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

詩人,寫作人及愛書人

一個斯多葛主義者的家書 : 如何做一個獨立的老人,關於死亡與死亡與當下

#獨立的老人  #Matties正在玩 | 社區活動區

芝諾( Zēnōn ho Kitieus)在雅典學習哲學前,就是一名水手。


給看此信的你:

當你面對那它去的身體,疾病,痛苦,孤獨,你就要選擇老去之後的生活方式。馬可奧勒留(Marcus Aurelius)在位期間,他的的妻子福斯蒂娜散播奧勒留死亡的假消息,事實上,當時的他已經老弱,身心俱疲,具王室血統的卡西烏斯就乘虛而入,在羅馬的糧倉 : 埃及,發動了叛亂。日耳曼人也開始入侵羅馬帝國,奧勒留立刻知道自已落入兩面受敵的局面,而日耳曼戰爭已經將國家的財富消耗殆盡,而他也要把自已的財產捐出用在士兵發薪上,當時53歲對於羅馬人來說年紀算是大了,一個老人面對叛亂,外敵入,妻子的不忠,加上他的兒子康茂德的愚蠢無知,可見即使有了家庭,在眾人的背叛及期待的失落中,都要獨自面對老來孤獨而拮据的處境。問題在於,如何使你的內心得到安寧及平靜呢(ἀταραξία) ?

現代人的休閒生活在建立在種物質主義為前提的享樂生活之中。大量的電影,廣告及新聞,都在傳遞 : 安老需要大量的物質及金錢的基礎,或甚是期望子女來照顧自已。這無疑是一廂情願,如果老了仍然不對死亡感到釋懷,不去採取淡泊,而合乎自然的生活方式,那孤獨的恐懼, 一種虛假的恐懼就會像鬼魂一樣糾纏著你。當時,在安托尼亞(即現今的土耳其)發生大型瘟疫,這瘟疫的死亡率遠遠超過現在的新型肺炎,因為大家對此一無所知。年老的奧勒留東往視察及去災區提供支援,期間他的妻子離世。沒有比這更為孤獨的事了,他面對隨時叛亂的將軍,妻子死去,他身體也漸漸虛弱,也幾乎沒有私人財產,即使他是一個皇帝。

安老不需要太多的金錢及物質基礎,而面對死亡更是自已才能直面的,芝諾( Zēnōn ho Kitieus)在雅典學習哲學前,就是一名水手,從腓尼基到比雷埃夫斯的航行中,因風暴毀掉了他的船只,他被迫在海上漂流,卻勉強的保住了性命,而且一無所有,死里逃生他,突然發現過去所珍視的一切,是如此容易被沖毀,生命是如此的脆弱,生於作為富國腓利基的他,發現財富追逐的生活是短暫而不確定的,死亡與之相當之近。此時的他,失去所有歸家的財產,處在被迫流亡的狀況,有家歸不得。

芝諾到雅典第一件事就是到書店,他之前對雅典街頭巷尾充塞各種的智辯家都有所聽聞,他剛巧對色諾芬的大事記筆下的蘇格拉底感到滿意,他問書店老闆那裡可以找到這一類的人,老闆一手指向克拉特斯(Κράτης)。

他們都知道,貪圖名利及物質財富,只是用來逃避人類必死命運的麻醉藥,總會有一天,死亡赤裸裸的向未準備好的人走過來扣門。那如果老去卻貪婪無度,道德立場虛空,沒有智慧,沒有美德,及善良,同情和理解的德性,那如何可以尊嚴獲得具尊嚴的生命,及面對死亡的寧靜呢 ? 芝諾在跌下樓梯級摔死前,都只是說了一句話 : 「我來了,我來了,你為什麼要呼喚我?」死亡總會突然地像稅務局一樣傳召你,而且你只可能孤獨的承受。對於你的老年,你需要為自已負上百分之一百的責任,安排生活時提醒自已正在朝向死亡,而當你認識到你是世界社群的一部分,那你就可以對他人的苦難及社會問題背後的不公,有一個更為深度,脫離熱情而冷靜的了解。當你老去,身體大不如前,思想卻仍然活躍,比以往沈澱得更深更明晰,那你需要總結你的人生,反思並承認你生命經驗中的愚蠢,才可以像煉金一樣煉成智慧,而不需要貪婪的保險投資經紀,麻煩的銀行職員及電視廣告,指導你如何生活。希望今次老年及死亡的討論,使大家帶來裨益。

下一次我們可以談談公義及美德的問題。

日安

HIM

【社區活動提案】我會是一個獨立的老人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