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馬

希望能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下畅所欲言,且保证一定的讨论质量。尽量不仅仅做就事论事的争论,努力走从现象到概念的思考路径。

潜伏在Clubhouse两岸交流房的一日见闻录

發布於

听说最近clubhouse这个app很火,于是我也凑了个热闹,在两岸交流类的房间里面待了一阵。我承认,利用这个软件展开不设限的讨论,这件事本是很好的。那么,接下来我尽量收起我因为害怕被误解被喷而力图表现“理中客”的本能,根据我的直观感受写一下对这短短一天的潜伏经历的感想。

在clubhouse这样的语音交流方式下,人们会尽量收起不礼貌的表达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将真实想法比较委婉地表达出来,或者出于礼貌不疼不痒地对自己不赞同的观点进行批判。这样的方式有好有坏,好处在于这种沟通不太会导致双方吵起来,不容易“崩”,容易持续。而缺点也很明显,大家不得不容忍一些人占用大家发言的时间,讲一些在其他社交平台上反复出现的观点。然而,我们无法预知下一个人的发言的质量。

关于港台朋友的发言我不想过多评价,我不喜欢为了构建所谓的中立而“各打五十大板”,最后搅出一堆浆糊。所以请允许我严于律己一点——重点讲讲中国大陆的发言者的言论。

这个讨论里有很大部分人中国人都是有海外背景的人,虽然是有邀请码才能进入的“精英模式”,但还是有不少的海外人士讲出了和“自干五”的话术别无二致的言论;反而一些并没有海外经历的人讲出了或令人动容的个人经历,或提供了中国当今基层实际情况的信息补充。相比前者我认为后者更是我想倾听的,因为他们更“真”。

最令我感到诧异的是,几乎所有亲中国政府的发言者,鲜有真真切切地谈论中国实际情况和所谓建设性的发言,也没有新颖的视角从理论上去提出什么观点,更多的都是在对这两个大词——“自由”“民主”进行党国式地辩证批判,说着一些似是而非的空洞套路话。而且,这样的人在中国大陆发言者中所占比例,不精确地目测在三分之一左右。

接下来,我向所有的发言者致以最高的敬意,并允许我自以为是且傲慢无礼地将那些温和礼貌下的老套且不断重复的发言转化为“熟悉的味道”。

注:以下列举一些我记得的发言内容,引用部分是发言者的观点,下面的非引用部分是我的观点与感想。

· 不加思考否定派

“民主自由就是烂就一定好吗?”

如果你以为他是跟你探讨政治哲学命题,那我想你是误解他了。他仅仅是想用不加预设前提的自由造成的无序与混乱,来证明“人民不需要自由”

· “自由有很多种自由啊!”

“你有言论自由,我有半夜出门不用害怕的自由,我认为后者更重要。”

那么,有了言论自由会导致你半夜出门怕怕吗?

· 天下乌鸦一般黑

“微博删帖,那推特还删帖呢!”

问问你自己,微博删帖的理由和推特删帖的理由和其背后的强权是一样的吗?规模是一样的吗?程度是一样的吗?将真实的情况定义为“不实消息”的数量一样吗?你会被推特叫去“喝茶”吗?没有背景和前提以及程度的单纯比较不是耍流氓吗?

· 屈辱史观的受害者的热泪盈眶

“我们有被殖民,被掠夺被侵略的共同的历史记忆,我们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一个软弱不能担当的政府,也绝对不能接受领土的分裂!”

多读历史,多读不同来源的历史,你就发现很多官方历史自相矛盾。不跳出官方叙事中的屈辱近代史去看待中国的过去,你永远是个自大且精神上站不起来的屈辱受害者——义愤填膺,热血沸腾,热泪盈眶将会是你的常态。

· 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

“中国历史上就没有什么民主和自由的概念,所以民主和自由也不能也不必在中国实现。”

”从来如此,便对么?“——鲁迅

· 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中国人就适合独裁

“台湾可以说民主好,大陆也可以说独裁好啊,各自走自己的路就好,只有更适合,没有优劣之分。”

如果中国适合独裁,制度也没有优劣之分,那你觉得修改一下宪法,再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面的民主换成忠于领袖怎么样?

· 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用流氓的标准要求自己

“你们也要看到你们的缺点啊,你们也要看看我们中国模式的优点啊。”

额,话说,这话应该是自己说的吗?

· 发展万能论者

“我们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发展才是硬道理,很多问题随着发展就能自然而然解决。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

如果你认为历史的车轮会自动向前,有一个既定的轨道,只要走下去很多问题慢慢就会解决,那发展本身产生的问题难道通过进一步的发展就能解决吗?别忘了”上层建筑“还会有反作用力哦。问题不会自动解决,自发秩序不是什么努力都不做就自动变好的意思。

· 对政府要耐心论者

“给政府时间,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搞好的。”

如果要给它一个期限,难道是一万年?

引用一句熟悉的话:“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 拒绝交流派

“管好你自己!”

你这是说给个体的国民听,要我莫谈国事?还是说给对岸的台湾人听,叫他们不要对中国的制度指指点点?

· “你行你上啊!”

“天天讨论中国不好,你为中国变好做了什么,能做什么?”

大家在房间里讨论这个行为本身,难道没有为改变中国做些什么吗?至少我认为我写的每一篇文章就算能够引起哪怕一个人一点点反思,难道不是为中国变好发挥作用了吗?普通人有普通人努力的方法,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 民主时机不成熟论者

“中国还很落后,还有6亿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还没有到追求民主的阶段。”

民主本来就是边做边学,你不能说条件不具备就不开始,有一句话说的好——“不怕慢,就怕站”,现在不仅站着不动,还要往后跑······别告诉我那是为了助跑。

· “社会底层要民主有啥用?!”

