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6 articlesIn total 31027 words

虚饰的觉醒,真正的问题

Des戴司

今天读到一篇写于 2018 年的评论文章 The ‘Nanette’ problem,实在感触很深,十分推荐大家读一读,借此也刚好整理记录一下这篇文章引起的以及之前我零散的想法。这篇评论文章的作者 Peter Moskowitz 的讨论对象是 2018 年引起热议的单口喜剧——N...

没有人是一种观点

Des戴司

上周末才跟老周在播客里提到了欧文,表达了我们坚定的 TeamKyrie 立场,第二天欧文就又因为在媒体面前“大放厥词”站在了舆论讨伐的中心。当然了,我还是站在 TeamKyrie 这头的,因为欧文已经做了合理的解释,如果连这么清晰明白的话都听不懂,那就让我斗胆分享一下,备受争议的...

newsletter 20: Hip-Hop Journalism 作为一种文学

Des戴司

前几天,我看到 Andre Gee 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一则个人新闻,他已经离开了文化媒体 Complex. Andre 是一位我十分欣赏的 Hip-Hop 文化写作者,他写作的主题当然不限于音乐,当下的流行文化,美国政治,与黑人文化相关的社会正义,也是他持续关注,并且在他的文章中被大胆尖锐评论的核心议题。

爱在Prince时代和快速小红艇

Des戴司

6月7日是Prince的生日,如果他还活着,应该是64岁了。Prince是一个传奇,传奇已经不需要别人的认可了。说实话,我算不上资深乐迷,Prince 只有两张我听得最多,一张是1982年的”1999”,一张是1995年的”The Gold Experience”.

榜单迷信和音乐上的种族隔离——关于 "American Top 40" 的一期播客和一篇文章

Des戴司

就像黑人的声音在美国历史上被忽略一样,美国流行乐的历史,交缠着黑人文化被排挤在主流之外的抗争中。

The Alté Movement: 当尼日利亚青年文化开始影响世界

Des戴司

我记得很清楚,从 2020 年开始,Apple Music 开始大力推广非洲流行乐,不论是推荐板块为当时在美国范围内风头正盛的 Burna Boy, Wizkid 长期保留位置,还是在 “Beats 1 Radio”大刀阔斧 rebranding 成如今的 “Apple Musi...

Forever a king, Forever a grandson 🕊

Des戴司

3月4号 King Von 的专辑 “What It Means To Be King”终于发布。点开这张期待已久的身后专辑,直到最后一首 “Family Dedicate Outro” 里,Von 本人日常的声音出现,与家人朋友们说着话,最后结束时,心里的感慨实在难以抑制。

完满的不安感,不完美的人,和两个触动的瞬间

Des戴司

2021.12.28 周一晚上看了HBO美剧 Insecure 的完结集,五季的旅程终于结束,回顾这一段看剧经历,想记录一些个人体会。最开始关注到 Insecure 是 2017年一个朋友的推荐,那时候已经在播第二季,它的讨论范围也已经从黑人群体扩大到更广泛的受众。

关于皮条客文化的思考

Des戴司

“身为一个美国的黑人,在危险和混乱中,被白人至上威胁的恐惧和不知廉耻的享乐是共存的。”前段时间在读一篇关于说唱音乐评论和黑人新闻报道的文章时,得到了这么一个让我觉得很了不起的信息:1992 年 LA Riots 期间,当时成立没多久的 The Source 时任编辑 James ...

托尼莫里森《宠儿》,将奴隶制还原为一种个人体验

Des戴司

托尼莫里森曾在《爵士乐》的序中写:“关于一个人在奴隶制度的威胁和感情扭曲之下,如何珍爱以及珍爱什么,《宠儿》给出了许多思路。其中一个思路——爱是永恒的哀悼。” 当时读到这句话时,我还没有读过《宠儿》,对这部小说的语境也完全没有一点概念,但:爱是永恒的哀悼“这个形容,瞬间打动了我。

128 克拉黄钻石的反弹

Des戴司

本篇内容最初发布于 Hammer time newsletter ,订阅🔗https://tinyletter.com/sonicelsa 8 月 23 号 Beyoncé 的 ig 上发布了她和 Jay-z 出镜的 Tiffany 最新 campaign “About Lo...

Donda: 他要成为一个自由的圣徒

Des戴司

本篇 newsletter 最初发布于流行文化媒体《北方公园》,订阅🔗https://tinyletter.com/sonicelsa “Donda” 正式发布后的几天,我问我的朋友大几林感受如何,他的回答很简短:“喜欢,虽然很缺。” 其实这样的评价就足够了,对我来说, “D...

29年后,“Candyman” 要用黑人自己的视角来讲述历史

Des戴司

‘Say My Name’,这是电影“Candyman” (2021) 的主人公 Anthony ,一位有潜力的黑人年轻艺术家在一次群展上的作品名。这件看起来毫无新意的简易小装置遭到白人艺评家的讽刺并不意外,如果仅仅看它创作的意图的话:对着镜子说5次“candyman”,你就能召唤出这个右手是一只钩子的魔鬼。

"Montero" 让我想了什么

Des戴司

如果我因为什么感到被冒犯了,那我需要做的就是继续被冒犯,直到我可以拿它开玩笑的一天。

《假如比尔街可以作证》和JR

Des戴司

读《假如比尔街可以作证》的后半部分时,我总是会想起JR. 有一天晚上我们聊起了那部很有名的关于毒品的黑人电影“Paid In Full”,我喝得语无伦次,有些吃力地跟他用英语解释,我其实明白很多事,比如美国的司法体制对黑人的压迫,比如街区的毒品流通……他看着我笑了笑说,“对啊,就是这样,你说的没错。

冯内古特,没有国家的人

Des戴司

2020年,读读冯内古特。我想他现在既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狱。国家到底是什么概念,研究政治学的人肯定比我会解释地清楚一万倍(我也懒得做摘抄工)。不过我想说的是,2020年人要是还把国家看作是认识自我的成分,那一定病得不轻——这就是这个世界为何一泡污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