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羅剎先生

瀕危先生今天也在追求幸福52:歸零

早安,今天天氣陰。


昨晚瀕危先生終於早睡了。

早上起床的它,感到肩頸酸痛,精神也不大好。大概是睡眠債的反撲吧,疲勞一下子全湧上來。

不過,瀕危先生的心情還不錯,它完成截至昨日設定給自己的練習數量,心靈難得的鬆快,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它願意早睡的原因吧。


「因為掛心的事項歸零了?」瀕危先生被自己的想法逗樂了。


晚餐時間它和勇氣與心魔聊到這件事,心魔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說法。

「茶不思飯不想到不願意入睡的程度,該恭喜你找到愛好,還是說你很有工作狂的潛力呢?」正在吃飯前甜品的心魔先生拿起小湯匙,一刀切下三角形蛋糕最前端的一角。受到擠壓的奶油向外溢出,沾上湯匙和蛋糕體,然後被挖起來送進嘴裡。

「也可以說這是重視承諾的表現,對於立下目標的非常執著。」瀕危先生笑笑的舀起一大匙豆乳白菜大口咬下。與白醬的濃郁不同,豆漿較為清爽的味道和燉得軟爛又有嚼勁的白菜完美融合,加上米飯吸飽微鹹的湯汁,咀嚼後黃豆特殊的氣味在口中回甘,超級不錯的。

「果然飯就要大口大口吃,大份量的美食真令人滿足。」瀕危幸福的瞇起眼睛。

「果然瀕危你是倉鼠轉世吧,臉頰都鼓起來了。」

勇氣正戴著手套,把配菜與白飯捏成一顆又一顆小小的飯糰,身旁的盤子裡已經放了幾顆完成品,排列得非常整齊。

「說不定真的是喔,我和心魔都滿喜歡採購食物的,一部分是正餐的蔬果食材,其它是感興趣的甜點或零食,冰箱常常放滿食物。」它咽下口中食物,湯匙拿在手裡挑著下一口想吃的配菜。

「每次打開冰箱都能找到想吃的食物,甜鹹都有,想換口味隨時都可以換,真是無上的愉悅。」心魔繼續用湯匙分割著蛋糕,先切一排,再分割成數小塊,吃完之後再切下一排。

「口腹之欲是不可或缺的幸福呢。」勇氣看得它都餓了,忍不住先往喙裡丟一顆飯糰,咕嚕一聲吞下。


「大家吃飯的方式都好有意思,都有一種規律…或是儀式感?」心魔會分配好下一口要吃的份量,有點像在算數學;瀕危則會輪流吃碗裡的配菜,一二三一二三,非常規律。

「用餐時會『分配』份量和食物種類,並『填滿』嘴巴,好好奇你們這麼做的理由。」勇氣觀察好一陣子了。

「因為有強迫症?按照一定的規律吃蛋糕挺有趣的。」心魔回答的漫不經心。它吃下最後一塊美味的蛋糕,舔掉嘴唇上沾到的奶油後,抽一張衛生紙擦嘴。

「對的對的。就像數獨、2048、數織這類遊戲,玩的就是邏輯與規律,不用動太多腦也可以享受遊戲的樂趣,我非常喜歡哦。」瀕危先生舉的例子有點…抽象?

「吃飯的時候,我的規則就是輪流夾取不一樣的配菜,這樣到最後一口飯時剛剛好可以全部吃完;份量大小也可以玩,例如兩口大份量,一口小份量、要用左邊還是右邊咀嚼,大左大右小中,或是大左右中小左中右……哈哈哈我好像在唸繞口令喔,總之就是這樣,還有很多其它的規律可以玩。」瀕危先生合掌拍了一下,看得出來對它來說,吃飯是很歡樂的事情。

「哇,我腦袋要打結了。」勇氣放棄理解它的遊戲。

「完全能感受到你很享受用餐的樂趣,超棒的!」餐廳最常使用的祝福語,就是祝您用餐愉快嘛。對食欲來說,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了。


「昨晚你的早睡與放鬆的心態來自完成練習,所以你之前熬夜,是因為『分配』給自己的每天練習沒有完成,就像吃飯少了遊戲規則,讓你感到有點空虛,並且下意識想要『填滿』它?」勇氣說出自己的猜測。

「嗚哇,聽你這麼說我才發現,我的確沒有為工作模式設立一套遊戲規則。居然這麼無聊的嗎?這才是我覺得沉重並且一直逃避的原因嗎?」瀕危先生浮誇的坐起兩腳椅,上半身後仰表達震驚,雙手倒是牢固的抓住桌沿,避免向後摔倒。

「喂喂,不要正當化自己掙扎症發作的行為啊。」心魔嘴角抽搐。

「人是可是需要理由才活得下去的動物啊。」瀕危先生說的很理直氣壯。

「如果無法定義自己,又要怎麼了解自己的需求呢?」

「好好好是是是,所以你的結論是?」心魔先生乾脆的投降了,用詞非常敷衍。

「工作模式的我,一定是在玩『歸零』的遊戲,沒有結束一回合就難受的睡不著覺。」它說得很認真。

「那就該設立個遊戲規則啦,每天不睡覺猝死怎麼辦?」心魔一邊回話,一邊添飯裝菜。

「半夜出沒的藍色瀕危先生可是會嚇哭小雞的哦。」勇氣順勢拿瀕危開個玩笑。

畢竟瀕危也不好變成真•瀕危不是嗎?

「我盡量。」它是對自己真沒信心,所以也不敢許諾。

「開動啦開動啦!」兩人剛要開吃晚餐,一人已經準備要吃飯後甜點了。


晚安,今天瀕危先生在追求歸零的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