“你做过绿皮火车吗?你知道底层人民要什么吗?”

这样的人,往往觉得自己很了解底层人民,他们全权代表底层人民,并且把所谓底层人民想象为一个整体而没有把他们看成有着不同想法和不同诉求的个体。这种想当然地认为底层民众除了物质生活改善就不在意其他需求,难道不是一种俯视的傲慢吗?

· 说到西方假新闻必称BBC,说到独裁好必称新加坡

“西方报道也有假新闻啊,都选择性报道中国得不好,比如BBC为首的blablabla····”
“新加坡也是独裁国家啊,但是新加坡做的很好啊。”

这种一张嘴我大概能知道他想说什么的,估计是看环球时报和共青团中央那一票宣传机构看太多了。我选择放弃······

顺便说一句,新加坡是有反对党的,人家也是有法治的。然而我们有吗?

· 习惯性地将民主的及格线上升到100分

“我承认民主听起来很美好,但民主会带来繁荣吗?民主也有很多问题啊!”

民主本来就不一定许诺物质繁荣,他只是一个可以给大多数人以尊严的利益分配机制,这个分配机制运作得如何,将会决定国家得发展走向。

我们并不需要神话民主,然后给民主订一个超级高的及格线,仿佛就算考到99分都是不及格,都还不如独裁。就像你不能说,反正我们都考不到100分就干脆不考了吧。

---------------------------------------------------------------------------

为什么不赞成持这些观点的沟通

我把这些发言写出来,并不是要否定这种交流本身的价值,也不是要攻击和贬低抱有这些观点的朋友。只是想说,这写言论仿佛都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一样,他们只不过是官方话语体系衍生出来的观点,这些言论本身既不能解决问题,又不能产生思想的碰撞,它们仅仅是官方宣传叙事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罢了。

当这些观点反复地在与港台朋友的交谈中出现,只会消磨对方的耐心,并不会产生有效的沟通,因为这并不产生任何有效的信息,唯一的作用也许就是让对方了解到原来有那么多中国人是这样想的,并更加感觉无法沟通,仅此而已。

到头来持这些官方观点的人还是会认为世界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都不了解中国,中国只有更加强大才能夺得世界话语权,因此我们就要更加有理论自信,道路自信,以至于最后形成一个集愤怒,自大和顽固为一体的“话语权陷阱”——认为一切都是话语权不够惹的祸,最终失去倾听不同观点的耐心。

读读书也许就能解决的问题

也许有人会说,有没有办法打破这个僵局呢?我的回答很简单:读好书,了解基本概念,有了讨论的基础之后再来讨论。

从以往的观察来看,我发现大部分中国人对现代国家没有一个基本认识。也就是说,他们是在还没有了解现代国家构成的情况下,就已经接受了反对现代国家的这一套论述,他们的反对并不是根植于对现代性问题的反思,而是不假思索地接受了环球时报和观察者网等等的官方叙事方式。

诚然,现代国家和现代思想确实来源于西方,但这不代表现代国家的理论就仅仅适用于西方。首先必须抛开这个误解,不能想当然地认为西方的东西一定不适用于中国,就算你铁了心要反西方,那也应该先了解所谓西方国家构建的基本逻辑是什么。其次,现代国家最主要的特征之一就是宪法,然而光有宪法文本还不够,最重要的宪政。因此了解什么叫宪政,才能理解厘清一些原则性问题,比如,在讨论中反复出现的“民主”,“人权”,“言论自由”等等这些概念,实际上都属于宪法学的范畴。

当我整理总结本文中提到的种种论点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法学教授张千帆的这本《宪政原理》,可以很好地回应以上种种论点。如果有幸有持以上观点的朋友看到我这篇文章,真心推荐好好读读这本书。

推荐这本书的理由有以下几点。

第一,这本书非常系统地阐述了一个现代国家构建所拥有的共性——比如“民主”,“法治”,"权利"等等,很系统性地阐述了这些“大词”的含义与其在现实中的实践。

第二,这本书虽然举了很多宪政国家的例子,但并没有忽略中国的情况,也举了很多中国的例子,让我们知道按照中国的宪法实行下去,中国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而且,通过对中国过去的案例的解析,也让我知道了中国法治到底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

第三,问题意识很强,对原则问题的解答毫不含糊,摆脱了“党领导一切”的桎梏。比如,刚开始就解释了“为什么不该压制言论自由”,“言论自由的界限”等等问题,适合有问题意识的普通人学习。

第四,书的讨论结构非常具有思辨和批判性思维。本书不仅仅是叙述作者自己的观点,而是用一种“立论——反驳——回应”的方式,带我们读者“左右手互搏”,更加透彻地理解问题的本质,也让我们了解到我们生活中接触到的各种谬误,并让我们了解各种谬误错在哪里。

顺便说一句,这本书在前几年好像已经停止出版了,但是市面上还是有卖。不过可能是因为今后不出版了?价格参差不齐,有便宜的,也有上百的,挑便宜的买吧。不论你是何种政治倾向,希望这本书能够帮助提高讨论质量。

最后

虽然知道Clubhouse这款app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在中国下架,但是趁着这个缝隙,国内的朋友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多多交流,能多互相理解一些就多理解一些,虽然说了那么多批判的话,但我还是觉得没有交流,只有对一个群体的仇恨和偏见才是最坏的结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开了“两岸青年大乱聊” Clubhouse 房间之后的一些思考和学习

在国家的视角下不正确地贫穷致死

凭什么怀疑极权政府?——后真相时代更需要常识

6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