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382 

作为文字的诗|27岁,有时以为是28

松子

1 半夜,一个女孩 不停地敲门 我想,可能是我 急着想进来 2 我想到妈妈,她 也曾27岁 我想到很多词 但没有“温柔” 然后我想到,她也只是 一个女人 3 在温柔之前,我先学会 理解凶恶 理解为什么现在生气 就会衰老 而十四岁时不会 十四岁,我玩游戏被发现 必须跪...

1

是日记|我在马特市,学习成为一个“归零者”

松子

百度百科:“归零者”是刘慈欣小说《三体》中的神级文明之一,它们认为宇宙的十一个维度是循环接替的,为了解决降维武器的频繁使用导致的高维宇宙崩溃,它们目的便是将全宇宙降至零维(因此被称为归零者)随后再升维,使零维循环至十维,使宇宙升回高维度,以此重启宇宙。

3

作为文字的诗|父亲与七月的节

松子

鼓掌累了,就看看外面

作为文字的诗|在这个最大且唯一的村庄(外一首)

松子

地面上的墙长到了空中,长到了海洋;墙上的缝隙能通过村里最庞大最狠毒的猛兽,却透不出一声柔软无力的叹息

1

用诗歌应景祷告|作为文字的“女诗“

松子

作为一个诗人去写诗,还是作为一个女诗人去写诗?这是我最近在考虑的问题。也许是大陆墙内这些年其他社会运动都偃旗息鼓,唯有女权运动异军突起,且团结了极多年轻女性的缘故,曾经自诩“女权马左”的我,在围观着她们的同时,也忍不住在自己写诗的过程中,更多地去探讨性别的视角。

4

3月27日周六东八区晚八点半ClubHouse活动预告:让我们来聊聊诗歌翻译

松子

诗歌翻译是一种不可能任务?翻译会毁了一首好诗吗?翻译可以拯救一首烂诗吗?

作为文字的诗|我做的一切/我们做朋友吧

松子

“他说,让我们去上游看看吧”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位曾经的病友发这张图,深有感触,一定程度上启发了我下面的一首诗。病友是从另一位叫老李的朋友那儿转发的。这位人称老李的朋友,也受躁郁症所困,在去年年底选择了彻底离开我们的世界。这张图是他最后一条朋友圈。

2

作为文字的诗|Slut Bitch Virgin and Mother(fucker)+外一首

松子

作为女性的写作 The S Word这种鸡一直存在着 我在枕头上,找到它的羽毛 有时很甜,有时带着人血 我问自己何时受伤过 天突然亮了,火车已到站 鸡比我先跳下巨大的台阶 检票口的年轻人,等待飞来的蒲公英 他血红的嘴唇,今晚用力地抿 The B Word低下身体,往前看 哪里都是...

1

作为文字的诗|十月午后/十一月的雨

松子

很久没有发文了。绝没放弃写作的意思,但如今的我真的很难坚持使用某个平台...... 以下分享的是一组正好写于两年前的十月、十一月的诗,一定程度上受到罗万象(颜峻)诗的启发,也运用“洗衣机”这个意象去致敬了他。说来那也是一段让我珍视的经历。那时可能是人生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因...

1

我评Matters文学|都市奇情外皮下的孤独与悲哀:评空肚皮的创作

松子

记得看到过一句对吴承恩《西游记》的精准评价(似乎来自于鲁迅?),说《西游记》披着奇情小说的外皮,内里却是对古代中国世情的刻骨描绘。此处的奇情小说,有点类似当下语境的奇幻小说,在我看来,也可以拓展到玄幻、鬼怪、魔幻、科幻、仙侠甚至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等,即“非现实主义”小说。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