所谓的左翼社会主义者呢?他们看不起我,因为我不知道他们的理论与知识。

1

非诗·沉默的青年

天明寺文茄

我沉默着,只因我未曾开口; 当需我开口时,我唯剩沉默。有人被遗弃,我哀痛着他们的不幸; 有人坠风去,我惊奇于他们的勇气。有人斥责亡者的魂灵,我憎恶这般的傲慢; 有人歌颂生者的事迹,我厌烦这般的嘈闹。有人卧于高台:“看啊,我是何等的光荣” 有人站于低井:”看啊,他是何等的低劣“ 而我仍在沉默,只因那不属于我。

写于马特市的一点建议:能否尽快推出更多的板块分类?

天明寺文茄

马特市作为一个公共创作平台,当前的文章推荐与板块划分问题,是否不太合理?文学创作的类别并不相同;身为读者,想要阅读的文章类型自然也会产生差异。但由于马特市当前并没有明确的分区制度、搜索标签又太过的零散,这可能在事实上可能有碍于市民的搜索体验。

有关中国的传统中央集权制度的科普与具体集权问题的问答

天明寺文茄

中央集权制度,即以国家职权统一于中央政府,削弱地方政府力量为标志的政治制度。中央集权制度在中国的历史,已有两千余年。无论对该制度出于何等的看法,我们都必须承认的是,【中央集权】已经成为了中国的政治传统,同时也作为中国政治的象征而存在于世界的视线之中。

2

文学推荐:鲁迅的老调子仍未唱完(采薇)

天明寺文茄

《非诗·哀讯》老调子仍未唱尽,新调子前言再续。书香堂立上画像,炉灶旁撇下思想。伟大、伟大!却不知;何人伟、如何大?呜呼、呜呼!遮陋颜,躲进小楼去罢!短篇小说推荐:《采薇》这篇小说,源自于鲁迅的小说集《故事新编》。翻写的是,叔齐与伯夷不食周栗而饿死于邙山之上的故事。

【现代诗】天空与尘土

天明寺文茄

虫儿深爱着土地; 蝴蝶向往着天空。于是,她啄碎了他的血肉。破茧之日,枝叶于高空中欢呼: 看啊,蝴蝶要来了。破茧之日,野草于土地前哀悼: 看啊,虫儿要走了。土地的爱恋,是如此的炽热; 只是理想,敲散了他虚幻的梦。

無條件基本收入,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天明寺文茄

看到这个题目的读者们,请千万不要误会。我并非想要吹嘘,我的家境已经富裕到对【免费午餐】毫无兴趣。也并非想要夸夸其谈,说什么【钱财对于知识而言毫无意义】这种不找边际的鬼话。我只是想说,对于毫无生存动力的我而言,一笔可供我吃喝玩乐的【无条件基本收入】,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十真一假】 (Liker ID:2996276084)

天明寺文茄

感觉是个很有趣的活动啊......我也来试试吧,希望能藉此找到朋友。1.小学时曾有过同性恋的经历 2.有着谜一样的同性吸引力和女性恐惧症 3.其实是一个在墙内是一个小有名气的AA创作者 4.曾经在大佛前用于许愿的绘马上写了【天下为公】四个字。

1

#Matters新人打卡·幸福者与哀痛者

天明寺文茄

仔细想想,来到马特市后,似乎还从未介绍过自己。既然如此,就写一篇介绍自己的文作吧。天明寺文茄,出生于大陆江西省的一个四线城市。我曾有过一个美好的童年,但那在我6岁时被父亲所胁迫而离开家乡时就已经结束了。我或许有着不幸的少年时代,但那在13岁当我被我所敬重的老师嘲讽为【阿Q】,而引来同学们的一阵欢笑时结束了。

【现代诗】若于明日死去——

天明寺文茄

饭时如狼择食。米;饭后小酌杯饮。米、咖啡;昨夜有个会议。米、咖啡、工作;今日心生爱意。米、咖啡、工作、爱意;明朝我将死去。米、咖啡、工作、爱意、死去;谁会为我哭泣?

【轻小说】文之寓所的作者

天明寺文茄

第零章:没错,这个就是——丘吉尔驳论!一声惊呼,手下的书桌受拍击而震动。不需过多的描述或点缀,如今故事的主人公——秦先生,正拍桌惊呼着。“秦先生,你这突然是在说什么呢?” 坐在周遭的一旁,一位身着着连衣裙、风姿翩翩的长发少女,望着眼前正吐嚷着不知所谓话语的秦姓男子,不解的问道。

打油诗·《遇花》

天明寺文茄

车声喧嚣,人声嘈闹。后腰重荷,试卷三角。思去母上,难免怒嚎。不由得,一声叹息,哀荣尽冒。漫步去,却是无心,见了春光。惊回首,漫山却是,野花开了。天地悠悠,野花不芳。藏于丛中,亦显妖娆。人生天地,遇美而安。赏花而去,心便安了。不是什么好的作品,依照语感所写的打油诗。

【无人的世界】迈向神境的疯癫(Liker ID: 2996276084 )

天明寺文茄

一、人类消失了,在一夜之间。喧嚣的街道已经成为了过去。如今,只留下死的寂静。空荡荡的马路,是如此的广阔。立于马路之上的孤影,却又是何等的渺小。我确实讨厌都市的喧嚣、讨厌车声的呼啸。但这份死寂,却并非我所制定的结局。上帝于我开了一个笑话。人类消失了,在一夜之间;而我却活着。

