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64722 

吃面的那些事儿

齐东

偶然想起厦门的乌糖沙茶面,其实不好吃,不知道为什么记起来。也许是名字有些古怪,乌糖是什么东西,至今我也没搞懂。因为是网红店,我去的很早。黄色的士在小巷里穿行,我问司机师傅沙茶面好吃么。师傅嘟囔了几句。本地话,我没有听清楚。车子慢慢停下来。早晨的风还带着点寒气。

一日情侣

齐东

(一)七日鲜 周亮山医师中医骨科,白底黑字招牌挂在门口。这栋大厦没有装大门,方便人们出入。男人按照网上攻略来到九楼,昏暗的走廊里红色的一连串小灯泡闪烁,照亮木门上随意粘贴的黄色广告纸。黑色粗签字笔涂写着,“十九岁”、“新上班”、“服务好”。

我为什么来Matters写文

齐东

我是大陆一个文字初学者。2018年7月在大陆的豆瓣网开始自己的文字创作。经过一年半的不断写作,也积累了一定人气,大概五千多人关注。我也关注了很多友邻(豆瓣网社区里大家互相这么称呼),每天都在刷新他们的日志和广播动态,享受他们的体验、经历和文字带来的新鲜感。

似是故人来

齐东

(一) 男人:珠海市香洲区海天居小区8栋603房李先生中果一箱。女人:好的,今天就发货。男人:五十一箱是吧。女人:没错。男人:你送过来么,想见见你。女人:不好意思哈,我们是从陕西直接发邮政快递。男人:奥。女人:我们认识?男人:老校区图书馆天台,还记得么。

儿时吃油馍

齐东

吃油馍还是得等天冷。要是夏天,中午热嘞狠。鸡牛子在泡桐上呜呜呜乱叫,空气好像烧着了。眼前面,五颜六色热气,波浪一样涌过来。煮个面条,凉水一捞,筷子一抄,堆到白瓷碗里。加上que好的蒜汁儿(一定要滴香油),蹲在地上,呼啦呼啦,埋头吃一碗,得劲。

弗兰克·奥康纳《孤独的声音-短篇小说研究》前言

齐东

翻译的简单介绍:我一时兴起,翻译弗兰克-奥康纳《孤独的声音-短篇小说研究》 前言,发现翻译真不是好干的。1、翻译是个体力活。虽然现在有百度翻译、GOOGLE翻译软件,但它们智能化水平不高,还是需要大量的体力劳动。2、翻译考验对被翻译语言的掌握程度。

看贾樟柯电影的故事

齐东

第一次看贾樟柯的电影,是用VCD看盗版碟。家里买了VCD,香槟色的。它的播放能力不强,一遇到碟片划伤的地方,咔咔咔响。画面开始出现彩色的斑块和抖动,然后停在那里,半天不动。这时候得赶紧打开舱门,旋转的碟子赶紧拿出来。一摸,碟子由于不断被读取,身上温热。

最近过的怎么样

齐东

男人:最近过的怎么样,想你了。女人:你谁啊。男人:旺仔牛奶,有印象了吧。女人:有什么印象啊,你到底是谁。男人:我在喝你给我那盒旺仔。女人猛地想起她想忘记的事。那个昏暗的房间在十六楼。打开小阳台门,剧烈的阳光和风一起刮进来。而对面山上,高高的白色信号塔耸立。

七日鲜

齐东

周亮山医师中医骨科,白底黑字招牌挂在门口。这栋大厦没有装大门,方便人们出入。男人按照网上攻略来到九楼,昏暗的走廊里红色的一连串小灯泡闪烁,照亮木门上随意粘贴的黄色广告纸。黑色粗签字笔涂写着,“十九岁”、“新上班”、“服务好”。男人犹豫着是否按门铃,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样的面孔。

你咋那么那么残忍

齐东

我:去吃黄焖鱼。小高:去吃啥?我:黄焖鱼,炸好的小鱼,酸汤。小高:还怪会吃。我:让我先吃口你。小高:去你妈嘞个逼。我:说着说着咋还急了。我们走到老陈黄焖鱼摊子时候,天已经傍晚。巨大的火红太阳,站在青色的城墙上。然后往下滑动,坠落。头花花白的老人,背对着城墙,悠动长长的鞭子。

就是开开玩笑

齐东

我爸:明天带你去东关拉铁。我:去哪?我爸:去东关纸厂拉铁。我妈:找好毛驴车没?我爸:给老张打好招呼了。我:为啥不用汽车拉?我爸:毛驴车便宜。我妈:你叫他去干啥?我爸:过磅时记记账。我妈:天天呆家里像大姑娘。我爸:是该出去走走世路了。第二天早上,鸡勾勾叫的时候,我妈叫我起床。

六、男人

齐东

“你最后一次见林菲是什么时候。” “前天下午,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她。” “她昨天晚上从四楼跌落,人已经没了。” “找我做什么。” “她最后一条微信是给你发了个笑脸。” 老郑想起老林发的那个笑脸。嘴角向上扬起,伸出红色的舌头。老林的舌头,热火一样伸入他的口腔。

五、老林

齐东

老林跪在地上,老郑看不见老林的脸庞。只看到她刘海耷拉在额头。老林低下头,老郑感觉自己猛然进入了一个漆黑的洞穴。洞穴里先是漆黑一片,只听见流水潺潺。那流水不知在洞穴里流淌了千年还是万年。第一次被闯入洞穴中的人类听到声音。走到洞穴尽头,渐渐看到光。

四、老九

齐东

老乔报警的时候,老九已经坐上了高铁。他靠在蓝色的座位上,身体尽力想往后仰。坐在后面的女人发出轻微的哼哼声。指责他不礼貌的后仰行为。隔壁的女学生戴个黑框眼镜,耳朵里塞上白色耳机,陶醉于音乐之中。小九哭了一路,已经哭累了。他闭上眼睛,露出美丽的睫毛,趴在他肩膀上睡觉。

三、小九

齐东

老郑和老乔在床上整的正紧,门被敲得坑坑响。老郑停下动作。屁股肌肉紧张起来,如同中了箭的野猪。虽然不足以致命,也是吓得够呛。老乔则擦擦眼,歪着头看了下手机。“谁,是不是你老公?” “他也得能跑过来啊,三千里地。” “说不定就赶巧了,今天跑过来了。

二、小乔

齐东

其实搞一下也就搞一下,又不会缺块肉。她也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十五年前,她还叫小乔的时候,她还不懂得搞那事儿。她男朋友铁墩找她一起去赶集。集上搭好戏台子,正在唱大戏。唱啥戏她早就记不清了。就觉得那个扮小生的顺眼极了。小生手里挥动蓝色马鞭。马鞭上的绒线穗子抖动开来。

一、老乔

齐东

这是老郑杀的第十个人。杀完之后,老郑有点恍惚。倒不是害怕,毕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儿。他还是新手的时候,他师傅老胡教他。你别怕,这个跟杀猪没啥区别。虽然我也没杀过猪,但道理是一样的。杀猪是为了吃肉,杀人是为了除恶,都是满足老百姓不同需求。为老百姓干事儿,你怕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