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476 
松子
置頂作品

【作为文字的诗】我...

我... 我抓住了机会 把它想明白 无论...标本的...意义... 抑或......的一生 都演绎不充分的 美 而这不充分 将成全“我”的...复数 表达...像弓箭...找到靶盘... 我们的恐惧 把我们......钉在一起 那些重复的、错误的练习 将证明......

松子

三种可能性|阳台、餐馆与灯芯绒

断断续续在写的一个系列中的三篇。本想起名为《平行宇宙》,发现Matters上已经有这个标签,索性考虑改名。在想好新名字之前,姑且称之为几种可能性。阳台她喜欢阳台。阳台在风暴中诞生,然后她诞生,然后弟弟,另一个弟弟,最后妹妹。她来得早一点,也巧一点,于是阳台被分配给她。

松子

是日记|音乐与卵石

梦见坐在教室里上课,林忆莲进来唱《不必在乎我是谁》,气氛活跃,前座女生在歌曲停顿间接话:“今天的午夜电台给大家带来这首动情金曲,大家是否也和我一样深有感触呢?”,然后微笑地转回头看着我,我只好硬着头皮接“益生堂药业年中大酬宾,百种药品一折起,库存有限先到先得,详情请询56881888”。

松子

社区活动提案:我评Matters文学

随着现在的发展壮大,Matters上的文章类型越来越丰富和多样化。也有越来越多的更窄意义上的“文学”写作者,选择Matters作为平台,发表各种类型的文学作品,我大概也是其中之一。而对于窄意义上的文学作品来说,想得到他人的评论与意见,却是挺困难的一件事。

松子

【诗】渡口

在matters上得到的所有奖励,最近又几乎被我全数支持了出去,这提醒我该发新文了。于是想到这首《渡口》,写于两年前的七月,我想仍未过时。席慕容的渡口,蔡琴的渡口,也是我的渡口。分割世界的渡口渡口 让你懂得的夜晚并不多,就像快乐 不总是乌龟在慢道超车,谁知道 兔子的美梦有多美,...

28
松子

我会待在你的国门外,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向我敞开

骄傲的六月过去了,接下来每天都是耻辱的日子。看到《国安法》的细节,在某种”习已为常“的麻木中,依然隐约难受了。像是脚底早已被粗粝的地面磨出厚厚的死皮,可死皮下有时还是会起泡。每当想站起前进,就会痛一下。

松子

【顺口溜】Dead Ants‘ Winter

下午出门购物后,兴起去海边,准备看日落。Grange Beach Adelaide云比较重,日落不太理想,不过发现沙滩上有人堆了沙堡。感觉是用了模具,有细节另个角度,是不是蛮壮观俯瞰揭露真实尺寸,其实很迷你回家瞎诹了一段...

松子

【Matters新人打卡】辩证地看待事物并信奉绝对的真理

标题来自我二月写的一首诗,之前曾作为我的matters第一篇发布过。昨天整理时,很自然地进行了修改。今天打开matters,突然想,不如借此契机,重新发布这首,顺便补上遗失的新人打卡吧。我大概在一年前知道matters这个平台,也许是我来自大陆的缘故,这里让我感到是华语平台难得的友善之地。

松子

葡萄园与养猪场

两首诗,觉得适合在现在发。一定程度上,这是我心里的香港与大陆,他们、我们、所有人。十月的革命 这个季节,葡萄 掉落在曾经的葡萄上。幸运的先驱们,早已长出 发达的根系,木质的表皮。葡萄有口号, 葡萄藤有土地, 而冬天(众所周知) 擅长把一切封禁。

松子

指甲姑娘

不太久以前,有一个小姑娘,她住在一大片茂盛的森林中央的小木屋里。小姑娘的手指甲长得特别快,所以她总是在啃,啃着啃着就吃下去了,吃着吃着就饱了。所以她也不需要其它食物:越吃指甲就越长个,越长个就越喜欢吃指甲。就这样,她已经十六岁了,大家叫她指甲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