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2 篇作品累積創作 86555 

金獎排行DIY

胡又天

本文首發於風傳媒。想像這樣一個情景: 你的臉書、LINE這些社交平台上,突然有許多朋友開始轉發今年金曲獎得獎名單的圖文;奇妙的是,每一份得獎名單都有些不一樣。這是怎麼回事呢?一查,原來是:有人開了一個網站,叫「金獎DIY」,裡面導入了公開的入圍名單和評審記錄,訪客可以根據這些名單...

回顧半個甲子前:我的1990(上)

胡又天

今年春天,老哥的兒子出生了。曾經說過「以後有了孩子你們自己帶」的老媽並不免俗,很高興地在滿月以後每週接來家裡幫忙帶一兩天;老爸也開始習慣在每晚睡前拿平板或手機,溫習一下小孫子的影片和照片。是的,得力於手機攝影的普及和簡便,現在的父母長輩,很輕易就能把小孩的成長軌跡大量地錄起來。

從「情懷的形式化」看獨立書店與出版業與藝文界以及全台灣的問題

胡又天

標題寫這麼長是故意的,事實上懂的人看完這標題也應該就知道大意了。很多人都指出過台灣人在各種生意上搞「道德綁架」「情懷消費」的問題,例如標榜個「獨立」似乎就應該得到保護,讓人願意多花錢來買你少少一點東西之類的。站在賣方的立場這樣當然好,站在買方的立場這就不太爽,但如果他自己願意支持...

學者們的「聖地巡禮」合同誌:《問彼嵩洛》

胡又天

近年ACG界流行一個叫「聖地巡禮」的概念,就是去作品中出現的現實場景旅遊,淺者拍照打卡,深者考察一切相關的民俗、歷史、文化。如果還有興致,就把遊記整理成書,也就可以在展會上販賣,即便它比不上真正專業的旅遊書和歷史論著,但至少把這份愛好傳達出來了。

媽媽在《聯合晚報》工作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胡又天

1988年,《聯合晚報》創刊,那年我5歲。生活中最明顯的變化,是媽媽改成白天上班了。先前在日報,是晚上上班,我還有媽媽在上班前開車把我大老遠載到外婆家的記憶,然而沒有下班把我接回家的記憶,大概那時候我都在睡覺。總之改日班以後,作息比較一致,這是媽媽願意調到晚報的主要理由之一。

香港曾經擁有的庶民美食的尊嚴

胡又天

我1994年的時候第一次去香港玩,印象最深刻的是晚餐有一碟炒青菜,那青菜炒得極好。不算名貴的菜色,而美味如斯,我馬上相信了老爸帶回來那些講美食的書上寫的是真的,對這個地方油然生出了深深的敬意。老爸在港工作一年多,飲食上的學問增進起碼十年。後來我們也去了多次香港,每次的重頭戲都是吃。

優越感、安全感與自信心:人性的基本需求與文明的必然衝突

胡又天

出征!看著網路輿論日趨浮躁、戲劇化與「戰狼化」,我日前試著提出「優越感是人性的基本需求」這個跟我們幾千年來歷史教訓背道而馳的論點,並且刻意無視後果地說:優越感的追求是最神聖的,無論它會造成怎樣的衝突、傷害與毀滅,都不可以妄圖否定或遏止人們追求優越感的趨勢。

廢人心態組成的網路輿論

胡又天

在看《大賣空》這部片。老實說不是很好看,但是主題和標題都寫得非常爽動人心。而我思考著:很顯然,「看穿騙局-預言末日-眾人皆醉我獨醒-做空大賺」這種成功模式,比起「投注一個沒人看好的標的,歷經艱苦終於成功」這種一般的勵志傳奇更爽,更能投合今人的看客心理與耍廢嗜好,那為什麼「空軍」沒有在市場上成為壓倒性的主流呢?

旗幟鮮明,歧視也鮮明

胡又天

近日FB貼文合集。一 我們旗幟鮮明,歧視也鮮明。二 旗幟鮮明,歧視也鮮明: 綠營從黨外到現在幾十年來的奪心之法,我以前講過,是「高端」與「低端」的分進合擊: 高端就是高級知識份子,讀了法律、社會學、政治學,能嫻熟使用當代西方人文批判理論術語,打起多元主義、反歧視等等旗幟的傢伙。

跨界隔離交換日記?

胡又天

想到一個點子「跨界隔離交換日記」: 我們每個人多少都會跨足一些不同的圈子,圈子與圈子之間如果隔得很開,你通常不會在A圈裡說B圈的事,只偶爾在恰好有「跨界合作」機會的時候,可以展現一下你兩邊都通的閱歷與能耐。而今大家面對疫情,以及概莫能外的全球經濟危機,應該有很多理由維持、或者再增加自己和他人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