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6745 
松子

【Matters新人打卡】辩证地看待事物并信奉绝对的真理

标题来自我二月写的一首诗,之前曾作为我的matters第一篇发布过。昨天整理时,很自然地进行了修改。今天打开matters,突然想,不如借此契机,重新发布这首,顺便补上遗失的新人打卡吧。我大概在一年前知道matters这个平台,也许是我来自大陆的缘故,这里让我感到是华语平台难得的友善之地。

松子

葡萄园与养猪场

两首诗,觉得适合在现在发。一定程度上,这是我心里的香港与大陆,他们、我们、所有人。十月的革命 这个季节,葡萄 掉落在曾经的葡萄上。幸运的先驱们,早已长出 发达的根系,木质的表皮。葡萄有口号, 葡萄藤有土地, 而冬天(众所周知) 擅长把一切封禁。

10
松子

指甲姑娘

不太久以前,有一个小姑娘,她住在一大片茂盛的森林中央的小木屋里。小姑娘的手指甲长得特别快,所以她总是在啃,啃着啃着就吃下去了,吃着吃着就饱了。所以她也不需要其它食物:越吃指甲就越长个,越长个就越喜欢吃指甲。就这样,她已经十六岁了,大家叫她指甲姑娘。

松子

【诗/翻译】蓝丁胶/Blu Tack

截图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ndsgPFvyUQ蓝丁胶 这样的爱是温柔的: 好像一块紫色手帕,轻轻 撇去镜面的尘埃,没有什么 可怜的小动物,会因此误伤, 没有人急着走,门虚...

松子

狗与做爱

关于做爱 他爱上一个不爱做爱的女人,他知道女人不爱他。女人曾和他做爱,那时他还不知道他爱这个女人。现在他知道了,可是女人已不和他做爱。他一直喜欢做爱,可是他现在不想和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做爱。也许,他暗暗地猜想,正是因为他喜欢做爱,女人才不再爱他。

松子

做个外地人

我永远羡慕又憎恨那些满口方言的人:羡慕他们的归属感、语言的鲜活私密;憎恨,则多多少少因为上海给我的记忆。一定程度上,我家的口音是南腔北调的,我出生在安徽芜湖,周遭本应是芜湖口音,但我爷爷是贵州人,退伍后才到芜湖,贵州话带了一辈子。我外公家原是河南光山人,因早岁饥荒迁至安徽,一开口永远是另一个味儿。

松子

伟大的

不害怕了。这吃人的狼孩 不养也罢, 何况腐坏着 你眼见他滴落的泪珠 孵化批量的蛆虫。我们看得到黑暗的时空 黑暗也阅读我们; 鱼群永远大睁双目 不安地追随水流 但彻夜不眠的是我们; 十年又十年 腐坏越发大张旗鼓, 你别加入广大沉醉者 我也不。

松子

疯人继续在蔚蓝的莫比乌斯海浪中航行

我得天独厚,什么也不知道 我种清闲的玫瑰,吃迷你狐狸 体内逆练鲲鹏大小的异物 双脚缠满抵抗的茧 我踩踏太多,可我还是走不出去 我从环线一端滚到另一端 全身沾满骗子的口水 “我会带你回家”,他告诉豪猪般的我 他是广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