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放棄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1 Followers
17 Articles

向中國封關是必需的

Heilamverse

支那劣質人

習大大己違反國安法

Heilamverse

習大大己違反國安法

從修理包包體悟「捨與得」

大峽隨筆life

Photo by:Josh Hild: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14449289/ 老婆拿一個名牌背包去附近的專門店清潔。這個包包不知為何變得黏黏的變了質,本想要扔了,但這高檔名牌包隨便扔了也未免太可惜!

反了反了..........

Heilamverse

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谎言要尊严,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才做公民

Back to All

《看電影學藝術》想畫-人生最不該放棄的是夢想

故事泡泡

所謂人生如戲,一部電影即是某人生平的縮影、某個真實事件的紀錄或是某項藝術的動態呈現,短短一小時的電影卻訴說著那段戒嚴時期壓抑的過往和止不住創作的心,透過壁畫彩繪傳達夢想沒有大小、年齡之分,只要有夢就去追吧!

不要因為害怕,而不去行動,還有關於我開了一個網站

紗卡納

我想來分享一件事,關於自己的內心一些轉折 身邊的朋友說我看起來很有行動力,感覺做事總是在往前衝,但我自己知道,我其實不是做任何一件事之前,撇除衝動之外,我是很緊張且害怕的 那個害怕很微妙,感覺像怕被嘲笑,被嘲諷,被看衰,怕失敗,怕閒言閒語,怕很多小事那些內心的害怕總是會讓我許多計...

1
魔音樂土

【構思。不棄】《寫到死》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地構思依然只是構思,放在一角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我覺得,或許可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領她回家讓她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她養大。

不要和那些差的人比

芷汐你好

不要和那些差的人比

1

世界上除了你自己放棄,沒有人可以放棄你

芷汐你好

世界上除了你自己放棄,沒有人可以放棄你

抗癌日記 (2021 年 8 月 30 日)

Kent

最後這怕輸的人 仍持續鬥爭 來告知世人 我尚有那激憤

到底該堅持還是放棄

炙式化

沒有用又曖昧不清的話成功的關鍵在堅持不懈;有時候不要太固執,放下比較好。這兩句話其實不相衝,但是他們完全沒有用,不過是曖昧不清的話而已。真正的重點是什麼時候該堅持?什麼時候該放棄?該堅持還是放棄?可以先想想極端的狀況,什麼時候我非得堅持下去?什麼時候我非得放棄......

懶人進化論Part3 | 學習必經的第二大阻礙,學習高原現象

懶人書架

學習任何事的第一大阻礙,無非是剛開始的入門期,由於什麼都不懂要摸索一段時間,一旦突破、掌握訣竅就進入了快速成長期,但緊接而來的是第二大阻礙,「學習高原」,聽著感覺是很複雜的數學理論,其實簡單來說就是在成長期後,會讓你覺得自己已經達到這項專業的天花板,甚至會沮喪、想放棄...

重訓成效無法突破時,你會選擇放棄還是改變?

我是大衛先生

當我們在增強肌力訓練的過程中,你是否也發現肌力的成長速度日趨緩慢?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們從訓練生理學的角度來說,當我們將訓練加諸於身體時;對身體而言它就是一種「刺激」,因此,我們的身體為了求生存就會對這項刺激產生「生理反應」,但當這項刺激一直不斷的重複進行,則會使我們的身體產生「適...

跌落&崛起

eyeS

若你天生就有 跌落的弱點你便天生具有崛起的強項我覺得這句話套在我身上大概就是休學和自學了!在有些人眼中,我想離開學校是為了逃避現實,是因為不想努力,但是我想說:「我在自學後崛起了!」 開始自學後的我,每天的生活都充滿了活力和希望,我不再每天害怕起床去學校,每天的我起床都是為了去做更多我喜歡、想做的事!

解憂工作室 #8:迷失,我是誰?—羽昊

羽昊

每個人都在人生中尋找自己,而那個人在哪裡?羽昊在創辦解憂工作室的五年中,同時要也是在我朋友的公司—泓斈心智圖學院,當任社群管理經理和為了自己的夢想—BATM 教育聚落努力著,另一方面,夢想也要吃飯,在晚上時,在補習班,當著英文講師溫飽自己....Simon Abrams on U...

放棄與不放棄

吳家俊

Photo by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on Unsplash有朋友話我地而家講得幾豪情壯志都無用,到殺到埋身,攪你家人時,最後可能自己第一個放棄。的確,我地作為中年香港人,根本想像唔到有幾恐怖,真係黎到時先知,而定講咩都唔係堅。

30天繪畫計劃(Day 6):三鐵錶

魔鬼小編

已好多年沒戴手錶了,但我卻有一隻三鐵錶。這的確是支援鐵人三項的佳明手錶。從未參加過鐵人三項,雖然朋友不斷鼓勵我參加,但我仍不為所動。玩馬拉松已是我體能的極限了,在意外受傷要做手術前,我從沒跑過步,也覺得玩馬拉松的人是瘋子。但是,現在我竟然也加入他們一起去發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