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

九七年,香港回歸祖國時,在粉嶺一所村校當老師,開始教學生涯,在村校任教那九年,見證自然放鬆的校園氣氛,對活潑好動的小孩子來說,是理想的學習環境。 於是和幾位土同道合的好朋友,在2007年,創辧了香港鄉師自然學校(自校),為香港學生和家長,提供自然、人本和自主的教學實踐,創校至今十多年,畢業學生超過一百人,讓學生能找回童真的小學生活,現擔任校長。

沉默換來平靜

發布於
好幾次了,當我對孩子或人的某些行為,某些說話感到不快或生氣時,我都會沉默一會兒,去覺察自己的感受和情緒,有時長,有時短,長的時候可能一天,短的時候可以是幾秒鐘。

學生玩得興奮,拿著一堆蝶豆花,突然向我丟過來,我頓時呆了,感到內在有些翻滾,理應感到生氣,然後我望一望他,叫了一聲他的名字,認真又嚴肅地吐了一個字:「痛!」學生看一看我,似乎感受到我不悅的情緒,沒多久便向我說對不起!轉身便離開了,而我也收到他的道歉,放鬆了自己。

我後來明白自己因為被不明所以的攻擊,而感到冒犯,沉默讓我回到平靜的狀態,說出自己的感受,來回應學生的冒犯。一向挑皮、愛反駁的學生,也以一聲對不起來終結他們的冒犯行為,感謝孩子能聆聽到我的痛,感受到我的生氣情緒!

好幾次了,當我對孩子或人的某些行為,某些說話感到不快或生氣時,我都會沉默一會兒,去覺察自己的感受和情緒,有時長,有時短,長的時候可能一天,短的時候可以是幾秒鐘。

沉默換來一刻的緩衝,不用迫自己一定要立即回應,當自己回到比較平靜時,回應便能回到理性的位置。

我認為父母和老師,真的要好好認識自己的情緒,對教養孩子很重要,特別是教導孩子減少使用暴力語言。若我當時沒有稍稍靜下來,生氣中的我,難保會破口大罵,或者用道理來教訓孩子,可是這樣做不一定能讓孩子反省,或者主動承認犯錯。

再舉一例,有一次小女兒找我教她數學功課,當她碰到困難時,而我又未能立即教會她時,她以發悔氣的方式,說:「我不會!不做了!」想想是她請我教她的,但那一刻又用不合作的態度,說不要再做功課的悔氣話。當時我心裏是有生氣的,心想怎麼可以輕言放棄?想歸想,我沒有說出來,先感覺內心的感受,雖然不會完全知道自己的情緒,但靜下來,也沒有讓氣氛變得更差。隔了大約半分鐘,內心稍為平靜時,我問小女兒:「妳覺得這題很困難,我沒有辧法讓妳明白嗎?」她點點頭,我說:「那我換個方式教妳,好嗎?」她說好,然後便順利教會她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