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o

只要跟人權有關都好, 走上這條路, 希望尋得同路人。

話說人心啊

發布於

還記得剛被高中朋友問及開店的事時,大家七嘴八舌,各有各的想法︰「那要賣幾種咖哩啊?」「啊!口味一定不能單一,還得有雞/豬排多選項給客人挑」,就因為我說︰「我一人二手,覺得若東西好吃不用多,想做成套餐形式,含有根莖類熬煮的咖哩伴上隨季節的時蔬,若真的有能力再加入一顆嫩嫩的滷蛋,應該可以吧」,頓時間我有點像是個面對眾多婆媽被問說理想對象要什麼條件而不知所措的女子,被你一句我一句的意見淹沒;突然一位朋友熱心的提議說要介紹開餐廳很成功的朋友給我,由於這位友人平日對事情的看法跟我不太相近,又她生活上要兼顧家庭及創業其實非常的忙;再加上我在社區走動時認識了幾位攤商跟市場附近食鋪的老闆,覺得都是真情真意之人,當下我就跟朋友說了這狀況,表示應該可以向他們請教就不用麻煩她友人了,只見朋友點頭但有若有所思地說道︰「但是你要想,現在你是他們的顧客,他們對你好那是自然,一旦你也做吃的,你們就是競爭的關係了」,我當時覺得心好像被戳中般,我確實不曾想過這問題;自從我入社會以來,就容易碰到讓我不理解的各種人心,我居然沒想到這個尚算合理的層面,從那天以後我心中就種下不太敢讓幾位熟識的老闆知道我要開店的念頭。

市場內生魚片壽司大哥

其中一位是近一年才來市場開店的大哥。我們市場裡清一色的都是婆婆媽媽跟阿公阿北(想想也是可愛的場景),販賣的通常都是生鮮蔬菜跟傳統飲食,半年前注意到有年輕人在市場時,我心裡覺得衝勁也跟著起來,鼓起勇氣(因為人稍微有些冷面感)想說去吃看看順便搭訕一下在市場經營的心得;沒料到大哥講話起來很誠懇,而且也是會跟客人聊天的,聊一聊很快就講到經濟狀況、工作這些事,大哥就說阿現在工作不好做,我就是因為性子很直接,不喜歡在外面就業的時候跟人家在那邊搞東搞西的,所以才自己做的;一聽到這句話就覺得很像同類人,加上壽司做得好吃,之後也常去光顧,有時我記得我並沒有特別問,但大哥就蠻常會跟我聊到人生與自己出來做這些話題,說做生意要有耐心要跟它磨,久了建立起自己的口碑就是你的了。

聽完朋友的話不久,我覺得自己有點像在半測試是否就如朋友所說的那樣,再一次光顧時就告訴大哥即將要在市場做吃的這件事了,我這樣想,第一,我跟大哥還沒認識那麼久,如果他真的變得疏離冷漠了,那我也不至於太難過、第二是大哥做的是冷食,與我的熱食並無重疊,所以我也沒那麼怕被打槍。說出口後,我只能說結果出乎我意料,大哥先問我一句「:你以前有沒有做過吃的」,我尷尬的說沒有,他接著說:「我會幫你,只要你有遇到想知道,需要人家提點的事,我有的心得都會告訴你,沒做過也沒關係,只要你真的想做,你就會成功的,老天爺會幫你,我說真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裏頭的名言理論local版)。說真的,當下我有點傻了,我沒有料到對方會這麼跟我說,沒想到我還能遇見這種人,即使在我腦海裡單純的想法被朋友戳破前也沒有。

對面巷弄的大脾氣煲仔飯老闆

我頭一次踏進老闆飯堂到現在有快10年了,但真正開始熟識是自從我回歸來汐止的這一年開始。結束海外將近二年的儲備幹部生活後回到臺灣的我,同時因感情上的受挫只想找個地方躲起來休養,就這樣維期快一年的高山農場打工生活。在那一年的高山生活中雖然也是看到令人驚訝的官僚人事鬥爭,但基本上山高心靜,又剛好踫上香港反送中、長榮罷工案、新疆集中營,我比起以往更沈浸於時事中,新聞一則一則的看,不懂的地方就去查;下山時我血氣方剛,真的好想做些什麼事。沒想到,回到都市就是那麼感覺不適應,那時我能在都市接觸的人們雖然擁有許多訊息知識,但多半是要用來競爭比較誰見識多的,一切都跟著潮流走,現在在紅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在這樣的情境下我久違的第一份臺灣上班族工作做得並不順利,同事恐怕也不是惡意的,只是熟識的幾個便比較會抓時間聚聚,初來乍到的我,發現輪值的櫃檯連吃個飯都無法按照表面訂下的排班表,一個月下來,常常是後輩中最晚吃,又怕每每願意排最後的老實前輩無法早點吃到飯,隨便扒完飯也沒有休息到所給予的時間就回去輪櫃檯了,後來剛滿一個月我就因為憋尿發炎了,大概是這樣的前情提要下跟大脾氣老闆更進一步的認識了呢。