我们的教育在向反智的道路上狂奔

天明寺文茄

昨日,也即是2020年5月15日。我与【凌于深渊】先生在【Telgram】上的讨论中,初步涉及了关于【教育制度】所创造的【权威信仰】这一话题。而于今日,我看到了【深渊】先生早些时候所发起的【学科分化是否让交流的距离更远?】这一讨论。恰逢话题,且容我整理思绪,从而表达我的看法与想法。

古体诗词四首

天明寺文茄

《贺新浪-论英雄》 福祸相依别,有几个龟卜算者,骗了过客。今朝又兴多少事,何以绿枝参天?不过开春时节。至诚自有前知道,怎奈得豪杰奏燕乐。何忍视,易水血。一曲作罢心似雪,只记得山海往昔,几行墨渍。逐日未至身先死,却成了桃林事。曾记否,魏武煮酒。

1

古体诗歌三首

天明寺文茄

《见友之蔷薇子思而纪故公歌》雅座正为夫子留,蔷薇偏向奴儿开,古之雅客今若在,卧舟长吟坠青天。金樽欲饮声声泪,破履旦笑字字悲。莫笑时人空自在,井中游龙岂知仙?1.本诗作于2020年5月5日,正好是马克思诞生二百零二年的纪念日。当日,文作者与友人聊天时,友人赠与了其于墙边所拍摄的蔷薇图片。

轻小说写作教程

天明寺文茄

目录:一:前言二:轻小说的特征三:如何撰写轻小说大纲前言:前文为文作者的一些牢骚,实用主义者请越过此段,直接阅读正文内容。轻小说;轻文学。这个词汇在国内已并非罕见。伴随着二次元风潮在国内的兴起,轻小说这个文学概念也渐渐的为大众所知。然而,不可避免的是,需多的网络文学的作者们受到网...

杂文-无意义的行文

天明寺文茄

几度提笔,本应写些什么。落笔片刻,又不得不删去。总得写写什么,那就写写文字吧。所谓文字,总归是要传递某种思想的。或是传给某人如何如何愤怒,或是传给某人如何如何寂寞。这般行文,写者舒心,观者宽慰,写出来的文字,自然也就是“有意义”的文字,是会令人纵使三十年后再度翻出,仍会感到温度,不至于令自己寂寞的文字,是幸福的文字。

杂文-知乎上的三种人

天明寺文茄

此文籍由近日于知乎上的一起“网络暴力谣言”所联想到的,此事已尘埃落定,文主不愿再起纷争,只是借此感怀,稍写批判之作。仅以我所知的、我所识的,但凡是知乎上出现的有关于“左右”或“论战”的话题,无论评论众寡,大抵只有几种回复。第一种,对文主所说的深信不疑,先不论其所说是真是假,能否经得住思考,无论其所出示证据是否值得推敲。

先生随言录(一) 生鬼之财的国人

天明寺文茄

我常听被迫亲近的亲人们说,中国人怕鬼、惧死人。所以也怕做坏事,免得自己被“因果报应”。也因此,纵观世界,中国自然是道德第一,无须争辩。对此,我却不以为然。在我眼里,中国人并不怕鬼。不但不怕,反而还有拿鬼当吃饭的食粮、拿鬼做生财的法宝。这些人不仅不怕鬼,不如说还似那襁褓婴儿对乳母一般,一但离开就要陷入饿死的窘境。

随笔录-答其文

天明寺文茄

见某君评吾,曰:“汝何其贱也,不配言鲁(讯)。" 又言:“凡言鲁迅者,高不成低不就,绝非“上大人”(本科生),鲁迅亦不忍视之。” 再言:“鲁(讯),文曲星转世也。汝之賤者何以比周公?世道如此颓靡,皆因汝低等賤者不自知,而空言“大义”也。“ 了之,今作此文以回,不做赘述。

随感录(一)-评红黄蓝之事

天明寺文茄

每当出现了社会问题之时,我总能听到嘈杂而紊乱的评论。诚然,若是讨论,嘈杂到能够理解。毕竟语言本便是传递信息的最好方式。那么在传递信息之际,多听些不同思想形成的嘈杂,倒也却是民之可幸。可惜的是,国人大多的“嘈杂”,并非源自于思想,而近乎于成规形式上的回答。

中国的一些教育问题与其剖析(一)

天明寺文茄

提及教育问题,总是有些要说的。两种教育观念之争,也已持续不下二十余年了,然而这一问题至今未能尘埃落定。那么,我国教育问题,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比起那些范文式的回答,我便做出一个小小的自己的总结,用形而上的方式向诸位讲述吧。一:教育本质问题 教育本质问题,即“我们为何而从事教育?

孤独者日记(一):老人的死/我总有些抑郁

天明寺文茄

一、 我的生活并不幸福,可总有人会告诉我:“你至少还活着,这就是幸福。”每当听到这句话后,我就会思考。是否当我死去了,我就能向别人证明我是不幸福的人了呢?答案是不会的。我曾经所居住的地方,就曾出过一位自天台之上坠下的老人。这件事是我自饭桌上听家里人说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