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粮食“这么多,吃不完怎么办?”

本文是回应《自给生活 |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的。

不得不说,这位作者的算术水平非常厉害(从“13亿人口”这个数据看,跟威斯康星大学高级科学家易富贤的算术水平不相上下),文章里那么大一堆数字,至少表面上还是算得清清楚楚的。

但是,就跟易富贤相似,这位作者的常识差了那么一点点。

首先,这个"粮食总产量66384万吨"并不是全部作为固体或半流体食物给人吃的,根据新滑舌文章《国家统计局:2019年全国粮食总产量66384万吨 同比增长0.9%》,这66384万吨粮食主要由玉米(26077万吨)、水稻(20961万吨)和小麦(13359万吨)构成。其中,数量最多的是玉米,但是根据2007年的一篇文章,“中国玉米的消费需求结构中,饲料加工和工业加工占据了90%左右的份额”。也就是说,占中国粮食产量大约三分之一的玉米,大部分都不是作为粮食直接给人吃的。

关于玉米深加工到底包括哪些部分,这篇文章说,”玉米深加工行业,主要包括燃料乙醇、食用酒精、饲料原料、淀粉、淀粉糖、味精及玉米深加工应用技术研发等“。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燃料乙醇,即常说的生物燃料,是喂给机器吃的。那26077万吨玉米,有相当多的部分变成了燃料,而非直接给人吃的食物。

此外,粮食在加工中总要有所损耗吧?

以水稻为例,网上查到一篇文章,说2019年四川的稻谷“整精米率平均值50.5%”。所谓“整精米率”,据Google搜索,是指“整精米占净稻谷试样质量的百分率”。“整精米率平均值50.5%”,意味着稻谷加工成精米后,其重量只有加工前的稻谷的一半多点。

如此算下来,那20961万吨的水稻,以及作者自己种出来的“干谷750公斤”,变成能够吃到嘴里的大米,也只剩下原来的一半多点了。

这还没算粮食在运输和储藏过程中的损耗呢,据新滑舌的一篇文章,“中国在储藏等环节年损粮食700亿斤”,相当于300亿公斤。

这么杂七杂八一算下来,这66384万吨粮食最后能够直接作为固体或半流体食物(如《z作者爱吃的杂粮粥)吃到国人嘴里的还有多少呢?

我这么一个低端人口,没有威斯康星大学或其他著名大学的博士学位,这么高难度的算术题我就懒得去算了。

如果这位算术水平高得跟易富贤差不多的作者有那个闲心,可以去算算看。希望算完之后你还能继续“乐死人”。

当年大跃进期间,毛腊肉在视察徐水县时,得知该县粮食动不动就亩产数万斤,曾经提出一个与”自给自足“一文作者类似的问题:收那么多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原以为那段历史已经成为过去,原以为毛腊肉那样缺乏常识的脑残已经不再辈出。没想到这样的脑残不仅至今存在,而且在所谓的自由主义阵营中也不乏其人。我常常为自由主义阵营中弥漫的理想主义而感动,但又常常为不少田园自由主义者缺乏一些基本的常识,缺乏科学精神与务实精神,而感到深深的担忧。

我当然看到了《自给自足》一文的作者是寇延丁,也就是我书架上那本《可操作的民主》的作者。但寇延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是专家,不等于她在别的领域内不会变成脑残。

要避免大跃进大饥荒的历史重演,请务必警惕这样的专家兼脑残:易富贤和梁建章是这样,寇延丁也是如此。不要因为专家在一个领域内是泰斗,就盲目地以为他们在所有领域内都是泰斗。

尊重专业知识,但千万不能迷信专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自给生活 |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2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