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愚民與反智都是自願

發布於

【說明一下,這是讀了fide那篇《儒家是怎麼變成儒枷的?——紀念余英時》後的感想,本來作為評論發在該文後面,這裡把它整理補充一下,作為一篇獨立的文章重新發佈。】

愚民與反智這種事,永遠都需要一個甘願被愚弄、甘願被反智謊言欺騙的群體,而且這個群體的規模必須很大。

共匪當初能夠成功地用恐怖主義手段顛覆中華民國的合法政府,就是因為很多心懷救國理想的“理想主義者”,無論看到多少共匪內鬥殘酷的真相,都願意相信共匪在為國人爭取民主自由,願意相信反對“國民黨反動派”是無條件正義的事情(即為了達成目標可以不擇手段)。正是這些甘願被共匪愚弄和反智欺騙的人,成就了共匪。

幾十年後的今天,同樣的事情再一次在中國內外上演。只不過這一次甘願被愚弄和反智欺騙的人,成了反節育派的支持者,那些假裝沒有看見造假大師易富賢撒謊造假的人。就跟上一批“理想主義者”一樣,不管反節育派的謊言多麼弱智反智,他們都願意相信反節育派是在為兲朝人爭取人權,願意相信反對計生、鼓勵生育是無條件正義的事情。

就像讀《聖經》的基督徒會選擇性地接受那些符合自己願望與慾望的經文,並對它們斷章取義來為自己的私慾辯護;讀《論語》的漢人裡頭,也有大把大把的人為了維護自己的私慾,證明自己的正義,而選擇性地接受那些符合自己願望與慾望的話,並對它們斷章取義。

歸根到底,愚民與反智都是自願,而且必須有規模龐大的精英階層心甘情願、積極主動地接受愚民與反智思想,而後諸如此類的垃圾與糟粕,才能逐漸“下沉”,被底層普遍接受,成為全社會的主流思想。

這個原理,不管是對封建社會、共匪篡國還是反節育派,都同樣適用。

巧合的是,剛剛在自由亞洲電台的《中国计生协征集宣传口号 遭遇网友讽刺》裡讀到造假大師易富賢說的一段話:“我觉得应该要恢复到儒家的传统,大家庭、小政府。目前中国是实行法家的做法,是强政府、弱家庭的模式。强政府必然导致小家庭。”

易富賢這段話,非常機巧地借用且斷章取義了fide那篇文章的觀點。

只不過,易富賢恰好又選擇性地失明失聰失憶地忘記了,自從漢初儒家被“法家和黃老之術合體” 以來,中國歷朝歷代的大一統帝國,全都是“強政府、大家庭”。因為強大的大一統政府需要源源不斷的炮灰去四處征伐擴大疆土,因為強大的大一統政府需要收人頭稅割韭菜,所以必須也必然會鼓吹“多子多福”那一套跟現在習瘟豬和資本家們鼓勵生育完全是一個道理。

看起來,易富賢應該也是讀了fide那篇文章的,他應該也在馬特市混。只不過,有我這個女堂吉訶德的存在,他不敢在這裡公開亮出自己那些經不起推敲的反智言論。

他只敢在那些不允許或以各種方式限制讀者評論的媒體上,當人口學“一言堂”的堂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儒家是怎麼變成儒枷的?——紀念余英時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