老闆的店在我們的社區中顯得非常獨特,溫暖懷舊,從空間的每個小細節都看得出這人有自己的品味,料理煲仔飯時就直接在客人面前起爐火煮,不論是肉類主食或經典三格小菜都不馬虎(好久之前就想幫老闆寫一篇了);重點是老闆是一個非常毒舌爆笑的人,每天他都站在廚房外的五爐櫃台前幫客人煮飯;也是每天都在那邊跟每個客人話唬爛,每個食客都是好友,常三五群在他店裡(吃到變成小幫手的也有),還有一家人模式的(全家大小感覺像是在家中客廳裡吃飯,走來走去),如果剛好有生客進去應該會被嚇到。記得有次外面都滿了,老闆讓我進去一個與大廳分開的房間吃(通常是比較不開放的,因為老闆1個人煮不接太多客人),一邊說:「啊坐這裡面這個是有缺點的」;「什麼缺點啊?」我傻傻地問,「就是不能在搖滾區」老闆說,我頓時心裡想還真的咧XD

從上述那份最終得到發炎的短命工作開始後,我跟老闆也越來越常話虎爛(喔不是,是話工作長與心酸),其實在那份工作之前,我已經有動念想從事關於食這一行,只是終究不敢,想說自己讀了書,如果能,應該要發揮所學才是,有次我跟老闆說很羨慕開餐廳做吃的他,當下他沒好氣的說︰「做生意也沒辦法很隨心所欲好嗎?現在奧客那麼多,真的不行的客人,我就會不會讓他進門了,就說都有人了」(我有看過一次,還真有點像睜眼說瞎話XD) 。反正老闆就是這樣的人,他知道你有什麼心結就陪你聊什麼,聊著聊著我結束了短命的工作,開始尋找下一份工作期間(就是前一份像是地獄一樣的工作),我偶爾就會跑去吃老闆的飯,因為好吃,另外就是可以沒什麼壓力的聊天,即使招呼語就是找到工作沒;我每次都有雙主食(除了我點的那份主食以外,還另外加給一小份我常喜歡叫的主食)。

像這樣交情的老闆,我才真的不好說出口。開始忙市場的事以後,我也比較少去老闆那裡了。一天剛好忙完了,真的很想吃老闆的煲仔飯,然後也想說可以跟他提一下,就去了店裡,一拉開門,老闆就說:「阿你自投羅網,要做生意也不說一下,都被別人看到了」(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老闆耳目),我們談了一下要賣什麼以後,他問我一句話︰「你是個有毅力的人嗎」,難得老闆很正經,我也有被震驚到,在做吃的人眼裡,心意恐怕比什麼都重要。

從此以後,除了錦囊相送,我找不出別的用語。

話說人心,是遇到的人好或不好而已嗎。

後記

其實這是一篇大概1月中就要發的文,到現在才完成,市場之路果然是有很多要努力的空間,希望能把它記錄下來,為自己堆砌一些什麼。

過年時我才重拾網路,回到馬特市;在clubhouse剛出來時我是有點排斥的,資訊紛亂以及要跟著潮流步伐感又回來了,我真正想開始用是因為@張蘊之 老師對於緬甸軍變的文章,我也想到談論緬甸的房間去聽聽看那些識得緬甸的人,聽到真實的情況;關於緬甸其實我有點羞愧,我一直以為自己對於人權、軍權主義會有蠻高的敏感性,曾經我會很難過身邊的朋友不那麼關注香港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比起我那幾年在海外的生活,從中國沿海回到臺灣前我總經過中港邊界,在香港搭機返台,休大假時在香港亂繞,看著香港人認真生活的模樣,在臺灣工作的朋友很少有機會接觸香港(除非去玩,但通常就是1次),因為沒有接觸,沒有那麼深的認識,而激不起那麼多的情感(排除臺灣與香港在國際上面臨的類似狀況不說);我認為緬甸對我來說也是(另外就是有點因為翁山蘇姬對於羅興雅人的事件讓我有所反感,讓我感覺所謂民主也是很自私、有所分別的,但其實這是兩件事,我並沒有認真思考),我並不了解緬甸,即使軍變是個這麼可怕的名詞,我也沒有立刻激起非常大的情緒,網路上的報導偏向對於目前情形的描述,臺灣的新聞畢竟比較表面,我那時理解到要再去看關於緬甸的書;昨晚老師說到事發那天,她幫著身邊朋友急,大家的情緒都很崩潰,有的一聽到就大哭了起來,我感受到些什麼。我不了解在2015年前緬甸人民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或是緬甸人的歷史。

昨晚參加@fide 召開的刺蝟與狐狸,我分享了我大概是1個月前領悟的道理,但是跟大家聊完後,聽了那麼多,從不同角度來看刺蝟與狐狸的議題都有各自說法,我變得有點懷疑自己想的就是最終會悟到的嗎?可能也還沒到那個階段吧?刺蝟偶爾還是會變成狐狸一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狐狸或刺蝟:Clubhouse 小房間紀錄

3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